@ 2016.11.18 , 20:00

「禁毒战争」失败了,我们该试试其他办法

[-]

这场“禁毒战争”无效、昂贵又极端危险。一项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上的新研究说我们是时候试试其他途径了:医生们应该带头呼吁□□政策改革。

从古代开始,人类就在服用精神活性物质。但是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了。2.5亿成年人至少服用过一次非法药物,包括□□、□□或可卡因。因为□□是完全非法和被禁止的,人们经常搞不清自己磕的是什么。在英国,约25%的15岁青少年曾服用不明剂量和药效的□□,这比□□本身是更严重的问题。

从全球来看,禁毒战争每年要耗资至少1000亿美元,但结果呢?往好了说是不功不过,往坏了说是灾难性的。这种方式会带来数不尽的问题。随便举个例子,它会迫使人们购买不明来历的药物,远离正规医疗机构。共用针头注射□□导致艾滋病和肝炎传染剧增。

不仅于此,这还给□□者扣上了耻辱的帽子,尤其是穷人、少数族裔和女性。而且正如其他战争一样,禁毒战争也充斥着对人权的侵犯。

[-]

在墨西哥,约65,000-80,000人在跟□□有关的街头暴力中被杀害。在美国,极轻的贩卖□□罪都会被严惩,导致该国全球最高的在押犯人数量。自从杜特尔特总统发起血腥扫毒以来,菲律宾从7月份迄今已经发生了5000起法外处决。无论你看向哪里,我们都在输掉这场禁毒战争,是时候改变思路了。

[-]
人满为患的菲律宾监狱

“在四月份的联合国大会上,多个国家呼吁在惩罚性措施中优先考虑健康与人权,”研究写到。“很多国家针对私人持有□□中已经不再予以刑事处罚。葡萄牙在15年前就对□□只采取民事处罚和健康干预。”

所以我们费尽周折,人们还是在□□。我们把他们关进监狱,但他们也是受害者。当然要声明一点:我们不是说要把□□双手奉上,但是这场禁毒战争确实在走向失败。科学家们认为决策者应该开始把□□视作健康问题,而不是刑罚与法律问题。

葡萄牙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该国政府在2001年将一切□□非刑事化,无论是□□,可卡因还是□□。如果数量很少,就不会被立案。你当然会被惩罚,可能是一笔可观的罚金。你也有可能被勒令接受治疗,但是不会留下犯罪记录,也不用坐牢。结果如何呢?在成年葡萄牙人中,每10万人只有3例服药过量造成的死亡,而欧盟的平均数字是17.3。

研究总结说:

“处方药,酒精,和烟草都提供了经验教训,应从中汲取新的监管模式。不同情况下造成不同伤害的不同□□应该予以不同的对待。一切改变都应予以大力支持,而且要基于防止使用□□和增加使用者安全性的教育、辅导和治疗活动的基础上。

健康应该是这个问题的核心,专业医学人员也是。医生们是值得信任且有影响力的,他们能给意识形态和民意带来理性和人道的思维向度,而不只是对犯罪持强硬立场。”

本文译自 zmescience,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1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