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1.17 , 19:00

《经济学人》:特朗普当选总统意味着什么?

[-]

《经济学人》,2016年11月9日,23:00,J.F.

很难想象,在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中,还有哪位人士比唐纳德·特朗普更不了解国际事务;同样,也没有谁像他那样,执意去改变自二战结束后七十年间美国构建的国际秩序。目前为止,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仍然含糊不清,他所谓的“美国优先”论调,更像是普通民众张贴在车尾保险杆的宣传标语,缺乏具体执行计划。即使我们尽力推敲,也只能大概猜测,新总统会大力推行惩罚性关税以扭转贸易逆差;对美国提供安全保护的盟国收取更大的费用;对强权领导人,例如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表示友好的态度。这位地产大亨出身的总统表示,一位好总统,必须时刻准备避开不划算的交易;而“难以捉摸的性格”更利于政治。在特朗普蓄意模糊的施政方针下,各种多边协议、国际机构和政治联盟都变得岌岌可危。

[-]

对于欧洲大陆,特朗普当选的消息鼓舞了一大批民粹主义者,包括声名狼藉的匈牙利总统维克托·欧尔班;还有法国的极端民族主义者玛丽娜·勒庞,她将于明年春天竞争法国总统大选(她的竞选团队在推特中兴奋地写道:“他们的世界坍塌了,我们的国度正在兴起。”)。特朗普用商业交易的眼光看待地区安全,这让美国的北约同盟忧心忡忡;他对于普京总统的友好态度,以及对俄罗斯与乌克兰的领土争议的漠不关心,已经令许多俄罗斯领国开始恐慌。由于担心被入侵,爱沙尼亚政府正在指导民众在家中囤积武器并进行作战训练。至于俄罗斯,对于特朗普的当选自然表示欢迎。这不仅因为普京总统将特朗普视为(稍逊于自己的)精神同类;更重要的是,特朗普的胜利是对民主选举制有力的反驳。公平公开的选举制度历来是某些国家抨击普京统治的论据,如今却显得苍白无力。

[-]

中国政府对此喜闻乐见,原因大致相同:一个性格张扬的政治门外汉的胜利,与国内精英领导机构的紧密团结相比,高下立判。中国政府相信,特朗普蔑视美国多年苦心经营的国际秩序,因此更容易接受中国作为区域强国的事实。但对于美国最忠实的盟友日本来说,特朗普的当选就意味着噩梦的开始。早在竞选总统时期,特朗普便公开指责日本利用美国的庇护狐假虎威,并表示日本和韩国应该自行研发核武器自卫,不要整天依赖美国的军队——这是一个影响区域安全的隐患。虽然日韩两国目前仍未有此计划,但如果美国逐步远去,两国的担忧有可能促使其作出改变。

海湾国家同样表示忧虑。一旦与伊斯兰国(IS)在摩苏尔的驱逐战僵持至明年1月20日,新履职的总统很可能会向五角大楼施压,命令美军撤离战区。特朗普或许会在叙利亚开辟安置区,避免大量难民涌入西方国家。然而,基于意识形态的差异,新总统鄙视干涉国际事务,因此不会在叙利亚设立禁飞区,也不愿意美军长期驻守伊拉克。在这些国家中就只有以色列和伊朗会庆幸特朗普当选了。以色列乐于见到新总统对于巴勒斯坦人不妥协不让步;至于伊朗则了解到特朗普对伊核问题调查持怀疑态度,而这一问题一直被伊朗视为他国干涉内政的行为。但是,真正为特朗普当选喝彩叫好的中东国家领导人当属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以及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他们终于等到了一位对海外人权问题及民主制度不太感兴趣的美国总统。

本文译自 economist,由译者 Alex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1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