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1.15 , 19:00

神秘女子墓:延续了整整200年的谜团

[-]

1816年,一艘船停靠在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港,下来一对陌生的夫妇,女子病得非常厉害,很可能得了伤寒症。他们等不到目的地了,只能在此上岸寻求救治。

然而,一切都太晚了;在加兹比客栈住了几周后,女子香消玉殒。没有人跟她说过话,甚至有人说从来都没有人见过她的脸——无论何时无论何人见她,她的脸上都盖着一层长长的黑纱。她的丈夫很快在圣保罗公墓安排了葬礼,并从一位叫做劳伦斯·希尔的当地商人那借钱立起了一块墓碑。

[-]
圣保罗公墓

[-]

在那种情况下,各位看官可能会认为这位神秘男子一定会让碑文从简,这样墓碑就更便宜,也不用借太多钱。可恰恰相反,他借了一大笔钱,在石头上刻下长长的一段墓志铭:

“纪念一位女陌生人,她苦难的一生终止于1816年10月的第14天,年龄23岁零8个月。这块墓碑由她孤独的丈夫所立,她在他的怀抱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在上帝的庇护下尽最大努力给了死者最后的关怀。”

[-]

后面还续了一些亚历山大·蒲柏的诗句和圣经里的文字,使得墓碑造价更高了。男子简直是痛下血本,当然这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他根本就没打算还钱。这位女陌生人的丈夫悄悄离开城镇,医疗费、住宿费和丧葬费都没付(他确实留下一些钱,但都是假币)。他的离开,不仅带走了自己的钱包,更带走了这位女子的身份。

从此谣言四起,甚至一直流传到70年后:1886年,《劳伦斯报》刊载了好几个故事版本,其中最流行的说法就是这个女子是西奥多西娅·伯尔·阿尔斯通,也就是大名鼎鼎的亚伦·伯尔的女儿(亚伦·伯尔是美国第三任副总统,曾和财长汉密尔顿决斗并干死了对方,法院撤销了谋杀指控,他继续完成任期。后来因涉嫌计划在西部和南方成立帝国被判叛国罪。)西奥多西娅在1812年在海上失踪,但是阴谋论者猜测她伪造了自己的失踪,以逃避一场没有爱情的婚姻。“为什么陌生女子的丈夫在她死后不让任何人看见她的脸?这就令人怀疑他可能担心别人会认出她来,”报纸写到。

是不是太扯了?有可能。但是还有更离奇的说法,即这个女子实际是个男的——拿破仑·波拿巴。他男扮女装从流放中逃了出来。

另外一个版本说这个女子名叫布兰奇·方丹,这位声称是她丈夫的男子实际上催眠了她,迫使她嫁给自己,而女子却另有所爱。

如果你想知道真相,恐怕无从找寻了——我们至今也不知道,这位女子的身份之谜一直延续了200年,然而她的墓已经成为当地的旅游胜地。

本文译自 mentalfloss,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6
赞一个 (1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