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1.14 , 23:59

川普上台,性解放女性要何去何从[NSFW]

[-]
Math Magazine

#在川普获胜后,我们(Huck杂志)采访了一系列艺术家、活动家和反主流文化人士。通过他们的所作所为所想来理解川普获胜对美国意味着什么。于是采访了女权主义□□制片人和《Math》杂志编辑MacKenzie Peck。

翻开《Math》,你会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杂志。如果你在找P得老妈都不认识,挺着一双假奶,眼神迷离的□□女星,你就要失望了。浏览其中的内容,你会发现这是一本赞美女性和性欲的进步杂志,与身材、肤色和体型无关。

“我对□□杂志的愿景就是,要更多人来看,而不仅是男性白人,”编辑MacKenzie Peck提到《Math》的核心价值观时说到。发行了4期之后,她的这本性解放、身体解放和女权主义□□杂志成功杀入了男性读者一统天下的行业,并发出了对平等的有力号召——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

[-]
Math Magazine

[-]
Math Magazine

但是随着川普获胜,那群上了年纪的愤怒白人似乎又要重新掌握局势了。我们采访了MacKenzie,希望知道这将对主张性解放的女权运动者、女性运动和美国女性产生什么影响。

“我没有关注选举夜,”MacKenzie说。“我第二天醒来,在一身冷汗中看到川普获胜的新闻,我内心是崩溃的。我躲到床单下,根本不想出来。”

“一开始我很生气,但是很快就化悲愤为动力。我找来一张这个日趋分裂的国家的地图,反思所发生的一切。要向前看,我想到的是共情与可见性的重要性。现在充满了太多的恐惧和他化。我觉得人们很难理解为什么我们存在这样的心态。其实大家都有错。”

随着社交媒体和新闻推送的崛起,我们跟意见相左者互动的唯一方式变成了肤浅的段子和八卦。我觉得解决方法就是具体化你的信仰,并试图站在对方立场看待自己。

[-]
Math Magazine

“在《Math》,我就一直在具体化女权主义的理念和进步的政治关注,但是我从来不会引导仇恨。我追求的是一个充满希望的乌托邦式愿景,两性平等,享有同等的权利。”

“川普的性别歧视言论和对女性的攻击让我厌恶。但是最让我感到可悲的是他不负责任的言辞和反对女性的行动。我能理解世界上有川普这样的人,真正的问题在于美国人并没有追究他的责任。我们需要化愤怒为动力,去努力改变川普上台后的环境。”

[-]
Math Magazine

[-]
Math Magazine

“所以,我们现在要何去何从呢?在他获胜后,人们已经开始担忧种族主义死灰复燃,以及各种性别歧视攻击。”

“我觉得关键就是可见性。那些‘男士止步’的空间会越来越多。这是一件了不起的进步,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女性需要安全空间的国家。女性安全空间的关键就在于接触民众,建设社区。我相信我们需要对抗孤立,提倡包容和交集。”

“我觉得《Math》就是这样一个主题,我们用全彩展示性解放、身体解放和多样性,使用全球通用的语言——爱与性。我一直在梦想一次全新的□□革命的崛起,回应这一切问题。这将多么美好啊。我喜欢叛逆的身体。”

[-]
Math Magazine

[-]
Math Magazine

“跟其他听到新闻的人一样,我觉得这不能代表我——这不是我的国家。我脑补自己买了机票,说走就走。我感到悲伤和生气,觉得自己是受害者,但是反思之后,这让我更有理由坚持自己相信的一切,努力工作去吧,帮助那些跟你有同样想法的人。”

本文译自 huckmagazine,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2
赞一个 (2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