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1.12 , 22:30

酷摄影:没有目的地的旅行

Daniel Zvereff现年30岁,他一生中的大多数时候都在世界各地独自旅行,通过摄影探索未知事物。

[-]

我总是想要塑造新的生活,在从滑板者变成摄影师后一直都怀有这种想法。

[-]

[-]

17岁高中毕业时,我去了挪威,这是我第一次国外旅行。后来我每6个月就旅行一次。

20岁的时候我来到了泰国。我独自一人跟着卡车到处走。那时我开始觉得,我可以在未知世界中随意行走。

三年后,我决定追随祖先的足迹,重走西伯利亚大铁路。

[-]

[-]

当我父亲的家族因为俄国革命而离开国家时,他们穿过西伯利亚去到蒙古。他们被强盗抢去了帐篷车,变得一无所有。在中国重新起步后,他们又变得富裕了,之后两三代人都过着优越的生活。

但1949年,他们被流放到菲律宾的难民营,后来才移民到美国。

寻根的愿望让我对难民很想兴趣。寻找自我和家乡成了我作品中的常见主题。

[-]

[-]

二十出头时,我就清楚知道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我要不停旅行,摄影和插画是我的支撑。

在纽约生活5年后,我放弃了稳定的生活。27、28岁左右的时候,我尚且年轻,但意识到我在事业上没有太大的掌控感,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

[-]

我患上了恐慌症,总从噩梦中惊醒。于是我决定带上最后几卷柯达红外郊外前往北极。

这是将我从纽约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的方式。生活在熟悉的地方固然更容易,但我想暂时离开。

选择北极是因为我不想陷入旧有的习惯中,我要做些新鲜的事情。在那里,我有很多时间思考和摄影。

[-]

[-]

旅行有时能帮我理清思绪。毫无目的地探索世界本身就是一种艺术。

我想,旅行得越多,懂的就越少。走出自己的小圈子去发掘别人的故事,会发现很多不同的观点,你会发现绝对的事物并不存在。

一开始我们很难承认自己只是沧海一粟。

慢慢地,我的人脉越来越广。早期在泰国认识的滑板者至今还是我的朋友。现在,我40%的旅行是先攒钱后再去,但大部分时候,我是利用旅行赚钱。

[-]

北极的旅行是我的一个转折点。许多人纷纷效仿,连我都不知道原因。

互联网最神奇的地方就在于,你做什么比你是谁更重要。你永远都不知道什么会突然流行起来。

[-]

[-]

就我自己而言,旅行和创作让我感到满足。

当我坐在火车上,不知身处何处时,我经常会想:“没有比这更棒的了。”

[-]

本文译自 huckmagazine,由译者 蛋奶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2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