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1.12 , 19:30

那些儿童电影里暗藏的成人段子

[-]

儿童,一个恼人的词汇,未来的花朵。从小要接受好教育的灌溉,不能受到成人社会的污染(所以小孩长大怎么办?)。这就是为啥我们要“尽可能”不在儿童电影里放我们习惯的丁丁笑话。不过想想,拍电影的都是成年人,成年人有啥想法咱都知道,各位就别揣着装纯洁了。制作儿童电影的底层人物,画画儿的,建模的,写剧本的,不难把自己的一些邪恶思想放到纯洁的作品里去,对吧。想想就来劲儿。前几天英国whatculture.com总结了10条隐藏在10部儿童电影里的,难以想象的,下流的成人段子。其中的内容从性、□□、到说脏话不带脏字儿,应有尽有,感觉动画制作人的梦想就是在一部老少皆宜的电影里加一点颜色。

第十名、圣诞节的□□

[-]

1994年的贺岁片《圣诞老人》讲了一个男子Tim Ellen杀了现任圣诞老人之后(立场已经黑暗了),被精灵选中要担负起今年给孩子们送礼物,并且在准备途中和儿子重修旧好的故事。这个故事里的成人段子是关于□□的。当Ellen带着儿子坐上圣诞老人的雪橇,飞上天空之后,儿子惊呼,“爸爸我们飞起来了,飞的好高啊。”真是纯洁的小孩儿啊,这话说的没有歧义,没毛病。然后你猜老爸怎么说。

老爸接:“没事儿,孩子,这不算啥,我们都是60年代过来的。”

啊,大美利坚的60年代,科技文化进步的60年代。文化有嬉皮反战,科技有生物制药。制药嘛,伟哥呀,□□呀,LSD致幻剂呀,老爸您是选哪个?

说到这里,可能很多带着孩子来电影院的家长想,看这片子不如在家里飞飞算了。

[-]

第九名、电脑的□□

[-]

这部电影是1987年有口皆碑的电影——《小小面包机》,可能在座的各位看官还有童年印象。讲的是一群老家电,一个面包机,电热毯,收音机,台灯和吸尘器,在经过重重劫难之后回到小主人身边的故事。

当时的人们刚刚开始用电脑,所以很多人对于这个东西还不是很熟悉,认为电脑在解剖学上可能和人类有相似之处,比如触觉,嗯,什么的。就说到这儿。电影里的电脑和鼠标是一对儿,在电脑出场的时候,他/她说到:“嗯,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内存条…..嗯,嗯嗯,感觉不错……啊,我感觉到我身体里有些反应……”

好吧,其实说到这也没啥,大家想法不一样,摸喵星人也可以摸出这样的声音,怎么能算是□□呢。

然后电脑“嗯,嗯”的一阵之后,□□里打印机竟然吐出了一大叠白纸。然后这货的表情是这样的。

[-]

第八名、怪物小屋的性别

2006年的动画片《怪物小屋》,讲的是一队小孩,两男一女,在万圣节夜闯入一个闹鬼的小房子探究秘密,结果发现这个小房子就是秘密,的故事。想当年3D动画刚刚兴起,艺术总监还不知道怎么把2D的东西传承到3D的平台,所以先把技术弄好,导致这一群小朋友在今天看来都怎么不对劲,像是他们都是近亲繁殖一样。

此片要说是恐怖片也不过分,不过让小孩最疑惑,大人们很心照的一段出现在三个小孩刚刚进入房子的时候。他们已经发现这个房子的蹊跷,所以把房子的摆设和人体部位想向关联。一个小孩说:“进门是嘴巴,那这是牙齿,那儿是舌头,那个必须是悬雍垂啦。”(悬雍垂是小舌头,今天教你一个词)。他指的是楼顶上的吊灯。

然后另一个小孩就说:“所以这个房子是个女的咯?”

小舌头英语叫Uvula,另一词跟这个很像,叫Vulva,自己查。听到Uvula想到Vulva,这大脑回路也没sei了。总之这不可能是小孩干得出来的。

[-]

第七名、巴斯光年的雄起

[-]

你们,你们竟然对经典下手了!禽兽,他还只是个玩具啊。

在电影的结尾,女牛仔杰西带着马儿加入了安迪的玩具大本营,巴斯光年很严肃的跑来说,妹子,看你骨骼惊奇,露一手呗。杰西很大气的就在滑道上划出了比巴斯光年还潇洒的一圈(当年在第一集里和吴迪争风吃醋的巴斯光年就是靠着一圈把吴迪打的无话可说下黑手的)。巴斯光年看到这里,背后的翅膀“刷”地一下弹出了,还闪着光。

男性看到潇洒的妹子身体起反应,有个部位开始向上变大弹出,大家都能看到你那个部位竖起,像灯塔一样,显示你的心理坐标。别闹了,我说的是巴斯光年的翅膀。(编剧你扯呐)

[-]

第六名、夏琪的口味

[-]

史酷比系列一直是小孩和家长们的最爱,大狗加傻夏琪的组合在多少人心中是童年记忆中最棒的搭档。国内的观众可能不知道,因为大家都多少不是飞行员,那就是史酷比的主人夏琪,在动画和电影里的形象完全就是长期飞叶子的典型:整天一惊一乍,没事懒洋洋,眯着眼看人,乐呵呵儿的对着眼镜妹调情,完了还一直吃,一直吃。当然这一切不能告诉迪士尼高管。

如果说你觉得这一切都是人们臆想的,到目前为止无可厚非,因为没证据。不过在2004年《史酷比大电影》里,当夏琪在飞机上和一个大美女相互喂饼干时,他和美女都觉得这个饼干好好吃,于是就联系上了。他问妹子:“妹儿啊,这饼干贼拉好了,啥口儿的呀。”妹子回答:“Mary Jane口的呗。”夏琪还没羞没臊的回了一句:“MJ口啊,哎呀我告儿你,我们全家老喜欢这个MJ口儿的了。”

哈哈,Mary Jane。别以为不知道,Mary Jane就是麻儿的暗语。而且不是老暗语,用到都亮堂儿的了。还做饼干,还喂着吃,你俩牛啊。

[-]

第五名、马蒂爆粗口

[-]

禽兽,你们又对《马达加斯加》下手了,人家可是一只……禽兽。

这次讲的是《马达加斯加》里面斑马马蒂。想想你是动画的编剧,你很想在电影里加进去一句脏话,但是不行,你做的是一部人畜无害的动画片,上级不允许,观众认为你心理不正常。可是你就是想加进去,又不想被查出来,怎么办?

这回就要用到中文的作诗技巧了,来一首藏头诗!(开玩笑,美帝的动画制作室当然不会藏头诗)

电影的开头,斑马马蒂和狮子艾利克斯在沙滩上奔驰,从两个方向跑向对方,往中间聚拢。跑着跑着,马蒂觉得艾利克斯不好怎地,赶紧转身,还喊出了四个字:

“Sugar Honey Iced Tea !”

藏头诗。嗯,很藏头,完美。

[-]

第四名、神灯的黄段子

越到头牌越是经典。此段出自迪士尼的动画片《阿拉丁》。这版阿拉丁里出了一个有史以来嘴最欠的神灯精灵。很多段子都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其中一段就很隐晦。当阿拉丁和公主结婚时,婚礼上突然发了地震。这个加大号的蓝精灵直接就说了一句:

“啊咧,地震啊,在婚礼上有地震是不是早了些,我记得一般地震不应该在蜜月的时候才发生的吗?”

蜜月,地震。

[-]

第三、汽车的□□

[-]

这一部是皮克斯(不是皮纳斯)的经典,也说明世界最出名的数码动画制作室也难免人类思维的介入啊。在这里皮克斯教你怎么用汽车的方式给你的偶像调情。

在第一部的开场,闪电麦昆在纳斯卡的椭圆赛道上,横着开竖着开倒着开,开得那叫一个风骚那叫一个撩拨。然后台上两位小美女车就忍不住了。她们叫Mia和Tia,是一对双胞胎,原型是马自达MX5,北美代号Miata,所以Mia,Tia,懂?

Mia和Tia对于偶像的爱慕之情怎么表示呢,对着他闪了好几下灯。闪灯啥的算啥,对吧。可是灯是两个,人体什么东西是两个对称的呢?眼睛?不对,他们有眼睛了。她们是妹子,想想吧。

[-]

第二名、料理鼠王的蔬菜

又是皮克斯。《料理鼠王》这次说里面的三号人物,厨房帮手Linguini。这一幕是Linguini在厨房里打翻了一锅汤,老鼠小米开始调味,Linguini发现了小米,然后主厨Skinner进来。慌乱之中Linguini吧小米压在汤勺下,对Skinnier说,自己在“熟悉蔬菜”。

不知为何Skinner对此勃然大怒,对Linguini说,“不许你熟悉蔬菜!”

熟悉蔬菜,还能是啥呢,只有黄瓜了。任何段子,套上黄瓜这个梗一切都圆了。

[-]

第一名、史莱克和法克大人

说什么好,梦工厂的经典《怪物史莱克》里的反派居然硬生生叫“法克”。编剧是怎么想的,上级是怎么批准的?都没啥说的了,观众老爷们翻英文原版看吧。真不知道当年的我看着这动画片,看着史莱克满口叫“法克大人”怎么没笑出来。大约是太纯洁了吧。(英文原版是“Lord Farquaad”,念起来就是F**K Wad)

[-]

本文译自 Youtube,由译者 小鱼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3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