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1.11 , 12:00

摄影:黑白世界中的现代印度教

[-]

过去四十多年来,玛格南图片社摄影师Abbas一直在探索全球各地的现代宗教。在他的最新摄影项目“ Gods I’ve Seen: Travels Among Hindus”中,Abbas在印度、尼泊尔、斯里兰卡和巴厘岛等地,深入记录了这些古老宗教。

[-]
斯里兰甘纳萨斯瓦米寺的大象在接受现金奉献后用鼻子对朝圣者表示祝福。这名女性朝圣者将自己的头发献给了宅神,她的光头上涂了象征神的保护的姜黄粉。(印度,蒂鲁吉拉帕利)

[-]
金阁寺是锡克教徒心目中最神圣的地方。一名朝圣者手捧叶子,接受献祭的食物。(印度,阿姆利则)

印度教教众有十亿人。Abbas用镜头记录了这种神秘的信仰,其中包括印度教巫术,与风水土火有关的仪式以及动物招魂术。

Abbas曾遇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有位密宗托钵僧利用已逝宗教领袖的头骨增强自己的灵力;一名科伦坡男性用钩子刺穿自己的皮肤;在阿拉哈巴德,有个朝圣者赤裸着冲进圣水池中。

同样是针对该地区宗教信仰的摄影,Abbas的作品少了异域感和浪漫化色彩,但却引人深思。

[-]
在印度某个河边火葬场上,一名密宗托钵僧利用已逝宗教领袖的头骨增强自己冥想时的灵力。

对Abbas的访谈:

在对印度教和伊斯兰教的研究中,你对印度教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是他们的3.3亿神明。可惜我并没有一一记录下来。

在拍摄中,你最喜欢的是印度教哪部分?

我最喜欢他们与动物的关系——我书里最后一章都是讲这个。你也可以问我最讨厌什么:我最讨厌的是无处不在的脏乱。

Steve McCurry等摄影师因对印度教进行美化而挨了批。你是如何避免将其浪漫化的呢?

色彩很容易呈现出异域感。我的作品都是黑白的。黑白照片呈现的可能不够真实,但更加有力,读者能读到更多东西。书末的日志有10张彩照,毕竟印度的色彩是无法被忽视的存在。在那些照片里,色彩比内容更重要。

[-]
拂晓时分,一名信徒在湖边的祭坛祷告。(印度,普什卡)

[-]
在死者被火化16天后,人们会将骨灰和死者的三根骨头倒入大海。(印度,瓦卡拉)

你多次记录了社会的冲突,那么与和平时期相比,宗教在战时的角色有什么变化呢?

宗教可能会加剧冲突;在斯里兰卡,叛军泰米尔人多是印度教徒,但佛教徒占人口的大多数。宗教也可能缓解战争冲突;比如在南非,那里的基督教信仰会起一定作用。

经过这么多年,你对人的信仰动机是否有更深的理解?

如果我理解了,我就不会继续拍摄了。我能将人对神的需求合理化,但信仰对我来说仍是个谜。不过,我对他们奉神明之名所做的事更感兴趣,不论是伟大的,还是愚昧的。

[-]
印尼艺术学院的学生正在盛装打扮,为巴杜尔寺的传统舞蹈表演做准备。(巴厘岛)

Abbas的书由费顿出版社出版。

本文译自 huckmagazine,由译者 蛋奶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