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1.08 , 18:00

人工智能时代会出现「普遍基本收入」吗?

[-]

马一龙说为了应对“自动化”,我们将需要一种普遍基本收入。

“人类将有时间做其他事情,更复杂的事情,更有趣的事情,”他告诉CNBC。“休闲的时间肯定更多了。而且我们要明白如何跟一个AI无处不在的世界和未来相处。”

“最终,我认为将来一定要有一种与超级数字智能更加良好共生的关系,”马一龙说。

如果机器人夺走了所有的工作呢?无论是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随着人工智能的崛起,他们都将面临这个问题。机器人已经开始消灭一些工厂里的工作了,甚至有些所谓“创造性”的工作也受到了威胁,有些媒体已经在用AI写新闻。

“很有可能我们最终会拥有一种普遍基本收入,或者类似的保障,”马一龙说。

无论机器人是否会取代人类劳动,普遍基本收入的好处是惊人的。每个人不需要劳动就能获得足够生存的资源,这将解决无家可归和贫穷问题,也将改变我们的文化与经济认同。在人人有收入保障的世界中,无论是空闲还是劳动,大家都一视同仁。

但遗憾的是,在目前看来,这种民主社会主义只是美丽的幻想。机器人将会以指数级的速度取代人力,并导致一场经济危机,并让大众接受这样一个人人享受政府援助的社会。技术未来主义者Murray Shanahan和谷歌的Ray Kurzweil相信科技正在以指数曲线发现,意味着我们正在快速逼近科技战胜人类才智或至少淘汰人力的临界点。Kurzweil认为这将在我们这代人的时间内发生,可能在2045年。

[-]

但即使科技发展,我仍然怀疑西方资本主义完成这一巨大文化转变的能力。没错,工作会被淘汰,但是我们可以利用科技创造新工作。尤其在美国,我们的劳动定义了我们的身份;你的劳动和成果决定了你身份的每一方面。

在居伊德波于1967年出版的传媒批评巨著《景观社会》中,这位马克思主义者哲学家认为自动化,现代工业的缩影,“给商品世界带来一个矛盾:…那些能够废除劳动的技术支撑必须同时保留劳动…作为商品的唯一生产者。”德波相信当机械提高生产力,在劳动时间降低到一个“无法接受的低水平”之前,“新的雇佣形式将被创造出来”。这位法国理论家接着建议,作为一种文化,我们通过工作定义自身,但随着旧的工作被自动化取代,我们要不断创造新的工作。比方说,我就成了一名博主。

马一龙相信普遍基本收入是一种必然,但是谁又知道未来会出现什么奇怪的工作呢?如果他是对的,资本主义对地球的残酷统治可能总算要松绑一点了。但愿如此吧。

本文译自 gizmodo,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