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1.04 , 09:00

《自然》十月科学美照:穿山甲、牛磺酸和足控福利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
[-]

Lorna Ellen Faulkes


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的Chris Faulkes在十月份揭示了这种奇怪的小动物感受不到某些特定类型的疼痛的背后原理,他的摄影师女儿则抓拍到了这只小东西的可爱瞬间。

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大赛作品展
这项比赛由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举办,以下是我们精选出来的一些参赛作品。

为什么海水有点腥
[-]

Tony Wu


Tony Wu在帕劳附近被称为“鲨城”的水域里拍下这张水下组的冠军作品,图中的一大群白斑笛鲷正在产卵。

好人一生平安
[-]

Charlie Hamilton James/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16


怀俄明州大提顿国家公园的护林人会为公园里的熊留下作为食物的动物尸体,Charlie Hamilton James则在尸体附近留下了触发式相机,抓拍到了将近二十万张照片,并凭借这一张闯进了哺乳动物组的决赛圈。

希望这家人都是猫奴
[-]

Nayan Khanolkar/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16


同样的技术捕捉到了一只孟买的美洲豹。

很好笑吗?
[-]

Lance van de Vyver/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16


一只穿山甲面对一只小狮子,选择了卷成一团的策略来保护自己,不料被大猫在喀拉哈里的烈日下残酷调教了14个小时。尽管我们的同事都很担心这只小可怜的心理状况,这张《玩弄穿山甲》还是进入了黑白照片组的决赛

这并不好笑。
[-]

Paul Hilton/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16


为了它们的肉和鳞片,超过4000只穿山甲被杀死并装进了这个印度尼西亚的集装箱。摄影师Paul Hilton凭此赢得了“一张照片的新闻”的奖项。

杰瑞米弃车爬树
[-]

Tim Laman/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16


这次比赛的总冠军,Tim Laman在婆罗洲拍到了这只杰瑞米·克拉克森。值得我们注意的是,Tim使用了一只小型的GoPro相机,而不是传统的单反机。

死而复生的摩德号
[-]

Jan Wanggaard/Maud Returns Home


为极地探险家Roald Amundsen量身订造的摩德号,号称“而冰雪而生”,在1930年的冬天葬身海底。现在人们启动了名叫“摩德回家”的考古项目,重新把她打捞起来并运回挪威。

尼康小世界摄影大赛
每年的尼康小世界摄影大赛都能给我们带来一些超越人眼极限的惊喜,今年又有什么令人赞叹的作品呢?

这是一幅画吗
[-]

Matt Inman/Nikon Small World 2016


不是,这是一张货真价实的照片,你看到的是β-丙氨酸和牛磺酸的晶体。

雄性器官说,要有光
[-]

Samuel Silberman/Nikon Small World 2016


一朵野花的雄蕊在光纤的照明下显得精巧别致。

看我一身红衣
[-]

Francis Sneyers/Nikon Small World 2016


一只红纹蝶翅膀上的鳞片。

足控福利
[-]

Igor Siwanowicz/Nikon Small World 2016


一只飞虱幼虫的后足的一部分。

消防局的噩梦

在九月份的尾巴,美国加州的圣克鲁斯山火摧毁了数百公顷的树林,还将魔爪伸向了卡萨洛马消防局。

迷雾
[-]

Lorenzo Montezemolo/www.elmofoto.com


沿着海岸线往北走,一场浓雾正给同在加利福尼亚的旧金山带去一丝清凉。Lorenzo Montezemolo运用了长曝光,给这片白丝添上一点万圣节专属的诡异气息。

南天星星亮晶晶
[-]

Natasha Hurley-Walker (Curtin/ICRAR), GLEAM team


经过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精度最高的南天星空射电观测,超过三百万个星系统统挤到了上面这张图像上。从中间向上下两边看过去,分别是银河(白色)、爆炸过后剩下的恒星(橙色)和从N个太阳大小的恒星喷涌而出的离子流(蓝色小点)。再往外可以看到黑色的部分,那是默奇森广角阵列(MWA,观测所用的射电望远镜阵列)看不到的北天星空。最后剩下边上的像肥皂泡一样的彩虹旗,是由一台天文干涉仪造成的结果。

[-]

John Goldsmith/Celestial Visions


这张照片把地上的射电望远镜阵列和它们所观察到的结果合成在一起。那一夜,这片澳洲沙漠显得分外妖娆。

碳赛高
[-]

Charles Lindsay


Charles Lindsay写了一本《碳》书,这是其中的一张插图。他并没有说清楚自己是怎么样“不需要相机”来拍摄这些碳元素的不同形态,但可以肯定的是,Charles将一种含碳的乳浊液涂在了透明的基质上,然后才得到他的碳黑大片。

火星会下雨吗?
[-]

NASA/M□□EN/University of Colorado


M□□EN卫星通过收集来自火星的紫外线数据,得到了这四张照片。它们显示了火星的云是在火山(图片中的环形斑块)的上方逐渐形成的。NASA为了研究火星的大气状况,启动了M□□EN这个项目。

本文译自 Nature,由译者 VC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3
赞一个 (1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