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1.04 , 14:00
54

科学家说,种族歧视其实是大脑里所固有的功能

[-]

伦敦大学学院的一位神经科学家和他的同事们在Journal of Cognitive Neuroscience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认为人类大脑可能生来就对那些口碑不好的群体产生负面印象。

Dr. Hugo Spiers带领的研究团队发现,大脑对有负面报导的群体会产生更强烈的反应,说明那些对族裔或者宗教少数群体的负面描述会导致偏见。

Dr. Spiers和同事们请来了22位志愿者,向他们描述了虚构的族裔和宗教少数群体,然后使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扫描观察他们听到些信息时的大脑活动。

[-]

这两个群体先被私下贴上“好”或“坏”的标签,完了参与者听到的三分之二的信息符合这个预先设定的刻板印象,三分之一则是相反。磁共振扫描发现,随着参与者对每一个族裔群体形成观点,大脑中的前颞极活动揭示了一种后天习得的偏见。

当参与者听到足够多的故事,并感到这个群体是好的时,前颞极的活动就开始减弱。然而,一旦听到“坏”群体的负面消息时,该部分的活动又开始变得强烈起来。

通过大脑活动,科学家们能够“从数学的角度逐秒追踪偏见的形成”,从而能够确定一个人的认知偏差水平。更重要的是,这些扫描揭示大脑对好消息和坏消息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应。

“所谓负面的群体会被认为越来越负面。其程度远超正面群体的当量,”Dr. Spiers说。“而且无论何时,如果坏群体中有人做了一件好事,人们的反应就是‘噢,奇了怪了’。”

虽然之前的研究证实大脑中的有些部分是负责产生种族歧视或者性别歧视的,作者说他们的研究首次发现了大脑是如何将不受欢迎的特点跟某类群体形成联系的,也就给偏见的形成打下了基础。

“报纸上充斥着人们所做的可怕事迹…你照单全收,然后这些负面的东西就显现出来,”Dr. Spiers说。“举个例子,当你看待伊斯兰教,负面报导就比正面新闻多得多,这些随着时间推移都会积累下来。”

他还告诉记者,未来这一领域的研究可能会揭示大脑结构的区别是否跟一些人种族歧视或者性别歧视有关,而且也将探索一个人该如何“忘却”刻板印象,比如前颞极是否也跟这个过程有关。

本文译自 redorbit,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2
赞一个 (9)

TOTAL COMMENTS: 54+1

[2] 1 »
  1. FU××ER
    @11 months ago
    3302584

    @alpha_boy
    没有那些狗屁原因。绿教不吃猪是因为他的教义是抄袭基教,基教又是犹太教的二道贩子。

    犹太人一直都是一个小群落,他的教义草创时候随机性非常大

  2. FU××ER
    @11 months ago
    3302570

    @法克鱿
    我建议你少讲话多看书,虽然不一定能提高你的智商,至少可以让你看起来不那么白痴。

  3. 法克鱿
    @11 months ago
    3300836

    @FU××ER: 龙的原型是猪?你是哪来的煞笔,又哪来的脑残理论啊?龙和猪有哪点像啊?

  4. alpha_boy
    @11 months ago
    3299952

    伊斯兰教不是在乎猪的生命,而是怕被传染禽流感一类的疾病所以不吃猪肉吧,以前有个视频叫飞碟一分钟,里面说伊斯兰地区古代有一场大瘟疫,怀疑和禽流感一类的疾病有关。不过,这个说法在他们也不吃螃蟹、老鹰等等一大堆东西面前,有点靠不住……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