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1.01 , 20:00

Uber对女性和黑人根本就不友好

有色人种一直在与种族歧视作斗争,一项新研究发现这样的歧视也存在于乘车软件的世界里。黑人等车的时间不仅有可能会更长,而且司机取消订单的概率也更大。另外女性乘车的情况也没有好多少,她们的车费要么增多要么被司机调情。

[-]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是一个非盈利性质且无党派研究机构,它刚刚发布了一项历时两年的研究发现。该研究追踪了西雅图和波士顿使用Uber、Lyft和Flywheel的乘客遇到的歧视。该研究由MIT、斯坦福大学和华盛顿大学的研究人员们共同完成。

该研究涵盖了这两个城市的一千五百名乘客,在西雅图进行的研究于去年开始并进行到今年三月。华盛顿大学的本科生们拿着一模一样的、预装了这三个乘车软件的手机,按照指示乘坐了一些预先规定的路线,他们需要报告发起订单的时间、司机接受订单的时间、他们上车的时间以及最终到达目的地的时间。

在西雅图的实验中,黑人乘客发起的订单在UberX和Lyft接单的时长,比白人同伴多出百分之十六至百分之二十八,而UberX的等待时间更是长百分之二十九至百分之三十五。

这些数据源自UberX的用法,主要是因为Uber和Lyft软件将新订单呈现给司机的方式不同。

对于Uber而言,司机只有在接单的时候才会看到乘客的名字,那时候他们可以选择取消订单。但对于Lyft而言,司机在接单之前就能看到乘客的姓名和照片,这意味着通过Lyft来量化歧视做法不大可能,而Uber却可以。

[-]

在波士顿的实验中,该团队采用了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先前给潜在雇主发送一模一样简历的做法,即一群人采用非裔美国人风格的姓氏,而另外一群人采用白人风格的姓氏。研究结果表明前者接到的电话比后者少三分之一。

研究人员们在此研究中采用了相似的做法,利用那份2003年的调查,给每位乘客在Uber和Lyft上注册两个不同的名字——其中一个具有非裔美国人风格,而另外一个具有白人风格。在西雅图的研究中,比起挑选同等数目的黑人和白人以及男性与女性乘客,该团队征集了来自多个种族的学生。

对于该研究中的男性而言,使用黑人乘客资料的男性订单取消率比使用白人资料的乘客高两倍。(11.2% vs 4.5%)

女性的待遇也没有好太多,当她们使用非裔美国人风格的名字时,订单取消率为百分之八点四,而使用白人名字时的订单取消率为百分之五点四。

更糟糕的是,在人口稀疏乘车困难的区域,拥有非裔美国人风格名字的乘客其订单取消率为百分之十五点七,这一数据是白人男性的三倍。

[-]

就在这一研究再次向公众证实了黑人的遭遇之外,它也给Uber提出了新挑战。除了歧视残疾人之外,Uber还必须处理所谓的绑架、虐待以及司机用锤子殴打乘客等问题。

此外,该研究的结果还表明女性乘客坐车的时间会比正常情况长百分之五。司机不仅会带着她们绕远路,还会很多话。为了节约经费,该研究的预设路线在1.6公里和3.2公里之间。有一名参与者注意到司机曾三次带她路过同一个十字路口,而另外一名参与者则表示即便她的目的地就在1.6公里之外,司机还是带着她上了有好几个出口的高速公路。

斯坦福大学汽车研究中心主任和研究作者之一的Stephen M. Zoepf表示:“惯犯似乎还不少,有很多司机会走比正常路线长五倍的线路。”

该研究发现峰时价格有效,但当乘客以常价坐车的时候,车程会更长。对此Uber予以否认。

为了确保公平,该研究的作者们提出了不少建议,比如不填写乘客姓名和照片,固定车费(对女性乘客而言尤为如此),不再奖励取消订单的司机以及对司机的行为定期审核。

当然还有数据。如果Uber或Lyft能够提供数据给研究人员,那么他们的结论将得到进一步证实或者被扰乱。不幸的是,这些数据不仅被锁起来很少被披露,它还经常被用来讲述这些公司想要强调的故事。

本文译自 Jalopnik,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