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0.29 , 00:40

@科学家特朗普:只有我才能复兴科学

美国大选已经进入尾声,一个科学家版本的特朗普也在试图闪瞎人们的双眼。在推特上搜索“@ScientistTrump”,你就能找到这个虚构出来的“唐纳德·特朗普,PhD”。手持全世界最牛最炫酷的科学项目,满嘴都是对“菜鸡”赞助机构和“□□丝”学术期刊的不满,他声称:“复兴科学,唯我独尊”。

[-]

这个账号背后的男人,佛罗里达大学的生态学家Emilio Bruna,已经不是第一次在社交网络上干这种哗众取宠的事情了。作为一本生态学期刊的主编,他在去年就参加过一场在科学期刊社交账号之间举行的饶舌比赛。当他和同事开玩笑说“我们应该按特朗普的风格来审稿”之后,@ScientistTrump就在七月诞生了,现在已经有超过6400个粉丝。

这不仅是一个娱乐大众的玩笑,更是Bruna用来指出存在于科学界和学术界的真实问题(包括性骚扰)的一个工具。他经常会在上面发一些期刊付费墙和收费软件的广告,“要是特朗普真的喜欢这个账号的话,我们也会考虑一下转行的可能性。”

[-]
“在美国生态学会搞清楚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之前,我强烈要求拒绝贝叶斯学派的人参加生态学研究!!

Bruna一个人打理这个账号,日夜紧盯着特朗普的一举一动,包括他的推文和公众场合中的讲话。Bruna只会把原话改动一点点,尽力保留类似字母大写和吹牛不打草稿的特朗普个人风格。“这个□□简直要了我的命,感觉自己就像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而这一点都不好玩。”

由于特朗普歧视少数族裔和将会驱逐外国移民的言论,Bruna“再也不认为这场选举很有趣了”。他自己就是一个墨西哥移民,而他的妻子还没有拿到美国国籍。有一天他11岁的儿子哭着从学校回来,说“:要是特朗普真的当选的话,妈妈就会被赶走的吧”。

Bruna顶着搞臭@科学家特朗普名声的风险,成立了一个名叫“兴科会”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来为科学教育和生态学研究机构筹措资金。“兴科会”的网站整理了现实中特朗普关于科学的言论,还准备出售“复兴科学”的保险杠贴纸。然而直到现在,网站连一分钱都没有收到。

[-]
“就算我没能当上美国总统,也不会创办一个新的期刊网站的好吗??“

在这总统选举的最后一个星期里面,Bruna知道现实中的特朗普一定会让他忙成狗的。“求求你把手机放下来吧,我还有稿子要发的啊。”不管最后大选结果如何,Bruna都会把这个账号继续经营下去。基本上人民群众都是爱戴和欢迎这些推文的,尽管时不时会有人把他的玩笑话当真,表示十分不满。

《自然》决定和这位@科学家特朗普聊一聊美国的科学现状。顾及到文章长度和易读性,以下的采访内容经过了一定的修改。我们邀请了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来对本文做出评论,然而并没有收到回应。

Q: 你认为美国的科学界现状如何?

A: 美国的科学过去很伟大,但是现在就是坨翔。每个人都知道。NIH和NSF的根已经烂了,它们非常烂。我们面临着“开放获取”激进派的严重威胁。而且有那么多的美国博士后混得这么烂,就像活在屎堆里一样:身无分文&文章被拒,补贴又低&找不到工作,一大堆问题。而只有我,才能复兴科学。

Q: 作为美国总统,你会采取什么措施来复兴科学呢?

A: 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建起一道高高的付费墙把实行“开放获取”的期刊围起来,还要让PLoS来付建墙花的钱。然后我们就要发表好多好多的文章,要记住是我给你们发的科研补贴哦!人们就会开始有“论文太多”的幸福的烦恼了!只有我才能做到这些:我有一间很有钱的实验室,我还有比天还高的引用指数。想当年一开始的时候,只有我的导师引用了我的文章。而现在这么高的H指数,都是我自己一个人打拼出来的。
# “付费墙”(pay wall)是指在电子期刊网站上,读者需要付费才能阅读“墙”后面的论文内容
# “开放获取”(open access)与付费墙相反,论文内容免费对读者开放
# PLoS是世界上最大的实行“开放获取“的科学期刊
# 一个学者的“H指数”取决于他的论文被引用量

Q: 和你的对手相比,你的优势在哪里?

A: 她从来没有做出过新的数据,甚至不敢把“开放获取激进派”说出口。我的确对手下的研究生说了不该说的话,但是和她老公相比还是差远了。那只是实验室里的闲谈而已,我并不以此为豪。我已经对我的实验小组道歉了。

Q: 如果成功当选,你会任命谁来担任NIH(国家卫生研究所)、NSF(国家科学基金会)、DoE(美国能源部)和NASA(美国太空总署)的负责人呢?

A: 我会找几个像奥兹医生或者参议员James Inhofe的人来当这些个领导吧。实际上我已经想好十个候选人了,他们都德高望重,深受大家的喜爱。都是炫酷的科学家。

[-]
# 特朗普曾经上过他的《奥兹医生秀》,公布自己的健康状况。

Q: 对于中国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射电望远镜,你有什么看法?美国是不是已经落后了?

A: 我爱NASA。太空超棒的。但是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问题。我们必须要挡住外国科学家的洪流冲进美国。来到这里的墨西哥科学家,都不是墨西哥最好的科学家。他们把数据带了过来。他们都是贝叶斯学派的。我不是要一竹竿打死一船人,他们里面还是有好人的。我手下有几十个墨西哥博士后呢&他们可喜欢我了。

Q: 你对新任诺贝尔奖获得者有什么想法?

A: 他们里面也有人在我的玛尔拉格超豪华俱乐部演讲过那么几次吧。我没有参加,因为他们很无聊&通常都是错的——一群智障!

本文译自 Nature,由译者 VC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1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