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0.28 , 11:49

川普:全球译者闻者落泪的大魔头

[-]

对语言翻译者而言,川普就是个噩梦。他的NSFW言论,词语误用,魔性B降调,逻辑混乱,让全世界的翻译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川普的话一旦翻成外国语言,有时就变了个样子:

[-]

更加简洁和权威

川普的措辞一向以模糊不清闪烁其词闻名,但是翻译中经常失去了含糊性。“从头到脚都是戏,听众简直云里雾里。”住在东京的作家和译者Agnes Kaku这样描述川普的措辞风格。

Kaku说他经常使用“我不知道,很可能,也许,我不确定,有人说,律师们说,我还没看到,我不熟悉”之类的短语,让他听起来更加权威。她举了川普解释指责Khizr Khan的妻子Ghazala不说话的例子。(事件背景:民主党党代会安排阵亡将士家庭□□夫妇Khizr Khan和Ghazala Khan上台演讲,Khizr Khan在演讲中斥责特朗普“没读过宪法”。针对此事,川普对他们的信仰发动攻击,质疑其妻子Ghazala在台上没有说话是因为“不被允许开口”。)

川普接受ABC采访,暗示Ghazala的沉默是一种宗教压制的体现:

“我看到他了。他很——你懂的,充满感情,他看起来很像一个好人。他的妻子——如果你看他的妻子,她就站在那里,她什么都没说,她很可能,也许她不被允许开口,你怎么看,反正很多人都这么写。”

对比一下日本NHK是如何翻译他含糊不清的表述的:“おそらく彼女は発言することを許されなかったのだろう”(她可能没有被允许发言)。

CNN日本也是言简意赅:“発言を許されていなかったのかもしれない”(有可能她不允许说话)。

[-]

更加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

川普十年前的轻浮言论被曝光后,他轻描淡写地称之为“更衣室聊天”,但是这些话翻译成外语后,听起来更不堪入耳了。

根据宾夕法尼亚大学中文教授Victor Mair的介绍,原来的句子“I moved on her like a bitch, and I could not get there, and she was married”被人民网翻成了“Wǒ xiàng zhuī biǎozi yīyàng zhuī tā, dàn méi néng chénggōng”(我像追婊子一样追她,但没能成功)。

其他媒体有翻译成“Wǒ xiàng duìdài dàngfù yīyàng kàojìn tā,”(我像对待□□一样靠近她)Mair在博客Language Log中写道。

在拉拢西班牙裔选民时,川普的活动组织者创造了一个标语“Hispanic para Trump”(西裔挺川普),这让说西语的人哭笑不得。西语中的“西裔”应该是“Hispanos”,而且这里的“para”应该是“por”。

[-]

有时听起来反而更柔和了

翻译者们说他们经常要避开川普的糙话,有时是没办法的事,有时是为了规避内部审核。

像“bigly”(大发了)和“braggadocious”(牛逼哄哄)这样罕见但是生动的词汇让西语翻译者措手不及,于是只能跳过去,在辩论中翻译希拉里发言的Aida González del Álamo说。

还有个例子,“□□”在中文里没有直接对应的翻译,比如 “Nǐ xiǎng zěnme zuò dōu xíng, bāokuò mō tāmen de yǐnsī bùwèi”(你想怎么做都行,包括摸她们的隐私部位)。(注:这句也来自川普不雅言论,实际上□□可以找到对应翻译,这里可能处于审核原因才没有直接翻译。)

新浪网则把“I moved on her like a bitch”翻成了“Wǒ duì tā cǎiqǔle qiángliè de jìngōng”(我对她采取了强烈的进攻)。

Del Álamo说他的同事用“coger sus genitales”(抓着她们的□□)和“tocar a las mujeres sin su permiso”(在没有同意的情况下摸女性)描述川普的“□□”言论。

有些情况下,川普喜欢□□的毛病似乎还帮了忙。他最短的,也是最多被吐槽的一句就是“Wrong!”(错!),就无法被直接翻成西语中的“Eso no es correcto”,因为太长了。为了更简洁,翻译者就用“Es falso”(那不是真的)来代替,这听起来更加礼貌了。

在第三场辩论中,翻译者将川普的“nasty woman”(下贱女人)翻成了“Qué mujer más desagradable”(一个多么令人不悦的女人),简直在给川普洗白。

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2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