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0.27 , 10:00

小窥美国医疗圈陋习

[-]
吸吸更健康(Clyde Putnam Jr. photo/Thomas Robinson)

仅仅在几十年以前,美国病人还可以躺在病床上,从充满爱心的志愿少年手中买到香烟。时过境迁,现在的很多医院已经实行了全面禁烟。专门分析医疗事故的Dana Siegal一脸问号:“在护士站吸烟?向病人出售卷烟?往他们脸上吐烟圈?那时的人脑子肯定秀逗了。”那么现在的哪些医疗习惯又会被30年之后的我们所吐槽呢?

1. 不让医生说“对不起”

就在10年之前,当医生不小心让病人受到伤害的时候,他们不会道歉。医生们害怕病人会得寸进尺,利用这些道歉的话来起诉自己。“我们以前从来不会让病人和家属知道,自己其实犯下了错误。”现在的思想已经进步了,许多医院会训练员工怎样说出自己犯下的错误,并向病人道歉。这样做实际上能缓和医患关系,减少医疗纠纷上的诉讼。

尽管仍有医院建议自己的医生不要向病人道歉,但法律正在保护他们:在全美36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医疗人员都不需要害怕自己道歉的语句会引来患者的报复。另外还有7个州也在考虑通过类似的“医生道歉保护法”,可喜可贺。

2. 药瓶上的标签

[-]
嗯,所以这种“格列美脲”到底是干嘛用的?

病人们总是搞不清自己应该吃什么药。一个女人告诉自己的医生Gordon Schiff,她已经停止服用那些抗抑郁的药物了。医生拿起药瓶一看,发现她实际上停的是治糖尿病的药。他忍不住吐槽:“药瓶上的标签居然没有写清楚药物的作用。那么病人,特别是那些年级比较大的药罐子,怎么分得清这么多瓶瓶罐罐?”

所以为什么不在标签上标明药效呢?医生当然可以往电脑上输入所开出药物的信息,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另外药房也可能不会把这些信息打印在标签上。

3. 在医院要记得洗手

[-]
让小萝莉教你洗手(亚马逊有售)

为了不让医护人员将病菌从医院散播到外界,很多医院都雇佣了所谓的“洗手观察员”。是的,他们就是负责监督你乖乖洗手,简直童年噩梦。但知道有人在看着自己,我们的行为就会发生改变。Klaus Nether发现,医院高估了职工的爱干净程度了:由“洗手观察员”上报的洗手率是80~90%,而通过医院里的牧师和警卫观察到平均洗手率只有48%。

为什么人们不愿意洗手?原因多种多样:有的人手里拿着东西,有的人被杂事分神了,有的洗手池距离太远了……研究小组向超过600家医疗机构提供了一套分析工具和解决方案,休斯顿的一家医院的洗手率因此从58%直线上升到96%,感染率也相应地下降了。

4. 文书比病人更重要?

[-]
一份急诊病历的第一页(sosbeevfbi.com)

尽管还没有一个准确的数据说明医生们到底要写多少文书,但医生们都抱怨“太多了”。

John Halamka已经从早到晚地连续敲了一天的键盘:“现在的临床医生已经变成了打字机器人。你只有15分钟来诊断病情,却要做到有眼神交流、不出医疗事故、表达自己的同情心和把所有病情都敲进电脑?我只能说,臣妾做不到啊。”

Andy Slavitt提倡减少临床医生的文书工作量,表示只有这样才能让大夫们“不忘初心”。他已经在自己的医疗服务中心里“开了一个好头”,但也坦言“不觉得病人能马上体会到减少文书工作带来的好处。”

5. 医疗档案

[-]

一直以来,医院都认为病人的医疗档案并不属于病人,而是归于自己所有。为什么医院不公开这些资料?一是害怕发生医疗事故,二是不想让病人知道关于自己的坏消息。但随着大环境要求医院逐渐透明化和提高病人的参与度,大部分的医疗档案都提供了患者入口,人们可以在上面查到自己的化验结果和其他信息。

来自政府方面的David Blumenthal表示,虽然如此,人们并不能把整份医疗记录下载成文件,也看不到医生在上面留下的批注。“更常见的情况是,病人跑到医院的档案室,按页数收费复印。”在美国五大医患纠纷里面,人们对这种限制获取医疗档案的做法是最深恶痛绝的。

根据Blumenthal的设想,在未来,人们可以通过一个第三方软件来查看自己的所有医疗记录。实际上联邦政府也在试图让这个设想成为现实,但是目前掌握着电子医疗数据的私营企业就不高兴了,表示不想分享自己的“摇钱树。现在看来是陷入僵局了。”

本文译自 STAT,由译者 VC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1
赞一个 (4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