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0.26 , 17:12

这次总统大选就好比买厕纸

[-]

过去几个月我去了不少地方:从阿拉斯加到佛罗里达,从加州到俄亥俄,从德州到佛吉尼亚,从阿拉巴马到北卡,从科罗拉多再到我的故乡新墨西哥。大部分时间是为了支持有色女性的民间组织,也经常参与一些公民活动,比如选民登记运动等。自从我在9月号搬进布鲁克林的新公寓以来,我在过去50天里只在自己的床上睡了17天。

中间有一次回到我的公寓,我惊恐地意识到,家里厕纸没了。于是我跑到最近的小店去买厕纸,因为屎尿不等人啊。结果所有店里都只有跟砂纸一样的便宜货,我甚至有一瞬间决定不买了。但是当我脑补了一下没有厕纸的场景时,我又恢复了理智,买了垃圾厕纸,然后回去拉屎。

坐在马桶上,我一下子顿悟了:给希拉里投票好比买便宜的厕纸——虽然不理想,但总胜过拿其他东西揩□□。

投票就做选择,在两名候选人之间,本来应该很容易选。不能因为希拉里不是我的理想总统,我就不给她投票——就像我不喜欢小店里的便宜厕纸,但是在它们进高级厕纸前,我总不能一直憋着吧。(四年真的很长。)在生活中,你会购买现有的最佳选项。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你为未来更好的选项而奋斗。

几个月来我一直在跟有色人群,女性以及千禧一代探讨这次大选,我对这个被误导的概念很感兴趣,即你的选票可以代表你的身份。很多伯尼·桑德斯的支持者(我也是)感觉他们的选票就是灵魂的延伸。他们告诉我他们不会给希拉里投票(更不会投给川普)。相反,他们根本不会参加投票。

我理解你们。但问题是,一票不仅仅是一票那么简单。你也不是你的选票。虽然投票给谁很重要,可说到底也只是博弈选择,一张选票并不能定义我们。在我们的一生中,我们会做出上万个选择;有些事关重大,大部分都微不足道,但是没有一个选择将你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们不是我们的选票,我们的价值观也超越了任何选举。

民主不起于选举日,也不终于选举日(而且也不是说川普真的很在乎民主一样)。如果我们真的相信民主和公正,我们需要每天践行这些价值观:有时我们会做出了不起的变革,但是经常我们都是凑合过去就行了。总统选举日不过是每四年出现的一个日子,而且获得了过多地关注——但也是一个展示影响力的机会。

虽然我鼓励你们自始至终当社区里的活跃分子,并且勇于抒发你们的想法,但是我认为选举的意义实在重大。这次总统大选应被视为一次机会:积极参与投票,对川普说NO,选民们可以在未来那些影响我们日常生活的决定中施加更多的影响。

通过做选择——投票——我们能够主导选举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弃权,我们就削弱了自己的声音,减少了集体力量。对政府问责的最佳方式就是都站出来投票,因为无论谁赢,我们都将推动他们做我们想做的事情——做那些代表着我们的价值观的事情。

我们每天都在做选择——有些能折射我们最深的价值观,然而大多数不会。给希拉里投票就是这次总统选举的最佳选择。然后我们就能从这堆糟烂事中解脱了,好歹先把屁股擦干净。

[-]

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3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