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0.24 , 19:00

酷自拍:纳米比亚最后的游牧民族

[-]
摄影师Kyle Weeks将相机递给了辛巴族的年轻人,让他们按自己的意愿展现自己。

摄影师Kyle Weeks的自述:

1992年我出生于纳米比亚,早年曾去库内内区旅行。后来我去南非学习摄影,又回到了库内内区,我被当地的土著辛巴族(Himba)所吸引,他们被认为是纳米比亚最后的游牧民族。

[-]

很快地,我认识到我并不是在为他们的现代身份认同做贡献。游客拍摄到的也都是政府想要宣传的,他们的照片只会加强外界对这个民族的偏见。

有的辛巴族年轻人(OvaHimba)其实非常时尚,在他们身上不仅可以看到西式足球衫,也可以看到法国鳄鱼和耐克等品牌。

[-]

我是西裔纳米比亚人,母亲是德美混血,父亲是南非人。我的身份让我有些迷茫,因此我也想帮助辛巴族人讲述他们的故事。

[-]

在非洲,摄影曾是殖民时期的镇压工具,现在,它又成了争取权利的渠道。我想通过自拍的方式,让辛巴族年轻人按自己的意愿展示自己。虽然他们经常被摄,却很少看到自己的照片。

[-]

为了缩小和他们的距离,我只接触了大约80个年轻人,他们的年龄都在18至26岁之间。在18至26岁这段期间,我经常探索自我,直到现在扔在继续。

[-]

他们一开始有点迷惑,我给了他们一两天的时间,让他们能准备好服装。快门线也给了他们,这样他们在镜头前能更加自在。随着自拍过程的展开,他们的参与热情越来越高,姿势也越来越大胆。

[-]

有时候看着他们我会想到服装杂志或电影。西方文明在那儿的影响不大,但还是给他们留下了一定印象。

完成这个项目花了三年时间。对于讲述他们的故事,我有一些道德上的顾虑。我努力把这当做与这些青年的一次合作,而非对他们的索取。

[-]

最后一套自拍完成一年后,我为每人印出了100张海报,其中包括他们的名字、年龄、拍摄地以及用他们的文字写成的致谢函。

我的理念是让他们在自己和同族年轻人的照片中找到集体感。这个项目的理念是摄影的“真实性”,也是我一直探索的。很多时候,图像本身会成为摄影师的全部目的。

[-]

我经常考虑呈现差异的伦理问题,以及摄影师和被摄者之间的关系。这个项目让我看到了人类的复杂性。这些年轻人最终所展现的是全世界处于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的共同特征。

这篇文章也发表于Huck 57 – The Documentary Photo Special IV

点击此处可查看摄影师Kyle Weeks的档案。

本文译自 huckmagazine,由译者 蛋奶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