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0.18 , 23:59

谜之安慰剂效应:明知被骗,也能起作用

安慰剂想要起作用必要的一点就是欺骗,或者至少公众意见如此。一项在患有慢性背痛病人身上的实验发现,即便我们知道自己被欺骗了,依旧能够体验到安慰剂的效果。

[-]

该研究让我想起了《辛普森一家人》的一个场景。春田市爆发了大阪流感,一群人恳求Hibbert博士说:“我们需要治疗!”他则回答:“吼吼吼,为什么唯一的治疗方法是卧床休息呢。我能给你们的只有安慰剂。”有人很快恳求道:“我们该去哪里买这些安慰剂?!”

当然这很有趣,因为这根本不是安慰剂起作用的方式。安慰剂并没有治疗效果,安慰剂效应只是一个巧妙的花招,让我们的潜意识对某种能引出特定生理反应的药或者治疗方法抱有期待,它们通常不易察觉或者非常短暂。至少我们是这样认为的。一项发表在《疼痛》科学期刊上的研究颠覆了这一传统说法,它表明即便我们意识到这种有意的欺瞒,安慰剂效应也会起到作用。

[-]

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和葡萄牙Superior de Psicologia Aplicada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们做了一项实验,该实验表明服用了安慰剂并接受了传统疗法的背痛病人感受到的疼痛,比仅仅接受传统疗法的病人轻。

主要研究作者Claudia Carvalho表示:“我们的研究发现安慰剂效应在没有欺骗的情况下也会有用。病人对发生的情况很感兴趣,并且很享受这种治疗疼痛的新方法,他们感觉自己重新充满了力量。”研究人员们表示安慰剂效应并不一定发生在病人有意识的期望中,当他们在非病人-医生这一背景中服药时,也会经历安慰剂效应。

研究的共同作者Ted Kaptchuk表示:“当你沉浸在治疗中的时候就会有这种好处:与医生或者护士交流,喝药以及我们医疗系统的其它程序和符号等。身体就会对这些有反应。”他怀疑这种仪式能够改变病人的症状并激活大脑中调节这些症状的区域。

研究人员们在实验中征集了一百名患有慢性背痛的病人。当所有人的病人在实验开始前都被告知安慰剂效应的作用后,研究人员们将他们随机分成了两组:一组只接受传统的疼痛减轻治疗,而另外一组会接受额外的治疗和公开表明身份的安慰剂(比如瓶子上写着“安慰剂药片”)。

历时三周的养生结束之后,服用了安慰剂的小组感受到的一般疼痛减少了百分之三十,最大疼痛也减轻了百分之三十;相比之下,没有服用安慰剂的小组,平时疼痛减少了百分之九,最大疼痛减轻了百分之十六。服用了安慰剂的小组在与疼痛相关的障碍等方面也减少了百分之二十九;没有服用安慰剂的小组则未经历任何变化。

Kaptchuk指出:“这些发现扭转了我们对安慰剂效应的理解。”

虽然这一发现很迷人,但该研究仍有一些不足。比如研究样本较小,持续时间太短不足以研究长期影响。我们也不清楚研究参与者们在了解了安慰剂治疗后他们身体的其它健康状况。最后,以研究人员们的话来说就是“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本文译自 Gizmodo,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5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