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0.17 , 11:00

为何纯良的瑞典却盛产圣战分子?

[-]

冰天雪地,人畜无害,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妹子吸睛,汉子白净。这基本是大部分人对于瑞典这个北欧国家的认知。还有就是瑞典也是欧洲收难民比例最多的国家,除了德国大部分难民都选择瑞典。不过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在中东外籍的伊斯兰国圣战人士,其中有300来人来自于瑞典,按人口比例说,瑞典在欧洲有最高的圣战人士比例。可以说伊斯兰国战士在这几年成了瑞典最不不光彩的一大出口产品。

BBC记者前几天在哥德堡的一个地下室采访了一位年轻的女性。她看起来和一般的西方女性没有两样,不过她有个旁人没有的身份,圣战寡妇。很多年轻女性自愿前往中东战区,和出名的圣战人士结婚,成为圣战新娘;丈夫战死后,这些新娘就成了圣战寡妇。圣战寡妇的命运大多悲惨,有可能被重新分配,或者陪葬,少部分能逃出来。BBC记者面前这位女性就是从叙利亚的拉卡逃回来的。

她回忆道,圣战新娘的生活一开始很刺激,比如隔壁□□雅兹迪妇女的声音,还有每天能看到凌迟和行刑,时常的轰炸等等,都提醒她圣战新娘的“伟大理想”。不过等她丈夫战死后,她开始注意到一些不符合教义的行为。比如之前处死约旦飞行员的时候,她就问,活活烧死一个同样信仰的年轻人符合教义吗?安拉怎么说?古兰经里面明确写了烧死人一直是不对的。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后来她的小女儿在战斗中受重伤,面上全是弹片。最后她实在受不了了,在另一个伊斯兰国人士的帮助下,她成功逃出叙利亚,在土耳其坐上飞回瑞典的飞机。

那这位圣战新娘一开始为何前往ISIS呢?

她回答,在自己狂热的时候,没考虑任何世俗、物质的东西,完全想怎样能为了自己的信仰尽快殉教,这样能最快山天堂。她的理由就这么简单。

相比瑞典其他城市,哥德堡出口着最多的圣战人士,100万居民中,至少有100多名男性女性前往中东,为了建立心中的理想国。哥德堡也是瑞典最多样化的城市,三分之一的人口有着移民背景,很多是□□,更甚者是在周边的Angered,移民已经占据70%常驻人口。Angered之所以有这么多移民,主要原因是哥德堡市中心住宅紧缺,而且Angered有专门的移民安置点。所以大部分移民被安置下来之后就在这里住下了。这群人中,还包括去年接纳的16万中东和北非难民。

[-]

和德国很多城市一样,汹涌而来的难民没有和原住民很好融合,同时警察部门也没有做好准备,所以Angered已经成为警察口中的“脆弱地带”。脆弱的意思是法律和秩序在当地没有办法有效实行,平行社区渐渐成立,警察等国家部门开始束手无策。甚至有说法说到,这些平行社会里极端原教旨派站稳脚跟,开始尝试执行伊斯兰教法。有些时候原教旨信徒在社区里集合纠察队,针对妇女“亵渎教义”的行为进行惩罚和骚扰,比如不按规矩着装,参加趴体,唱歌跳舞之类的。

如果说治安系统的不稳定已经很难过,那么教育系统的崩溃就是很棘手的了。在一些区中,三分之二的儿童15岁后就辍学,失业率高达11%。整日无所事事的少年们自然就成了极端分子们征兵的对象。教唆的过程也很套路,比如一开始以大哥、长辈的视角,劝导年轻人向善,不□□,不斗殴,参加宗教典礼洗涤心灵。之后渐渐就转换方式,说光祈祷不行呀,要为理想战斗,为安拉战斗,为了解放□□战斗。你看看你之前浪费的光阴,是不是要为安拉补偿?瑞典是好,但是物质上的稳定是不是为了精神上的升华?就这样一步步劝导,很多愣头青在亲友的影响下就慢慢走向圣战的道路。

[-]

现在Angered周围,民族问题造成的不稳定已经显而易见,毫不夸张得说,这个地方可以比作是高压锅里的大杂烩,时刻都有大爆发的危险。这种高压主要存在于第二代移民,当地称为“非北欧瑞典人”。这些二代移民的父母费劲千辛万苦,从战乱的国度来到瑞典。父辈们吃过苦,知道瑞典给他们安定的生活环境不容易,因此大都对这个国家心怀感恩。但是二代们,觉得自己的身世导致自己被排除在主流社会之外,但是又不觉得自己属于父母的祖国,这样在心理上造成一种“我是谁”的悬空感。

去年大量涌入的难民又加剧了这些社区内的冲突。相比起其他国家,瑞典难民比例是欧洲最大的。这些困难还不算,哥德堡市还在这节骨眼上消减了警察和安保开支。根据一些老警察说,差不多人员裁减了50%,有些时候在移民区的大街上都看不到警察巡逻。也不是说没了经费警察也不干事儿了,还是有很多警察,比如博思壮,在哥德堡的大街小巷里穿梭,也同时跟不同人群交流,建立信任。
[-]

□□移民在瑞典其实内部分歧很大。在哥德堡的郊区,有一座清真寺,出产了很多很多发生在中东和欧洲各地的恐怖分子,甚至索马里青年党的精神领袖Hassan Hussein在2009年还来这里参观过。另一方面,Angered最大的清真寺又是另外的景象,这里的伊玛目在三年前从叙利亚来到这里,在布道的时候一直强调要遵守瑞典法律,好好学习世俗文化,好好融入当地的社会。

除了难民带来的问题,瑞典的政治和文化也习惯性对移民不关注。尽管已经有超过300名圣战者前往中东各地,还有很多已经回到瑞典,但是瑞典一直没有对他们提出逮捕起诉啥的。而且知道今年四月份,一会才修改法律,定“意图支持恐怖行动的出国行为”是违法,还没有很清晰的法律界定。

一方面是移民的后代们迷茫的心态,很容易被极端主义洗脑,另一面是政府的反应慢,没能及时看出问题的根源和严重性。瑞典历史上就很少多文化多民族的管理经验,因此这些现象可能真正表明,瑞典必须要认真考虑自己的政策问题了。

[-]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小鱼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