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0.16 , 14:06

借助VR技术指控纳粹战犯

[-]
昔日奥斯维辛:劳动带来自由(Arbeit macht frei)

尽管针对纳粹战犯的追捕和指控已经持续了数十年,仍有很多人依旧逍遥法外。其中,就在六月份,94岁的前党卫军Reinhold Hanning就因在奥斯维辛协助谋杀17万人被定罪。但是留给我们揪出那些现存的纳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今的公诉人开始转向一项新科技来加强他们的指控力度——虚拟现实。

NBC新闻的Andy Eckhardt报道说巴伐利亚州州立刑事调查办公室(Landeskriminalamt,简称LKA)已经完成了对奥斯维辛-比克瑙集中营的数码重建工作,使得用户可以以虚拟的形式亲自参观绵延15英里的集中营周边。他们可以爬上警戒塔,参观兵营,以便查清作为营地工作人员,哪些是确实有可能没接触到的,而哪些是不可能视而不见的。

“这个模型可以在庭审中发挥作用,当嫌疑人提出抗辩,声称他们并没有见证处决过程或是作为有利一方迈入毒气室时,他们的说法将被粉碎。”Jens Rommel,德国联邦纳粹战犯调查局告诉记者。

这次重建由司法鉴定学软件开发者Ralf Breker主导,他使用了纳粹留下的详细建筑图纸来按照战时原样数字重建了集中营,包括了很多在战争尾声被盟军摧毁的部分。他的团队还在2013年实地考察了奥斯维辛以便对总体布局有更好的了解,同时扫描了剩余的栅栏,营垒以及瞭望塔。

[-]

通过将来自空中摄影和成千上万的营地档案照的信息结合,Breker得以创造悲惨的VR模拟体验,从而展示集中营在冬夏两季的场景。模拟其中甚至包括单独的树木来断定某个特定的树影是否足以阻挡某一方向的视野,还加入了当年营地中囚犯的幽灵影像。
Eckardt报道说现今的德国法庭正在审查30起来自奥斯维辛的战争罪案例以及3起德占波兰境内马伊达内克集中营的案例和8起来自斯图特霍夫当年但泽自由市集中营的案例。

这套VR软件帮助了公诉人在嫌疑人对其所知情况是否撒谎这一问题上取得了了解。“法律上,主要的问题在于意图:嫌犯是否一定知道人们被抓进毒气室或者被枪决?”Rommel告诉法新社记者Deborah Cole。“因为它能解答很多问题,所以这套模型对于调查来说是非常实用且现代化的工具。”

Cole的报道中提到,这套模型最早是在公诉人针对Johann Breyer建立案例期间推出的,他被指控在奥斯维辛串通杀害超过20万人。他在被从美国引渡回国受审之前就在2014年去世,但是这起案件催生了集中营的3D模型。在Hanning庭审期间制作者又推出了更先进的版本。现在的版本是至今为止最为精细复杂的,已经准备好在未来的庭审中发挥作用。

“德国人做事非常精细——我们得以完整复制每一栋建筑是因为我们找到了每一栋的蓝图,”Breker告诉cole。“我们的团队只调查谋杀,而且我们总是第一个赶到现场,总是会见到些非常令人不快的东西。可每天晚上从奥斯维辛回到酒店房间,我还是心力交瘁,我们每天都在和档案馆管理者合作,他给我们提供了很多令人震惊的细节。”

一旦庭审结束,LKA称他们可能将把模型借给大屠杀纪念馆或是其他研究机构。但是考虑到这套模型的高度敏感性,LKA的首要注意就是确保这套软件不会落入那些会利用它进行政治宣传和游戏开发的人手中。

本文译自 Smithsonianmag,由译者 Qua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