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0.14 , 12:02

真实而令人不安:非洲大陆的网瘾问题

[-]

在阿尔及利亚的Bachir Mentouri诊所,前来看病的网瘾者遭受了背疼和头疼的折磨。如果不让他们上网,他们就变得烦躁不安,焦虑上头,而且有时充满攻击性。网瘾者接受了心理咨询,体育锻炼,冥想以及音乐疗法进行治疗。

“他们的上瘾是真实的,有时确实令人不安,”诊所的心理学家Sihem Hemadn告诉半岛电视台。

Bachir Mentouri网瘾康复计划由阿尔及利亚政府资助,是该国也是整个非洲大陆第一家网瘾治疗机构。网瘾虽然尚未被收录进《精神障碍诊断和统计手册》之中,但是已经成为全世界研究关注的话题。

网瘾问题严重的国家通常拥有较高的互联网普及率,比如中国和韩国。但是人们开始越来越多关注非洲,这里的互联网使用率和渗透率正在以全球最快的速度增长。

[-]

David Briskham是南非一家“网瘾康复中心” Twin Rivers的临床主任,他说自从三年前开展相关治疗以来,针对戒网瘾服务的咨询有增无减。他相信整个非洲大陆的网瘾问题将会继续增长。“在这个技术时代,普罗大众都被洗脑了,相信互联网…是不可或缺的。”

非洲的网瘾数据匮乏,但是关于导致网瘾的主流观点却值得一问。网瘾在互联网渗透率和人均GDP较高的地区更加普遍,这一说法是基于“成瘾可获得性”理论的,上网越容易就意味着更高的网瘾率。但是阿尔及利亚的互联网渗透率只有33%,而韩国是80%,后者被认为拥有全世界最高的网瘾率。

Bachir Mentouri诊所的专家们观察到了其他因素。失业就是其中一个问题——该国18-24岁之间的人口约有四分之一没有工作——而且首都阿尔及尔周边尤其严重,大量无所事事的年轻人经常在网吧包夜。“网络给他们提供了在阿尔及利亚其他地方所找不到的东西:充满愉悦地逃避现实。但是他们又陷入了数字世界,”诊所专家Djamel Berkat告诉半岛台。

[-]

实际上,生活质量跟网瘾更加相关,而不是网络可用性。根基香港大学2014年的研究,网瘾率较高的国家在总体生活满意度上得分较低,而且污染水平较高,通勤时间较长,国民收入也较低。(该研究分析了31国家的网瘾实验,并没有包括非洲的网瘾数据。)

非洲国家的网瘾情况跟其他地区也有所区别。根据一项针对乌干达和纳米比亚大学生的研究,虽然他们比西方大学生上网时间少,但是他们的情感依赖和情绪变化情况更多,比如他们更愿意上网而不是出去活动。

“这说明非洲网瘾大学生的最大特色就是对互联网的强烈情感依赖,”研究第一作者,克瑞顿大学的Ravi Nath和北京大学的Leida Chen在结论中说。“非洲网民的网瘾临床诊断不应仅仅关注显性标准,比如上网时间等。”

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1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