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0.09 , 22:00

Buckfast:具有超自然破坏力的苏格兰青年“国饮”

[-]

一群法国僧人酿制的“滋补酒”是如何享誉苏格兰青年群体的?

把酒精与咖啡因混合这个主意多年来制造了无数著名饮料:自由古巴,克列特咖啡和红牛伏特加。但没有哪种混合饮料,能像Buckfast,一种被誉为“具有超自然破坏力”的酒,一般臭名昭著。

Buckfast滋补酒既不烈,只有15度,也不便宜,750ml装要大概7磅一瓶。它也算不上真正的红酒,因为它是基于Mistella,一种加了乙醇的未发酵葡萄汁。

一群为了逃脱迫害而来到英国德文郡Buckfast修道院的本笃会修士们在1880年创造了Buckfast。它在这些年间或多或少地改变了,作为一种现代饮品,它如今含有各种调味剂,防腐剂和大量的咖啡因。我曾经读到有人声称是其中的化学物质,甘油磷酸钠,磷酸氢二钾和磷酸氢二钠引起了那些特殊效果。这可能会跟那些修士们想要描绘的质朴形象大相径庭,但是这些都是正常的食品添加剂。这种酒被和同样由Mistella制成的夏朗德的皮诺酒和圣餐酒联系起来。有一个理论是它最初是因为与圣餐酒相似而被格拉斯哥的凯尔特粉们捧红的。

““都是Buckie让我这么干的”已经成为了格拉斯哥法庭袭击案庭审的经典辩词”

[-]

虽然在世界其他地方人们都很镇静地饮用Buckfast,在格拉斯哥它却成了“neds(Non Educated Delinquent,没上学的罪犯们)一族”——苏格兰版的小流氓(hooligan)的标准之选。因为neds们制造暴力犯罪并饮用Buckfast,当地出现了Buckfast本身应为罪案负责的说法。“都是Buckie让我这么干的”已经成为了格拉斯哥法庭袭击案庭审的经典辩词。Catherine Stihler,苏格兰工党议员,声称“Buckfast在全国范围内造成了难以言说的痛苦。”

我们也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状况。地方执法官Henry Fielding,《弃儿汤姆·琼斯的历史》的作者在1751年写下金酒引起了”一种新的醉酒方式“。离我们更近的是小报给英格兰足球流氓们起了个“拉格野人”的外号,好像冒泡的啤酒才是真正的问题,而不是这帮球迷们比起足球对打架更感兴趣。

[-]

目前为止,尽管面临媒体,政客和警方的重压,Buckfast修道院的修士们拒绝为他们顾客中的一小部分的犯罪行为背锅。这群修士们甚至设法在一名警官告诉一位店主不要再卖Buckfast之后取得了斯特拉斯克莱德区警方的道歉。

这酒在英格兰并不好找。我(作者)只在北伦敦的一个派对上喝过一次。我记得它尝起来有点像未稀释的利宾纳(黑加仑汁饮料)混上咳嗽药水。喝完之后我用酒瓶干翻了我的好朋友然后冲上大街狂喊“都是Buckie让我干的!”

本文译自 theguardian,由译者 Qua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