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0.08 , 20:00

人类太空扩张的新动力:宗教

[-]
众生之柱

自从人类上次踏上其他星球的土地已经过去40年,而那些通常的推动因素——国家荣誉,科学探索甚至利润——都可能还不够。而据某些专家所言,人们可能会转向信仰的帮助。

上周在华盛顿特区举办的年度火星学会大会上,在一个名叫“宙中寰宇——未来人类作为多星球物种的世界观与预想”的座谈会上,四位专家讨论了人类探索外太空的原因,包括信仰与社会因素。座谈会由火星学会的教育干事Nicole Willett主持。

小组注意到了公众思维中的宗教科学间的分歧并不总是站得住脚,而人类对于前往遥远地域的渴望其实可以被归于基本的宗教冲动。

“宗教总是因‘和科学与知识对立’遭到正当或是不正当的批评。”科幻作家及佛德汉姆大学通信与媒体学教授Paul Levinson指出。“我们应该在宗教与太空旅行相关联这个想法上多下功夫。”

Levinson注意到人类前往其他星球的太空飞行在70年代就基本终止了,很明显人们的动机不够有力。“因为我们上了月球,也打败了苏联人,动机也就消失了。”他说,科学也不足以激励人们前进了。“科学仍是动机,但它很微弱,”他补充“NASA做了尝试,但它并未真正燃起人们的激情。”

[-]

利益也被证明不够有力。“谁都想赚钱,”他说。“SpaceX有些喜忧参半的成功,Richard Branson也投了些钱,但我见不到太空舰队冲出太阳系。”

这让他思考基于好奇心的某些宗教因素可能成为一条出路。“每个有感情的生物都有同一种动机。每个人,就我所知,还有海豚,都有好奇心。我们会问我们在太空中的地位是什么。科学根本不会触碰这些问题的最深层次。”

同样是佛德汉姆大学通信与媒体学教授的Lance Strate,指出整个太空旅行事业从来就不只是科学,甚至打败苏联。“Moses Maimonides把行星当作人类和天使的中介,”他说,“所有的一切都指明了我们正寻求某些超越我们自我的东西。”

[-]

“太空计划引导了所有这些资源和劳动来把人运向我们概念中的天堂,”他补充“想想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干”

在动力之外,信仰也并不总是被太空旅行所挑战,Levinson说。他注意到福音派更容易相信罗斯维尔的外星人着陆事件。同样的,许多宗教仪式和习俗也将在太空中拥有全新的意义“如果你在火星上,那麦加又会在哪个方向呢?”

来自波鸿大学的神学家Michael Waltemathe补充道太空对宗教仪式的挑战已经被解决。马来西亚□□当局已经发表圣令来指导如何在国际空间站进行祷告——"所有的因素都被考虑到了。“(圣令中说人们可以用”家乡“时区来确定祷告时间,并且随便面向任何方向。)

北美福音派路德教会主教James Heiser,指出开普勒对其他星球上的生命本质的猜测并不与他的教义直接冲突。

当被Willett问到长期太空旅行的心理层面解释时,Waltemathe补充说在遥远地区建立隐修会的传统也可以和太空旅行捆绑在一起。“对此的神学理解是这些旅行者孤独前行是为了与超凡拥有更强大的联系”

Levinson说某些形式的宗教传统可能会变的不再重要,因为太空旅行中的天文标记——日升日落,月相等都不复存在。这反而可能会使人的信仰有增强效果,他说。“他们会明白这些仪式并非必需,从而可以静下心来审视信仰的本质——这也正是我们在这个宇宙中所做的。”

本文译自 Livescience,由译者 Qua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9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