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0.03 , 17:11

两边都讨厌的时候怎么投票呢?

[-]

行为科学家已经研究了决策(包括投票)几十年。然而研究人员往往会给调查对象至少一个有吸引力的选项。

这就让人不禁好奇:万一投票者觉得所有选项都很烂怎么办?他们是会回归到党派选择上,还是干脆扔个硬币?这个问题尤其符合时宜,因为目前的总统选举中,两只领头羊都有着空前的低支持率

我们(原作者Tatiana Sokolova和Aradhna Krishna)做了实验以解答该问题,发现在所有选项都很烂时,人们会倾向于用“拒绝某些讨厌选项”的方式投票,而不是“选择最不讨厌的”。

假设有两个都很恶心的候选人,Tilly和Ron。面对两难处境,投票者更有可能因为讨厌其中一个人而去选另一个,比如因为讨厌Ron而选择Tilly,而不是主动地选择Tilly。虽然结果没区别,但思考过程是迥然不同的。我们称之为“拒绝式决策”。

在我们即将发表在Journal of Consumer Research上的研究中,我们复现了一个经典的研究,称为“亚洲疾病问题”(Asian disease problem)。我们发现拒绝式决策更加深思熟虑,更不容易被情绪化、表面化的信息左右。

在亚洲疾病问题的经典模式中,人们要在两个对抗某种罕见亚洲疾病的方案中选择一个:方案A的结果是确定的,方案B则有一定风险。当初的研究表明,人们的选择依赖于选项的描述方式。

当研究人员给出如下描述:(A)“600人中有200人会得到拯救”;(B)“有三分之一的可能性600人全部得到拯救,和三分之二的可能性所有人都无法得到拯救”,调查对象中的72%选择了方案A,28%选择了方案B。当描述变化为:(A)“600人中有400人会死亡”;(B)“有三分之二的可能性600人全部死亡,和三分之一的可能性无人死亡”,78%的人选择了更高风险的方案B。这是因为人们倾向于选择情绪化的重点信息,如“拯救”和“死亡”。

[-]

我们重新考虑该问题以探究:当调查对象以拒绝而非偏好方式做选择时会如何。人们会更少地受到吸引眼球的词语,如“拯救”和“死亡”,的影响吗?

当我们询问调查对象想拒绝哪个方案时,他们的选择更少地受到情绪化词语的影响。在第一种描述下,48%的人选择了方案A,而在第二种描述下,43%的人选择了方案B。换言之,两种方案的选择人数差不多,无论在描述中是否使用了词语“拯救”或“死亡”。

这一研究表明,如果人们采取拒绝的方式投票,候选人信口开河的影响力也会更弱一些。

本文译自 RealClearScience,由译者 卤鸡爪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