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0.02 , 17:41

是直男也要远离异性:MGTOW“米格道”运动

[-]

几周前,我(原作者C. Brain Smith)联系上了Man Going Their Own Way网站的主编,想采访这个叫做@Keymaster的男子。我以为这个以“不惜代价保护男性至高主权”的圈子会对man-cave男人游戏窝之类的话题有兴趣。

我错了。

“Bullshit!我们强烈谴责man-cave的概念。男人想要个自己打电玩的房间还需要妻子的许可?多么委屈自己。做什么事都向妻子道歉的人应该把自己关在家里再也别出来。”

MGTOW是一场全球社会风潮。这个缩写的发音并不统一,但至少我接触过的人都把MG念成“mig”米格,TOW念作“tao”道,即中国文化中的终极真理。“米格道”的字面意义指的是“走自己路的男人们”(Man Going Their Own Way),单数“走自己路的男人”为MGHOW“米格豪”。日本人认为极端的“草食男”也会走向MGTOW。

参与MGTOW的人均为选择尽一切可能在法律和情感上彻底远离女性的异性恋男性。一位MGHOW视自我权利为至尊,相信只有他有资格选择自己的人生走向。他拒绝按照传统风俗向女性妥协,他相信社会和异性都对自己怀有敌意。

[-]
“Keymaster 男”与“Gatekeeper女”对立。有人认为女性是锁眼,只有男性有钥匙。(mgtow.com)

一些MGTOW许下了独身的誓词:“看那数千万剥削男性的□□没杰宝用之后怎么嚣张”。有的只与性工作者发生□□:“□□是唯一不虚伪的女人”。另一些则与大把女性睡觉,但拒绝许下婚约:“就算一个男的一生中只有三个情人,他也要爽过死守初爱的祖宗”。

主流媒体报道MGTOW的时候一般持着嘲讽的口吻。比如在VICE去年的文章《这群直男说他们不要女人》配了下面这张照片:一个肥胖男子身着DIY的英雄制服,在女性主义者大会外面举牌示威——“女权是无性欲女人的庇护所”。

[-]
“米格道来临请注意”。(mgtow.com)

美国著名搭讪艺术家Roosh Varek曾在自己的网站上写道,MGTOW是个“猥琐男的□瑟党”(creepy cult of male loserdom),说他们“拒绝承认人类的基本天性”。其它人直接说这是个成天只会玩游戏开车的宅男邪教。不管定义如何,Google搜索数据表明了这项运动正在扩张 。

大部分MGTOW口头挂着“zero fucks given”,认为他们选择的是一种哲理而不是一场运动。与试图改变社会的男权主义者不同,MGTOW为他们的狭隘刻薄感到骄傲。他们抵制婚姻,拒绝抚养后代,像群鸵鸟一样挺胸面对社会上种种唾骂。

[-]
“狗是男人最好的朋友”。(mgtow.com)

另一位名为@Smitty_the_Great_One的MGHOW则给了我个更有攻击性的介绍:“MGTOW是这场性别战争中的越共。男权主义者不喜欢我们,是因为我们拒绝当必败者的炮灰。搭讪艺术家讨厌我们,是因为他们赚不到我们的钱。女权主义者憎恶我们,是因为我们不屑于还手。女性厌恶我们,是因为她们渴望的东西我们不让她们拿到。”

让他们成为MGTOW的原因因人而异,有些人的初心似乎也特别原始。混在他们圈子里的过去三周,我感觉我是回到了6年纪的暑假——不羁、随意、没脾气,似乎每个贝塔都以为自己是大佬。@RASman得意地描绘道:

他们——“你住在地下室,日夜玩游戏看破恩!”

MGTOW——“我的手柄要换电池。”

他们——“你要有点男人的样子!”

MGTOW——“才不。”

他们——“你很自私!”

MGTOW——“对的。”

这个幼稚的样子似乎和川普的男粉丝有点像。这两拨人都希望自己的地位提升,认为自己感到失落都是因为其它团体的错。他们都认为媒体图谋不轨,并从辱骂中获得快乐。我试图采访他们的时候,他们要不就是以及其鄙夷的目光看我,要不就是直接来句“go fuck yourself”。

@Old_Sage反问我:“你觉得这些 ‘走自己路的男人’想接受采访吗?”@RASman提醒我:“我们已经说了我们‘走自己的路’,我们拒绝跟随任何现有的思想与行为。如果想认真采访,你得采访16000人中的每个人。”

[-]
“美利坚男神,2013 vs 1943”。(mgtow.com)

@Keymaster肯定了他们的个性:一个MGHOW想在森林里搭间木屋与世隔绝的时候,另一个打算带着0个妻子9个女朋友与20个孩子去泰国生活。一个准备通过代孕当父亲并拒绝当丈夫的时候,另一个潜伏入了正常的城市生活并排除跟异性同居的可能。

MGTOW的高速发展要得益于他们“无组织反抗”的政策——志同道合但不凝聚成统一的组织。比如@Keymaster虽然操纵着mgtow.com,他与有着15000+成员的/r/MGTOW没有一点关系,更不认识无数社交网络小组以及其他语言的独立网站。

这让MGTOW的发展变得难以预计。华盛顿大学的社会学教师Sarah Diefendorf表示,她相信MGTOW认为这整个社会都在讨好女人,并且社会上有太多刻意展现雄性气概来吸引女人的贱男。她解释道:“MGTOW高傲地把自己当作‘被忽视的好人’。”他们直接躲开女性和帅哥,懒得自己用力去寻回社会上男人的特权。

近乎所有的MGTOW都认为自己遭受过的不幸来自于女性中心主义(gynocentrism)对男人的系统性压制。他们对这几个现象尤其愤愤不平:

女性主义者双重标准:“她们说女人在性的方面是开放并应被爱护的,男人是粗暴并应受压制的。”

虚假□□指控:“几分钟内就结束的□□无法对女性造成伤害,虚假指控别人□□反而会给女性带来更严重的危害。”

涉及家庭的法律不公:“尽管说了那么多性别平等,数据显示,法院对家庭关系的判决严重倾向女方打压男方。”

以及——女司机最危险:“你想让女人学会安全驾驶?赶紧把车开走!扔掉她手机把后视镜涂上油漆的也行!”

现代社会中,许多女性也认为男性正在受到不公的待遇。法医心理学家,保守派博主Helen Smith曾在她所著书的前言中写道:“在今天的文化中,女性主义寻找的是女性特权,我相信男人受到的歧视和女性受到的歧视一样严重。”她也指出了法庭审判的问题。明尼苏达州最高法院的一份调查显示,在对抚养权归属的审判中,56%的男女法官认为“无论如何幼儿应属于母亲”。94%的男律师和84%的女律师都曾感到过法官对男方的偏见。离婚后的男方自杀率是女方的8倍……

[-]
“为女人剪掉胡子的他一无所有。”(mgtow.com)

美国西方学院社会学副教授Lisa Wade对此表示,当女性在社会中地位提升到让一些男性不自在的程度的时候,婚姻关系也成为了女性权力膨胀到一个表现。“MGTOW体现了有的人认为社会已经变得过度女性化,他们就直接离开,无意改变现状。”

Wade补充说:“我们在工作的场所经常能看到女性排挤男性的情况:一个职业有女性进入,就有男性离开”。比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世界上所有的空乘人员均为男性。直到美联航在1930年雇佣了一位名叫Ellen Church的女护士开启先河。到了1936年,女性已经彻底占领了这个职业。拉拉队行业也是类似。19世纪中期至20世纪早期,美国只有男拉拉队员。但当男人都去打二战的时候,人们发现女拉拉队员似乎更好。自那以后就鲜有年轻男子加入拉拉队。

[-]
“国际婚姻标志”。(mgtow.com)

有的人指出,摒弃女权的MGTOW正在重复女权过去50年来的所作所为——声称婚姻不好,自己不应该结婚。作家Matt Forney曾写道,“在70年代,Andrea Dworkin等极端女权主义者曾试图掀起‘政治女同主义’(political lesbianism),即无论性向,女权主义者只应与女性发生关系……如果有的MIGTOW哪天提出‘政治男同主义’(political homosexuality),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Keymaster认为这些说法是一派胡言:“你必须研究清楚MGTOW的历史才有资格说这说那。MGTOW做的事在‘女权’出现很久以前就有了,也从来没变。”

介于美国可能会迎接来第一位女总统,我问MGTOW会不会支持希拉里。他回答:“那是不可能的。首先她不是一个正直的人,MGTOW很重视人品的正直。但MGTOW也不会支持川普。投票是选择自己的领导人,投给一个人就是在说我-想-让-你-统-治-我。MGTOW抵制投票给-任-何-政-府!”

我没意料到会听见这么一声的孤僻的呐喊。

[-]
(画师:Dave van Patten)

在Wade眼里,这些人的态度不过是对传统的叛逆:“MGTOW追求的不仅是断绝与女性的关系,他们在呼唤一种特殊的,历史上从未见过的男人个性。他们的反面是爱家爱国的成熟男性:‘我要为了妻儿努力工作’或‘我要当一个明知的君主’。他们远离并摒弃了人们最熟悉与习惯的男性品格。”

本文译自 Wearemel,由译者 zzjeff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9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