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10.01 , 01:53

在19世纪,蓝色曾被认为包治百病

[-]
近来,蓝光特别不受待见:蓝光的特殊波长会妨碍体内褪黑素的分泌,这种激素有助睡眠,还能调节生理节律。褪黑素分泌得少,会让人更容易长胖,患癌风险也会增加,还会引发其他健康问题。(所以,科学家才建议睡觉前远离电脑和手机屏幕,这些设备都会发出蓝光。)

但就像床虱、水蛭和鸦片一样,蓝光也曾被医学界奉为圭臬。这些谎言现在都被戳穿了,但人们确实曾经认为蓝光能够治愈几乎所有疾病。据Mental Floss本周报导,蓝光的治疗作用是由19世纪的Augustus J. Pleasanton提出的,他确信,在温室和畜棚中使用蓝色玻璃能保证庄稼和牲口健康成长。1877年,他将自己的观点写成了一本书,书的全称是《阳光中的蓝光及天空中的蓝色的作用:帮助动植物生长;捕捉疾病,治疗人与家畜的急慢性疾病》(The Influence of the Blue Ray of the Sunlight and of the Blue Color of the Sky, in Developing Animal and Vegetable Life; in Arresting Disease and in Restoring Health in Acute and Chronic Disorders to Human and Domestic Animals.)

如果Pleasanton的书在今天出版,人们一定会说他的标题太过夸张。但当时他的书却轰动一时。据Mental Floss报导,在他出书后不久,“蓝色玻璃随处可见,人们不仅将其用于农业,住宅、医院里也都是蓝色玻璃,蓝色玻璃甚至还被用到日用品中。1877年,麻省的一家公司每天生产的蓝色玻璃达3000平方英尺。”

[-]
Augustus J. Pleasanton的书

不过,这股“蓝色玻璃热”却没有持续多长时间:还是在1877年,《波士顿内外科杂志》发表文章驳斥了蓝光包治百病的观点,称只有一种例外:对于仍然相信它伟大力量的人确实能起到安慰效果。杂志称,“既然民众都对蓝色玻璃如此迷信,总是质疑新疗法的疑病患者不妨在使用蓝色玻璃前先把蓝色的药丸吃下去。”

现代研究也提出了一种例外情况:蓝色的装修虽然不能包治百病,但的确能够使人感到平静。但无论如何,去看蓝色的海洋总是比盯着一块人工着色的蓝玻璃更好的体验。

本文译自 nymag,由译者 蛋奶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