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9.30 , 09:30

一百年前就有人担心科技会破坏人际关系了

[-]
如果时光倒流一百多年,我们可以看见这样的场景:许多人坐在台下专注地听演讲者讲解时尚减肥产品,尽管这些产品会遭到医生怀疑;人们对自己的排便情况非常在意;他们紧张地安排工作日日程,生怕浪费每一秒钟;由于太过忙碌,许多人感到精疲力竭,试图通过独处给自己充电......

这应该很眼熟。

事实上,即使是现代人称之为“时代新思潮”的东西也并不新鲜,以前它们也曾存在。一个多世纪以前,纽约某杂志的封面故事就曾讨论过科技导致的“分心病”对人们现实交际能力造成的伤害。英国《Punch》杂志也出品过一幅漫画,哀叹的同样是科技造成的冷漠。

Public Domain Review最近的帖子又将这幅漫画挖了出来。漫画发表于1906年,是对1907年的一则预言。漫画中的文字写道,“这两个人彼此之间没有交流。女士收到了一则求爱信息(Amatory message),而绅士收到的是赛马的结果。”
[-]

看,现代也有人曾跟漫画中的夫妇一样——你忙着看球赛的结果,她忙着跟更有趣的人互发信息。Public Domain Review的帖子写道:“将图中的‘无线电报’替换成智能手机,画上现代点的裙子,《Punch》杂志这幅1906年的漫画画的完全就是110年后的今天。” P个S:“求爱信息”(Amatory message)只是“□□短信”(sexting)过去的叫法。

现代人忧虑的事情原来也没有那么“现代”,这就有趣了。几个月前牛津大学历史学家Melissa Dickson几个月前在the Conversation上发表了文章,称科技一直与人们的恐惧相伴而生:

“19世纪末期的几十年里,人们一直认为,电话会让耳朵变聋,伦敦地铁里也含有使人窒息的硫磺气体。当时的这些新发明取代了之前的技术发明,而之前这些技术发明在刚被引进时也同样引起了人们的不安。柏拉图的口头教导变写成文字时,他也曾非常担忧,怕文字会导致人们的记忆力下降。”

未来,如果我们能够通过大脑内置的微小芯片于其他人进行无声交流,许多人也将默默地哀叹口头语言的消亡。

本文译自 nymag,由译者 蛋奶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