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9.26 , 17:27

好奇心可以拯救偏见

[-]
如果说自由派和保守派有什么共性,那么大概就是他们的思想都一样封闭。双方都会扭曲事实以迎合自己的世界观,跟网络愤青一个样。心理学家将这种现象称为政治动机的推理(politically motivated reasoning, 即PMR)。2012年,耶鲁大学研究者Dan M. Kahan发现,PMR在左右翼人士中出现的概率是一样的,而这些人中最思想深刻的也最有可能扭曲事实以迎合自己的观点。但Kahan在他最新的研究中发现,拥有一定特质的人能够战胜PMR,而这种特质就是好奇心。

Kahan及其同事在研究过程中采用了两份测试题。第一份测试题用于评估参与者的科学知识背景,非常具有参考性;这份试题考察了参与者对科学知识和科研过程的了解程度。第二份试题用于评估人们的科学好奇心。试题的设计非常机智:为了避免参与者为迎合别人而选择答案,该试题被做成了关于“社会营销”的调查。他们需要选择阅读某种新内容,内容设计了体育、政治和科学。选择阅读科学文的参与者的科学好奇心得分会更高。

第一项测试与Kahan之前的研究结果相呼应,自由派和保守派人士的测试结果两极分化严重,在受教育情况良好的人中尤其明显。但“科学好奇心”的测试结果却完全不同:不论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对“水力压裂”话题更感兴趣的人好奇心更强。在后续实验中,研究者让全体参与者阅读故事,这些故事有的结尾出乎意料,有的则没有意外。结果发现,不论政见左右,读到意外结尾时,好奇心更强的参与者会更喜欢该故事。

[-]
Kahan及其同事认为,好奇心才是未来两党合作的基石。他们写道,“从这一点看,一个人如果喜欢科学新闻带来的惊奇感,且在发现世界并非如自己所想时感到愉快,那么在看待政治新闻时,他不但不会丢失这一特性,反倒会充分享受这一切。在有争议的问题上,即使有些信息与预想不一致,他们也会充分做好准备。”研究者分析道,正是由于这一点,好奇心强的人比好奇心弱的人思想更开放,更容易注意到有用的证据,他们的眼里不会只有自己的世界观。我们可以修正一下马克·吐温的金句“旅行可以破除偏见”(Travel is fatal to prejudice):好奇心或许不会完全消除偏见,但至少能对它造成重创。

本文译自 nymag,由译者 蛋奶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