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9.25 , 18:19

游戏玩家胜出:通过游戏绘制出更准确的蛋白质模型

# noahlin 投递译稿:

游戏玩家们通过玩一款以科学基础的网络游戏Foldit,在得到同等的生物化学数据的条件下,打败了受过训练的科学家,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特定蛋白质的准确模型。

[-]

比赛的组织方表示这个结果证明了游戏玩家,或者说平民科学家(citizen scientists ,译者认为这个词可能会被认为是民科,但是含义有区别,毕竟 citizen scientists 有做出成果来)能够对那些曾对公众封闭的领域产生重大的影响,并且这种游戏方式可以是一个很好的吸引更多人对科学研究兴趣的方法。

“这说明任何有着立体空间感的人,包括游戏玩家,可以完成过去只有科学家才能做的事情,而且以这种方式,他们可以帮助科研进步。”这一研究的合作作者,密歇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詹姆斯 巴德威尔(James Bardwell)说道。

这个比赛圈出469名 Foldit 玩家、两位经过高度训练的结晶学专家、两个计算机算法和61只使用计算机建模程序的大学相互竞技,看谁能够通过翻译电子密度图,准确地建立 YPL067C 蛋白质的模型。

最终,游戏玩家们联合起来,经历蛋白质建模中痛苦的试错,拔得头魁,建立了最准确的版本。

组织比赛的研究者总结认为,高度的合作和团结是他们成功的原因。

“我们认为这是一件大事,因为翻译电子密度图是一个极度需要精力且极度容易出错的过程,而我们可以看出从茫茫大众中出来的 Foldit 玩家们能够做一样好,甚至更好,相比于经过专业训练的结晶学者。”组织方成员,华盛顿大学(the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的布莱恩 柯尼(Brian Koepnick)说道。

组织方表示比赛的结果说明游戏可能是一个有效的方法,来教育学生有关蛋白质建模的知识,因为比起传统的学习方式,这让这些费时的过程更有趣,更鼓励合作。

“我能看出玩家们从玩这个游戏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关于蛋白质的知识,”合作作者,密歇根大学的斯考特 霍伦维茨(Scott Horowitz)说,“我们花费一周又一周的时间想要把这些塞进学生的大脑,但是 Foldit 玩家自然而然就学会了,因为这个很有趣。”

更酷的是,组织方说游戏玩家们可能还发现了一种新的蛋白质,可能控制斑块的形成,这在深入研究后可能引出对于阿兹海默症的更深入的理解。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研究者向平民科学界寻求帮助了。今年4月,一组英国的研究者在在南极安装了75个摄像头,让公众帮忙观察一群可爱的企鹅,看看气候变化如何影响它们。

还有在8月,一队英国天文学家组织了大约4500个平民科学家来分析气候数据,看看日偏食对天气的影响。

能够向公众求助是一个有益的事,因为这允许研究者有一个大得多的、更注重细节的团队与他们协作。而且,这总有益于吸引民众对科学研究的关注。

新发现已经发表在《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