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9.22 , 12:00

专门负责清理命案现场的「扫地僧」

[-]

墨西哥有着全世界最高的谋杀犯罪率,不过大家有没有想过,等警察和刑侦部门撤离命案现场后,谁来清洗这些血淋淋的房间呢?唐纳文·塔夫拉是这个国家的首位专业命案清理人员,而他的扫地史起源于他12岁的一次经历。

下文为唐纳文的自述:

谁清理凶杀现场?没人清理呀,都是自家人干自家事。如果命案发生在公共区域,比如大街上,等尸体运走后,血迹会在街上留下好久。我第一次看到谋杀事件是12岁的时候。一天早上,我听说有人在我们公寓门口的大街上被杀了。我们一家人出去看,那场景真的记忆犹新,现场都是喷溅的血迹,暴力迹象明显,死者还没有穿上衣。不过我注意到一条血迹沿着街道流下去,我没有觉得可怕,只是开始觉得好奇。

我们等着警察和刑侦吧把尸体运走,然后又等着人来清洗血迹,结果没人。最后因为血迹开始流向我们家了,我妈妈才不得不接水管把血迹洗掉。我问妈妈,就没有人专门来洗地吗?她没回答,我有问了很多次。后来老爸回家,我问老爸,老爸也不理我。被纠缠几天,老爸训斥我别理这些事。

我当然不满意,所以我想自己调查怎么有效清洗留下的血迹,因为我对血液真的很好奇。我去了图书馆,找了一本给小孩的医学书,觉得太简单太宽泛了。然后我又开始看法医学的书籍,里面渐渐讲到人的死亡过程,以及尸体在死亡后的变化之类的,我觉得很有意思,学到了很多。

[-]

我一直觉得必须有人来专门做这门清洗的工作。首先谋杀不是一般事件,谋杀的血迹喷溅会很多,而且血迹如果不好好清理,会滋生很多病原体,且不包括本身血液里携带的病毒之类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从17岁就开始试验。当时我去找了很多屠宰场,要回来很多牛肝牛骨,在家里一点一点试验如何有效清理这些血淋淋的痕迹。经过很多年的试验和学习,我发明了差不多300多种清理血迹和其他痕迹的方法,有些我因为我学过生物,一开始就很有效,大部分我得一点一点改进。这差不多就是我怎么慢慢成为本国首位犯罪现场扫地僧。

根据我的经验,不同环境清理血迹时,需要的方式也很不一样。血迹附着的材质,比如车内,床上和个人物品上,就是一个很大的考虑点。也要考虑这个死者的死因。一个在浴室里死了一星期的现场,清理起来就比较费事;吊死的人,在重力作用下,□□和粪便的堆积也要考虑在内。所以在进入现场前,我要知道很多信息,像死亡原因,尸□□置,死者有否患病之类的,我才能事先安排好。

我一般是等大家都完事儿了,最后一个进入现场的,很多时候我是等家属举办完葬礼再进去。因为我的工作给了家属一个了结,比如清理掉伤心的痕迹,所以很多时候家属看我的工作当做一种慰藉,跟我唠嗑,跟我说死者之前的事情。一开始我会动情,跟着一起流泪啥的,后来我只是听,同时继续我的本职工作。我喜欢带着耳机,听着音乐干货,因为音乐帮我集中精神。我一般听瓦格纳的《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铁娘子的《魔鬼数字》和黑色安息日的《paranoid》。瓦格纳的歌剧帮我镇定,同时心理上准备好。进入现场操家伙后,我就开始听铁娘子和黑色安息日的摇滚了。

[-]

因为我工作的特殊性,我必须要等当局发出指示,说所有刑侦工作结束,证据采集完成外部人员允许进入现场。没有这张指示许可,我不会开工。灰色事件其实发生或很多次,我接到电话说要清理现场,我问有没有许可,他们说没有。他们说来清理好处大大的有,皇军不缺粮。我说没许可我不开工,他们就挂电话了。可能他们是刚刚犯事儿的罪犯,也有可能是恶作剧吧,我不知道。

[-]

话又说回来,想想这些要我来清理的家属,在等我之前肯定经历很多难以想象的折磨。从发现尸体到我清理结束,他们不得不一直和这些血迹住在一起,有些时候场景惨不忍睹,还味道大。我知道你们想问我最惨的经历是什么。那次是我去墨西哥城清理一家四口惨案,他们都是被捅死的。墙壁上,地上桌子上全是挣扎和反抗的血迹。我花了10小时才全部清理完毕,到最后连指纹都没有留下,可以说新来的人都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因此我清理完成后,打开窗户,阳光照进来,味道散开,家属看到新的场景,心情也会变得好些。有时家属看到场景被恢复,会再次流泪。这次我知道很多是因为心中负担稍稍解除,也有欣慰。痕迹不见了,亲人被害的事实可以从生活的一部分,降级成自己的回忆,不用一直直面面对。是,人死不能复生,可生者还要继续。

作为个人,我一直觉得我要成一个法医,不知道怎么开始这样一种职业。现在这个工作看起来很糟糕,但是还是要有人做的。

#小编注:想起一部好莱坞电影《阳光清洗》,讲述也是类似职业,女主是两位女性清洁人员。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小鱼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2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