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9.12 , 14:22

我们为什么仍然需要公共澡堂?

[-]

在历史上的许多地区,洗澡都是一种公共行为。在古代亚洲,这多是一种宗教仪式,人们认为这对身体和心灵有治疗作用。在希腊,洗澡与自我表达、歌舞和运动相关。在罗马,澡堂是中心公共场所,人们甚至可以在那里吃饭、锻炼、谈论政治。

但现代的公共澡堂很少见。在日本、瑞典和土耳其,公共澡堂还是社会生活的重要部分。但在大城市,特别是英语文化圈内,这种文化基本上销声匿迹了。一个人洗澡方便又迅速,洗澡成了私人的事情。

公共澡堂消失是社会变化的重要标志,给人们带来了诸多好处,如商品和服务的快速流通等,但也让人们变得更加孤独、冷漠,诸多心理疾病也因此滋生。20世纪的社会学家用“城市异化”(urban alienation)来形容这种情况,如今,这个词已经被用滥了。

[-]

要改变现状,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让公共澡堂回归人类社会。世界上的澡堂并不都是一样的。日本澡堂(sento)对卫生有着严苛的要求,跟维多利亚时期英国肮脏污秽的澡堂有着天壤之别。匈牙利通常有几层楼高的大浴场(fürdő),跟美国土著狭窄的蒸汽浴室(lakȟóta)也有着本质区别。但共同点是,这些澡堂将人们通过直接的身体接触聚集到了一起。这种人与人之间的亲近正是现代社会所缺乏的。

将澡堂重新引进我们生活,或许是一种解决现代大城市孤独现象的办法。这不是奢华的温泉或沙龙,也不像国际大都市中的同性澡堂。这是一种廉价且多功能的场所。

许多现代人练习瑜伽和冥想,为的是在窒息的都市生活中仍能感受到身体的存在。澡堂不仅有相似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它能将人类相互联结起来。日本人将此称为“裸露的联结”(hadaka no tsukiai),也就是“肌肤之亲”。

原理是这样的:身旁他人的存在,包括他们的身体存在,能够让我们更多地感受到自我的存在。有了澡堂,人们对于彼此不再只是匆匆过客,不再只是如数据一般的存在,而是真正的人。

古罗马澡堂是一个不同地位、不同种族的人都可以去的地方。即使罗马皇帝也会在士兵和奴隶的陪同下与人民共浴,这对罗马社会的维系有着重大意义。与他人的身体接触也能让我们不被媒体所塑造的完美形象欺骗,让我们更加了解自己的身体。

[-]

如果只能在影视作品或者是□□影片中看到裸体,人们很容易对不完美的身体反感。而澡堂能够重新塑造人们对“正常的身体”的概念。

通过结合不同历史时期澡堂的优点,现代澡堂或许可以成为一个这样的地方:既是图书馆、又是演出场所,可以开展哲学辩论,可以举办象棋比赛,可以像摩洛哥澡堂一样配有花园或绿地,城市居民可以在此与自然动植物接触。

这对政治和经济也有好处。去年在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许多国家答应逐渐淘汰燃气锅炉,代之以更环保的工具。尽管燃气锅炉产生的污染不像汽车和飞机那么大,但独立洗澡会造成更大的燃料消耗。而太阳能的公共澡堂能够很大程度上减轻环境污染。

如果认为这仅仅是为了怀旧,那就大错特错了。公共沐浴应该是人们的普遍需要,不仅仅只是出于卫生需求。重新引进公共澡堂有着实用性的价值,同时也是人类的一种基本需要。

(原文作者是Jamie Mackay)

本文译自 aeon,由译者 蛋奶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7
赞一个 (2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