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9.09 , 19:00

打击犯罪的英雄:照亮「暗网」的男人

[-]
2010年,Chris White在阿富汗。

2010年9月,White前往喀布尔指挥所外围的一个基地。他将作为一个秘密智囊小组的一员辅助对抗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摧毁他们加密的线上资金流并从精神层面战胜阿富汗人。

很难想象在仅仅几周前,White才只不过是一个看起来相当年轻的哈佛的博士后,打算在剑桥度过美好的夏天。直升机和战场与他八竿子打不着;等待他的是广场上的拿铁咖啡和攀岩。而学校方那边,他正在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研究大数据、统计和机器学习的交叉,并将取得一份颇有声望的研究职位。他已经傲立在学术潮头,满心期待这样的生活永远持续——成为教授,建立实验室,然后一辈子不停地从象牙塔里生产白花花的论文。

但那时导师叫他参加DARPA的一个周末会议。DARPA全称美国国防先进研究计划署,是国防部的科学创新部门,在那里诞生了仿生外骨骼、夜视、M16、橙剂、GPS、隐身技术、气象卫星和互联网。DARPA的项目汇集了智力精英、突破性的想法和政府大手笔的资助。

White很不情愿地去了,以为会见到PPT、招聘演讲和“可能有若干DARPA大概会问的理论问题——你懂的,比如问我们能不能搞个大激光啥的,”White说道。然而,他见到的是一份军方高层的世界战争简报。他了解到世界上存在着黑暗势力:他们野蛮无比,却又有着严密的组织和策略。他们杀人、搞恐怖活动、扩张并取得胜利。他还了解到利用大数据有可能对抗那些势力,而他的祖国想尽快抓住这一线战机。

[-]

我对战争一无所知,他心想。White从未在实际操作的角度了解过战争。而如今,实际的战争越来越需要研究庞大的原始而且似乎互不关联的数据,以挖掘出敌人的计划和政策。

White加入了一个名为Nexus 7的DARPA项目团队。近十年来,美国军方一直在收集阿富汗的情报:GPS卫星、移动电话记录、战场报告、电子财务数据流、监控摄像头、境外窃听以及所有当地的在线社交网络的海量数据。虽然情报有用,但它们就像一个垃圾场。美国无法从中获知阿富汗的居民想要什么,需要什么。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DARPA派遣了White及十几个其他极客混入战斗部队,发掘这些情报的更多价值。有些极客把卫星和地面监控摄像头的数据结合以绘制出交通状况(堵塞意味着附近有塔利班的检查站或自制炸弹)。White团队的任务是追踪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电子财务记录。

塔利班和基地组织供奉安拉之名,然而却愈发趋向于犯罪组织,不再奉行宗教而信奉金钱。钱买来子弹和炸弹,维持军队和居民间关系,换取情报和庇护,购买交通工具和燃料,实行贿赂并收买人心。正如任何其他犯罪组织一样,大部分钱来自于犯罪活动,包括盗窃以及武器、□□走私和日益增多的绑架勒索、奴隶和□□易。过去他们的交易潜藏在合法企业的背后,但越来越多的此类犯罪活动开始走暗黑网络的渠道。比特币交易和加密账户为他们提供了更多的方便。

White团队的数据挖掘工具专为此而研发,并且大获成功。在行动结束后,White因此受到了表彰。可惜这一切也让他付出了不得不从哈佛退学和丢了女票的代价。不过,改变最大的是他看待世界的角度。战争结束了,但他觉得自己的工作还没有结束。

[-]

White带着工具和经验回到祖国。极客们将可以利用这些工具改革犯罪调查工作,帮助记者获取大量绝密资料,并揭开充斥□□、枪支、非法比特币甚至人□□易的暗黑网络。将来某一天,他们甚至可能开辟一条更加开放的民主道路。

White带回来的东西后来发展成了一个超过5千万美元规模、暂定为期3年的软件项目,旨在为大众提供发掘和理解互联网更深层数据的途径。他们称之为Memex。White专注于测试Memex在人口贩卖问题上的应用。

“这些问题,既有趣又很重要,”他笑着说道。一束光芒照进了黑暗深处。

本文译自 Popular Science,由译者 卤鸡爪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