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9.08 , 11:00

全球第一顿CRISPR魔改版意面

[-]
意式干面条,瑞士甜菜,豌豆,芝士,洋葱和CRISPR改版卷心菜

#小编注,原文通篇都是cabbage(卷心菜),可是从图片中看起来应该是某种青菜。

一位生物学教授和一位记者,他们都来自瑞典,刚刚吃了全球第一顿用CRISPR魔改过的饭菜。两人吃的是卷心菜炒意面,只有卷心菜是被基因改造过的。饭菜美味就不说了,其本身的寓意则更加令人回味。

到底是不是转基因

Stefan Jansson是瑞典于默奥大学的生物学家,他种植了卷心菜,也是这顿饭的主人。他在自己的小花园里栽培并养育了这些卷心菜,然后邀请本地记者Gustaf Klarin共进晚餐。

“我们愉快地发现这顿饭菜非常美味,”Jansson写到。“我们俩都大快朵颐。Gustaf甚至认为卷心菜是世界上味道最好的蔬菜。我表示同意。”

为了修改卷心菜,Jansson使用了CRISPR-Cas9——这种基因组编辑工具在科学界一石激起千层浪,因为它比之前任何基因编辑工具更快捷、更廉价、更精确。它的工作原理大致如下:这种叫做Cas9的酶作为「分子剪刀」,可以将基因组中某个位置上的两串DNA剪掉,从而那块DNA可以被增加或去除。通过CRISPR,科学家可以清除导致疾病的基因变异。这个工具还能用来给人类胚胎增加基因,从而使婴儿更加健康或者增强认知能力。因此围绕CRISPR的使用和监管存在大量伦理方面的争议。

Jansson所做的就是用CRISPR去掉了一小部分卷心菜DNA,该部分基因为一种叫做PsbS的蛋白质指定遗传密码,Jansso认为它是“光合作用的安全阀”。

这是人类首次在实验室之外种植基因编辑过的的植物。为了做到这一点,Jansson做了大量说服工作,但最终还是钻了体系的漏洞。显然他的魔改版卷心菜并不算转基因,因为它里面没有任何外来DNA,而欧盟对转基因的定义是要有外来DNA,所以他的卷心菜不受欧盟监管。于是他就在后院种起来了。不仅于此,Jansson声称“这一基因变化也会自然发生,不需要我们这样刻意去修改。”

“即使这种作物被视作转基因,你也无法证明种植者犯法了,因为你不能证明他做了修改。这好比检察官需必须证明犯罪已经发生了,才能指控他人犯罪,”Jansson补充说。

以下就是他从种植到下厨的全程:

[-]

[-]

[-]

[-]

[-]

[-]

本文译自 zmescience,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2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