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9.04 , 20:00

当一个有钱人,为何运气如此重要?

当Robert Frank的心跳骤停的时候,他正于那个寒冷的周六早晨0在纽约Ithaca市打网球。但有人给他注射了强心剂,两周后,Frank又回到了网球场。

[-]

怎么会这么及时呢?原来当时在Frank倒下不远处发生了车祸,当时有两辆救护车过来了,但其实那场车祸只需要一辆救护车。另外一辆停在距离车祸现场五英里外的救护车,及时地载上了Frank。

这位71岁的康奈尔大学经济学家表示:“我今天之所以还活着纯粹就是运气。”九年后,他开始研究运气,并将它运用到经济学领域,这使得他开始涉足某些危险的领域——财富上。

他表示,在同一句话中谈论运气和金钱就得准备好面对“无法抑制的怒气。”美国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Elizabeth Warren和美国总统奥巴马都曾因美国富人应感激美国体系能让他们富有,此话惹来了嘲笑。

Frank说道:“有些人不想听到别人说他们的财富可能不是自己努力赚来的。”

但其实他的意思并非富人的财富不是自己努力所得,他认为我们所有人(包括富人)能理解运气在成功一途中的作用会更好。

大部分都是你的努力所得

首先,Frank要澄清的是,你的财富大部分确实源自你的努力。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等成功人士并不仅仅只有运气而已。大部分赢家都惊才绝艳且非常努力。

事实上,在诸多领域成功的首要条件就是不相信运气。“让自己幸运起来”这种想法是不错的动机来源,但当你怀疑游戏幕后有黑手的时候积极性却会被大大地打消。然而事实上,运气确实很重要。当你的人生顺风顺水的时候,你很难察觉到它的存在:Frank说这就像顺风跑和逆风跑。

人们在综合统计中更容易看出这一点:在职业曲棍球联盟中,研究人员们注意到百分之四十的运动员出生在一年之中的头三个月,只有百分之十的人出生在十月、十一月和十二月。原因在于1月1日是青年曲棍球队的截止日期,年纪大一些的孩子最后的终生优势会比同辈大。在CEO们中也出现了相似的现象。少于三分之一的首席执行官出生在6月和7月。出生在夏天的孩子通常会成为入学班级里最小的孩子。

你的生日(这一点你绝对无法控制)也许在随后的财富和成功大阴谋中只占很小一部分。但就连世界上最惊才绝艳之人都会觉得是巧合让他们有了这样至关重要的优势。Frank以现年60岁的微软创始人盖茨为例:虽然他长大于20世纪60年代,但他却碰巧进入了一所学生能够自由使用计算机的学校。

或者也可以想想演员布莱恩·科兰斯顿,多年来他一直是一名饱受尊敬的电视剧和电影演员,是《绝命毒师》让60岁的科兰斯顿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明星。然而Frank却指出科兰斯顿本来没办法演主角,是约翰·库萨克和马修·布罗德里克拒绝出演这个角色之后,制片人才将这个角色给了没他们出名的科兰斯顿。这位演员说过:“你可以有才华、毅力和耐心,但没有运气你也无法拥有成功的事业。”

科兰斯顿和盖茨如果没有运气他们还会有名有才吗?当然有可能,不过Frank的理论是我们经济的改变方式扩大了运气带来的影响。

赢家通吃的市场

二十多年来,Frank一直在研究赢家通吃市场的上升——在经济竞争激烈的领域中,只有少数人能够拿走大部分奖励。越来越多经济开始变得像运动和音乐,上百万人竞争,但赢家拿到的奖励却是亚军的上千倍。

他给出的例子是街区会计。在20世纪,这种会计只需要与附近的对手竞争即可。如果你努力工作的话,那么你很有可能拿到镇上的大部分客户。如今,街区会计面临的竞争激烈得多:复杂的全球会计事务所能够趁虚而入前奏他们的最大顾客。会计师的面包和黄油——税款准备已经被两大玩家(H&R Block实体店和Turbo Tax网店)瓜分。

在这类赢家通吃的市场中,运气可以带来很大不同。Frank做了一项模拟,他想象每位运动员都被随机分配了一个能代表他们技能的分数,并让这些运动员参加同一场锦标赛。

现在引入能让参赛者们随机分配到幸运分数的机会。这一分数在最终结果中起到的作用很小,如果结果有百分之九十八需要靠运动员的能力的话,那么它占百分之二。这种微小的机会就足以让顶尖运动员错失良机。在一个有一千名参与者的模拟中,技能顶尖的运动员获胜几率仅百分之二十二。比赛越多,单靠技能就越难胜出。在有十万名参与者的情况下,能力最顶尖运动员的获胜几率仅为百分之六。

如何才能让事情变得公平呢?你猜

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运气,那我们能做什么呢?Frank表示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投入更多在教育和基础设施等能帮助每个人成功的事物上。我们在这些公共事物中投入得越多,人们变得幸运的机会越大。当然,这也意味着更高的税收。不过Frank认为富人受到的影响并不会很大。

他给出了一个选择,一辆价值15万美元的保时捷停在维修良好的高速公路上,和一辆在坑坑洼洼马路上、价值33.3万法拉利,你会开哪一辆呢?这个问题有几个点,第一Frank认为如果我们在公共设施中投入更多,那么每个人都会受益,包括富人。其次,我们需要想想15万美元的车和33.3万美元的车之间的差别。

财富向上层聚集使得人们开始攀比更好的东西。这并非人们极度或想超过他人,而是因为每个人的期望都开始飞涨——一辆车应该有多好,一栋房子有多大或者你的婚礼能有多奢华。当你社交圈里的人能够给你10万美元的份子钱时,你很难下决心办一场四千美元的婚礼。

Frank将我们比作了雄鹿,它靠大大的鹿角来吸引雌性。如果每个雄鹿的鹿角能变小一次,他就会发现他穿过森林逃命的时候会更容易。然而现实却是雄鹿被困在了一场“定位的军备竞赛”中。

Frank表示,至少对人类而言,税收政策能够帮助减少这种浪费的竞赛。他提出了一种进步消费税,这种税会根据人们省下了多少钱来给他们的税收打折。富人会交更多税,但这并不会过于损害富人的利益。如果你收入纳税等级中的其他人也交了更多税,那么其实你在你的等级中还维系着你的“相对地位”。

最成功的人也能享受最好的东西——水景房、前排座位和高级女时装,但他们花费的压力会变小,他们也不再沉迷于最稀有奢饰品的竞争。

Frank知道这种说法是一种强行推销。但他的某些观点确实有用:如果有了好说法,那么政治舆论受到的批评也会减少。他想将余生(他多赚回来的那些年)用来解释如果我们能了解我们的运气,那么我们的生活将会有怎样的改善。

Frank说道:“我们能存在,这在天体学上也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你现在还能活在地球上,呼吸并享受着日落——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本文译自 Bloomberg,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2
赞一个 (2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