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9.01 , 19:00
58

一言不合就开撕:为何人们越来越极端

[-]

便捷的交通,良好的教育和无时无刻的互联网,这三样人类社会发展的必须是否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政见分化?

现在美帝的酒吧里,大家聊天必会聊到总统大选。是选希圣母,还是川直男?如果你说你摇摆不定,大家回敬你一个大白眼算是客气的。事实上,政见在民众中从来没有如此两级分化,不光是在美国。美国有直男癌大战圣母婊,欧洲有挺欧派和倒欧派,甚至在土耳其也有宗教势力和世俗势力的争夺。从当今社会的放大镜——社交网络上来看,民众对持政见不同者的攻击越来越激烈,很有当年村长械斗的风格。

还是拿灯塔美帝举个栗子。从1992年到2014年,觉得对方党派必然是“傻X”的人数比例翻番,两年之后的2016年,双方就剩没在街上动手了。在一个有5000人参与的社会调查中,超过一半的人认为政见不同的对方肯定是“缺心眼”、“死脑筋”、“一叶障目”。至少40%的人认为敌对党派的支持者是“慵懒”“道德败坏”“睁眼说瞎话”的社会败类。

问题摆在桌面上,但是原因是啥呢?心理研究发现很多潜意识的力量,让人们在证据、经验和理智分析的面前依旧不相信除自己想法之外的观点。甚至很多潜意识促使人们有意识增强两派的分歧。社会学家认为,21世纪的人们生活的方式,在不同程度上,或快或慢地把人们带到固执的沟里。可惜很多人被带进去了还不知道。

社会心理学上有一个现象叫做集群极化。和持同样意见的人们社交,不但不会发现自己思考方式的漏洞,反而会渐渐增加这个群体的极端主义。为了证明这个社会现象,科罗拉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杰西卡·可婷组织了一次实验。他们召集了一群本科生,让他们在一起聊政治。第一次实验,他们的话题是论布什和奥巴马谁更好。第二次话题是论2012年大选是选奥巴马或者米洛尼。实验之前,他们会评价对方,作为对比。实验之后,他们会再次给对方打分。结果发现,15分钟的辩论后,不论学生有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打分已经变得很极端了。

[-]

这个现象有很多解释方法,比较老的说法有二。第一,集群讨论,个体更容易选择性接受论点,这样不同意的论点就被过滤,自己同意的论点反而更加稳固。第二,个体想融入群体,因此改变自己观点,防止挨打。

如果说通讯不发达时期,人在街上走,总能遇到不同观点的人;那么在现代社会,相同观点的人们聚集起来的可能性就更大。这种看似逆社会发展的现象深深吸引芝加哥的一位心理学家,马特·达蒙蒙达。他曾经就逆天下之大不违,在政治和宗教集会里大胆质疑人们的观点,并且说明敌对阵营不光是愚钝的。当然,他被问候祖宗也是经常的事情。

过去人们常说,地缘决定政治。一个地区的南北方如果因为历史、地理的不一样,当地的政见也肯定不同。就算是在现在交通异常发达的时代,预测地区投票走向,邮编也是很有参考价值的。所以马特蒙达想,会不会地缘造就今天分化的场面,究竟是因为政见导致人口迁移,还是迁移后人们被当地政见影响?

马特蒙达查找了超过100万美国居民的调查数据。他只关注三件事,被调查对象的现在住址,曾经住址和政见。他发现,在社区里持不同政见的住户,是最有可能搬家的,概率超过80%;政见相同的住户,搬家概率小于50%。另外,住户乔迁新地址,很有可能是自己政见相同的社区。

[-]

便捷的交通和高等教育的推广让人们能在各个地区生活,相比起之前是不可想象的。但是正是这种便利,方便人们择良木而栖,增强了各个社区间的分歧。不过除了物质和现实中的迁移,网络也方便了人们在虚拟空间的的迁移,助推了思想的固化。

随着大数据和机器学习理论的实践,网络服务愈来愈朝着个人化发展。个人化的网络服务可以方便用户在广袤的数据中找到有用的信息,但是“有用”并非等于“万用”。正是因为个人化的普及,很多用户很少看到和自己意见向左的观点。举个例子,两个人同时同地在搜索引擎上输入“川普”,出来的结果就可能大相径庭。社交网络已经成为40%民众收取信息的来源,而社交网络也是网络个人化的前沿阵地。就像在动物园里看到神奇的动物一样,人们在遇到和自己政见向左的人,都会觉得世上怎能有如此奇葩。

[-]

就算人们克服成见,和对方坐下来说话,大脑还是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证据。而且现在通讯业的发展,让人们非常便利地获取这些自己认同的证据和事件。更加可悲的是,为了能吸引眼球,新闻和咨询的呈现也变得越来越极端。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人类对于自己观点的固化,是根据获取信息频率和多少来确定的。在通讯不发达的时候,各种可能性均匀分布,能在一个地方得到越多的,得到频率越高的,在此地通用的可能性就越大。但是现在通讯发达后,各种观点在自己的终端上分布并不是均匀的,但是大脑依旧相信,这么多相同的观点,这么便捷的获取方式,那么这个观点肯定是正确的。

[-]

除此之外,各种社会学和心理学偏误,在人和人的交往中往往会增加隔阂。如果说物质流通和信息流通只是固化了人们的思想,在个体上造成影响,那这些偏误则是分裂社会的导火索。

第一个,客观错觉偏误(objectivity delusion)。简单来讲,就是认为“我不是傻X,所以和我想法不一样的人都是傻X。” 因为自己觉得自己是有主观思考的人,所以自己能看清楚事情的本质。其他的人,因为自己的固有观念,自己的家庭背景或者社会阶层,看东西的方式就不一样。但是他们为什么就没看出来自己把自己思想局限了呢?真是傻X呀。

第二,也是比较危险的,叫做“洞察力错觉”(illusion of asymmetric insight)。简单来讲就是认为你了解其他人,多过其他人了解你。这个错觉也可以扩大到集群,比如一个团体认为自己非常了解敌对团体,觉得敌对团体对己方一无所知,而且还认为自己的认知高于对方。有着这样的错觉偏误交流的时候就不会认真听对方的论证,因为自己总觉得已经全盘理解他们的想法了。

最后,杀伤力最大的,叫做“错误共识偏误”(false consensus)。简单来讲就是,我认为是真理的东西,任何有想法,受过教育的人必然会认同。比如在民主党党代会上,与会民众觉得,希圣母说的一切一切,都是真理,任何理智的人都会同意。在共和党党代会,与会民众也会觉得川直男说的一切一切,只有不理智的人不同意。

这些心理偏误古来有之,但是结合现代社会的方方面面,其作用和危害就会被无限放大,导致社会结构两级分化,矛盾激增,信任减少。

[-]

不过事情可能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严重。把集体这个因素拿掉,把宏大的政治观点拿掉,独立出来的个人对于独立出来的事情,看法似乎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极端。如果单独采访川直男和希圣母的支持者,问问他们关于一两件实实在在的问题的看法,他们的见解很多时候是重合的。

最后声明,不要尝试拿这篇文章甩别人脸上,说给你开开眼。还有一个心理偏误大家要注意,叫做“极端逆反偏误”(backfire effect)。当一个人最深层的观点被直接挑战的时候,任何和自己向左的证据,都会直接巩固自己现有的想法。

给人开眼也要按照心理学基本法,不要图样图森破。附上一张简单的心理学认知偏误表(确认的认知偏误种类过百,还有很多在不断发现,这20个是最常见和最普遍的)

[-]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小鱼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26)

TOTAL COMMENTS: 58+1

[2] 1 »
  1. 3246889

    全世界都是挺“欧派”就完美了

  2. iovejrj
    @1 year ago
    3246217

    @朦胧之影: 你若客观,客观的看客自会站到你身边,可是大家都长了眼,帮你说话的都是些没有看过你完整行径的吃瓜群众啊·······你告诉我,这种现象这说明什么呢?

  3. purplerain330
    @1 year ago
    3246069

    ]\`*-
    /+

  4. 水可载舟,一颗赛艇
    @1 year ago
    3245877

    不行这特喵的不清真

  5. 山依然在
    @1 year ago
    3245843

    我看成马特达蒙了,我就想这丫的不但演戏还搞科研,牛逼啊。

  6. 神之疯神
    @1 year ago
    3245825

    @hoo___: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AA%8D%E7%9F%A5%E5%81%8F%E8%AA%A4%E5%88%97%E8%A1%A8

  7. OM雷帝嘎嘎
    @1 year ago
    3245809

    那么问题就来了,根据地缘政治理论,到底是煎蛋百万了蛋友,还是基佬选择了迁徙到煎蛋来?

  8. hoo___
    @1 year ago
    3245754

    求翻译图……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