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8.26 , 18:00

推特正在改变我们网络哀悼的方式

[-]

有人估计,今年会有约100万脸书用户去世。统计学家们计算出来,在100年内,脸书上的死者账号就要超过活人账号;BBC曾称该网站为“一个不可阻挡的数字墓地”。

大部分关系死亡和社交媒体的研究都集中在脸书上。“之前的研究确实展示了人们会在社交媒体上进行哀悼,但是都比较个人和私密,”华盛顿大学社会学研究者Jennifer Branstad说。推特一直都处在被忽视的地位,但是在周日的美国社会学协会年会上,Branstad和她的同事Nina Cesare就认为这个网站正在改变我们在线哀悼的方式,创造了一种更加开放,更加大众化的数字哀悼场所。

通过筛选MyDeathSpace.com(一个将讣告和社交媒体关联的网站)上的成千上万条讣告,她们最终找到了37个拥有推特账号的死者。针对每一个账号,她们分析了其他用户@了该死者的推文,并且把它们分成了三类。第一类跟脸书很像:“逝者和生者之前的亲密交流,”大部分是朋友和家人;第二种是名人,人们把“他们当成一种符号”;“第三种则是情绪较少,更多是平淡的语气,通常是对死者的工作表示肯定。”

但是第三种也是最有意思:那些出于某种原因,他们的死触发了公众兴趣的普通人。“他们生前默默无闻,但是他们的死讯却让生者纷至沓来,前往这里讨论他们。”

Branstad说,在大部分时候,关于死者的对话通常都偏离了死者本身,而转向更宽泛的社会问题,比如枪支控制或者预防自杀。另外一些时候,人们只是表示一下「朕知道了」。她说:“我们经常能听到他人感叹英年早逝——‘这人年纪轻轻就死了,真是杯具啊’——这是一种宽泛的悼念他人行为。”

这跟脸书形成了鲜明对比,只有在生活中认识死者,人们才会跟他们的空间进行互动。在脸书上,“存在一种延续纽带的概念,即生者会跟死者维持关系”, Cesare解释说。“你的线上身份和线下身份是紧密相连的,你的线上社交和线下社交也基本重合。你的社交圈是有界限的;这是一个更亲密,跟私人的空间。”

“但是推特从结构上是不一样的,”她说。“推特是一种流动社交空间,所以人们可以知晓各路情况,而不只是被动消化讯息——他们可以转发,可以@他人,甚至他们根本就不认识对方,因为这里的界限是可以渗透的。”

本文译自 nymag,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