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8.19 , 23:59

伤疤摄影:那些死里逃生的人

[-]
Floss,脊柱融合术, 2011. 2.1

摄影师Emily Goddard一直都被伤疤的原始美感所吸引。一切都源自童年,那时她教母的丈夫脸上有一个球状的增生。“我记得当时就被震惊了,”她说。

Goddard最新的作品集《死神的痕迹》(When Death Leaves His Mark)关注了那些死里逃生人们,用镜头捕捉了脸上和身体上的伤疤,这是伴随他们一生的证据。

[-]
Jamie,飞机大火, 2007.8.19

Goddard的一位拍摄对象是一名叫做Jamie的伞兵团二等兵,他在2007年的一场飞机大火中遭受了重伤。那次他在单独飞行,很杯具没有降落伞,他唯一的逃生机会就是让燃烧的飞机缓慢下降,然后在离地还有15英尺时跳机逃生,速度达到了30节(约55.5公里每小时)。Jamie遭受了全身63%的烧伤。

医生估计他只有5%的存活可能,但是在经历6个月药物引发的昏迷和55次手术后,他现在可以跑马拉松,登乞力马扎罗山,环绕美国骑行。他全身都布满了伤疤,包括头部和脸部。

在跟Goddard聊过后,Jamie谈起了自己的心路历程,说当时自己想要自杀。对Goddard而言,Jamie现在怎么看也不像一个想过自杀的人。“这些人都经历过死里逃生,虽然不可思议,但是他们也并非毫发无损,”Goddard告诉《河粉屯邮报》。“他们只是异常勇敢和坚强的人。”

[-]
Gezz,,左侧腹膜后淋巴结清除术,2016.1.7

跟这些幸存者交流,给他们拍照,Goddard希望大家注意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些留下明显伤疤的濒死体验既是感情上的也是身体上的。

她同样想推翻缺陷是禁忌的观点。“我认为我们要直面环绕身体缺陷的社会羞耻,”她补充道,“以及质疑关于美的普遍而又不现实的观点。”

[-]
Ben,大脑额叶切除术,2002.4.16

Goddard发现都是通过交谈了解拍摄对象的。她让朋友帮助宣传,并最终联系上那些愿意接受拍摄的陌生人。虽然她拍摄的都是比较隐私的部位,比如裸背或者肚脐,但是她说那些人在展示伤疤时“开放得不可思议”。

“我认为这些人都为他们的伤疤感到自豪,因为它们见证了真正的勇气和力量,身体上的和精神上的,”她解释说。“我觉得他们跟我一样,将伤疤视为自然的艺术品,跟羞耻和尴尬毫不相关。”

[-]
Mike,摩托车事故,2009

至于观众,Goddard希望那些看到她作品的人能更深入地思考其他人的经历,以及这些经历如何改变了他们。“我希望人们能透过照片,探索他人的灵魂,了解真实的人性,”她说。“永远不要以貌取人,其实有更多的内容。”

点击这里可以看到她更多的作品。

[-]
Jamie,飞机大火, 2007.8.19

[-]

[-]
Gezz,,左侧腹膜后淋巴结清除术,2016.1.7

本文译自 huffingtonpost,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