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8.14 , 22:50
12

人类脑袋大,是因为我们喜欢评价他人

[-]

科学家们一直想知道为什么人类经常会无私奉献,或为什么我们想去帮助毫无关系的陌生人。显然,作为一个物种,其他人的想法对我们很重要。这也影响到了我们大脑的大小。

人类特别爱评判(judge)别人,不过卡迪夫大学的科学家们称,不断地将我们自己与他人比较的行为塑造了我们的进化过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倾向于帮助他人,即使没有允诺的回报(甚至有时我们后来才想要某些回报)。我们评判他人的方式影响了我们的进化和生存。

研究人员在Scientific Reports公布了发现,称他们在“简化的人类”之间做了数万次仿真。他们设计了一些游戏,在游戏中一个仿真人要根据其名声决定是否向另一个人做出捐赠。“如果他选择捐赠,他就会有所付出而受赠者则有所收益,然后依据其行为对每个玩家的名声进行更新,并开始下一个游戏。”

他们发现,如果受赠者的名声与捐赠者相似,那么更有可能变为单向互动,尤其是在该行为没有明确收益的情况下。如果一个人更倾向于给予,那么那个人也会更有可能获得。

“我们的结果表明,合作作为社会繁荣的关键,其演化本质上与社会比较的思想相关——不断地评估他人并决定是否要帮助他们,”该研究的共同作者Roger Whitaker在一份声明中说道。“我们已经展示了,随着时间流逝,进化青睐于帮助那些至少跟自己差不多成功的人的策略。”

牛津大学进化心理学家Robin Dunbar教授也参与了该研究,称这一关系和评判可能影响到了我们的脑容量。专家们相信,与猩猩亲戚相比,人类的脑容量的扩大是因为复杂的社会互动。

[-]

Dunbar是倡议“社会脑假说”的人,该假说称我们的大脑不仅是为了生存或解决问题而进化,也是为了帮助我们形成大型的、复杂的社群。在2009年,他写道:“在灵长类中,脑容量和社群大小之间存在定量关系……也许是因为社会认知需求对融洽的社群所能维持的个体数量做出了限制。”

有必要指出,对不同物种这并不是一致如此的,在该研究中这仅仅被称为一种“显性启发”。有许多记录到的现象显示给予并不一定与被给予者的名声有关(例如当人们给予大量金钱给不幸的人或在某些受他人感染而“掏腰包”的情况下)。

但是,不断地评估我们和他人的社会地位帮助了我们的大脑长得更大,帮助增长了我们的脑皮质,这似乎是使得我们成为人类的原因之一。它也能帮助机器做出类似人类的决策,尤其是在一次性场景中,比如一辆自动驾驶汽车在道路上做决策时。

“新的自动技术,如分布式无线网络或无人驾驶汽车,将需要对它们的行为做自我管理,但同时又要在所处环境中与其他同类合作,”Whitaker说道。

本文译自 Gizmodo,由译者 卤鸡爪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8)

TOTAL COMMENTS: 12+1

  1. 骑着扁担抱牛
    @1 year ago
    3228080

    你是说喜欢逛煎蛋的都是一群大头?

    [16] XX [2] 回复 [0]
  2. 3228081

    人类脑袋大,「部分」是因为我们喜欢评价他人 懂了吗小傻瓜

  3. 3228093

    所以反社会人格者把这部分计算资源节省下来用于更好地争取关键利益

  4. 商周知
    @1 year ago
    3228122

    这时候我就比较尊敬@小脑袋

  5. 猫酱
    @1 year ago
    3228135

    这就是你们天天关心王宝强媳妇的理由

  6. 3228141

    我爷爷活100岁,不是因为脑袋大……

  7. 3228144

    ……我的脑袋比别人牛是因为我看不起人

  8. 3228157

    龟脑袋大呢?

  9. 哲学大叔
    @1 year ago
    3228250

    这也能骗到经费….后悔选错专业了

  10. 南风不竞
    @1 year ago
    3228256

    @王思聪

  11. rzxw03
    @1 year ago
    3228361

    GOOD123456

  12. willow
    @1 year ago
    3229236

    Dunbar是倡议“社会脑假说”的人。。一晃眼看成了“社会脑残说”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