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8.12 , 23:46

奥运村□□成风,手机应用不堪重负

[-]

在场外,奥运会运动员们也在孜孜不倦地寻找床上的“对手”。

越来越多的运动员在使用诸如Tinder之类的app来□□,排解奥运村内的竞争压力。Tinder上几乎能找到所有项目的运动员,他们的状态上写着“有的是时间”或者“里约大冒险约起!”

运动员之间□□早已成为了奥运会的保留项目,但是手机app让奥运炮打得更加轻松写意。

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中,运动员们入住奥运村的第一天,著名□□□□应用Grindr就差点宕机了。

2014年的索契冬运会将手机□□推向了□□,因为奥运会组织方放松了对社交媒体的严格要求。

“奥运村里的Tinder简直了!”美国单板滑雪运动员Jamie Anderson在2014冬奥会期间说。“漫山遍野都是运动员!整个山村全部都是。这太搞笑了。上面能看到不少美女。”

从那时起开始,□□app的市场开始急遽发展。Tinder,Grindr,Hinge和其他受欢迎的□□app竞相抢占市场。

[-]

Tinder的发言人Rosette Pambakian说里约热内卢的用户使用量已经爆表。奥运村里发生的匹配在周末增加了129%,公司预计这一趋势还将继续,她说。

瑞典男子90公斤级柔道运动员Marcus Nyman说他在抵达里约的第一天就匹配了10个。

25岁的Nyman说:“许多运动员都在用这个app。”

这届夏季奥运会成为了□□的天堂。大约10000名运动员挤在里约西郊荒山野岭中的31栋建筑物里,远离科帕卡巴那海滩,周围只有几座购物中心和孤零零的几座高楼。

“这届奥运会将是性致激昂的一届,”在线约会专家Julie Spira说。“年轻的运动员和观众在奥运会之前就开始大量使用□□app了,现在像Tinder这样的app只会越来越受欢迎。”

奥运会主办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大约45万个避孕套会发放给运动员,这是伦敦奥运会三倍。

[-]

各国代表队似乎并不在意运动员在场下擦枪走火。尽管安保措施严格,澳大利亚代表团可以“自由使用”Tinder和其他app,他们的发言人Mike Tancred说到。美国代表队也没有规定不能用□□app。

在Tinder上,你可以浏览大量运动员的的资料。很多人在抵达里约后第一时间更新了自己的档案,比如在海滩边脱去上衣或者身着比基尼的照片。

27岁的法国击剑运动员Yemi Apithy说他用Tinder“只是为了分心。”

“我们见到很多国家的运动员,”他说。那么有约到吗?

他说:“肯定,我这么帅。”

本文译自 cbs,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2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