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8.11 , 22:00

赛运会:半机械人的奥运会[上]

# 原文Cybathon指半机械人运动会,小编暂译为“赛博运动会”,简称“赛运会”

2016年8月8日,第一届半机械人运动会在苏黎世正式开幕!

从小型的特邀小组到全世界最大的先进假肢制造商,来自25个国家的80余个研究团队将带着他们的顶尖技术参加这个“半机械人的奥运会“。包括科学家、工程师、工作人员和参赛者在内的300人将会参与以下的六个项目:BCI(脑机接口)、FES(功能性电刺激)自行车、动力假臂、动力假腿、动力外骨骼和动力轮椅竞赛。

比赛场地设置在苏黎世的冰上曲棍球场,众多电视媒体到场报道,每支队伍都身穿自己的队服,赛运会看起来就和残奥会差不多。但是残运会里面只能使用普通的轮椅、商业化的非动力假肢和其他类似的辅助设备,要求运动员依靠自身的肌肉力量赖进行比赛。而赛运会尊崇的是技术和创新,使用的是自带动力的假肢(很可能还只是实验室里的试验品),操作这些装置的人也不叫“运动员”而是称为“机师”。这个运动会希望通过比赛来加速技术的发展,并且最终让全世界的人都能从中受益。

[-]
赛运会宣传漫画,描绘了比赛中的六个项目(tecmundo.com.br)

赛运会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12年11月的一次慈善挑战,在一场摩托车事故中失去了一条腿的Zac Vawter装上了一具试验性的动力假肢并且仅仅用了45分钟就登上了103层高的芝加哥威利斯大厦。这项壮举不仅震惊了新闻媒体,也让瑞士理工学院的生物医药工程师 Robert Reiner开始思考:他和很多实验室都在研制类似的动力假肢,却没有用在真正有需要的残疾人身上。为什么不像Vawter一样,用一场使用动力假肢的比赛来吸引公众注意呢?

[-]
Zac Vawter在威利斯大厦上(worldmag.com)

一开始,Reiner考虑过举办像登山这样的带有表演性质的比赛。但在2013年,Reiner遇见了一个男人,他装有一只机械式的假臂,末端装有一只钩子,可以运用残肢上的肌肉来牵动绳索并控制钩子的动作。他告诉Reiner,这只钩子手在动作范围很大的时候还凑合,但是不能完成精细的操作。一次买电影票的过程中,在艰难地掏出钱包和拿出里面的钞票的时候,他可以感受到来自背后的注视和不断累积的烦躁。听到这个故事之后,Reiner决定了赛运会的(大多数)比赛项目都应该基于人们的日常生活,因为相比起成就另一个刀锋战士,解决日常生活中的挑战对使用假肢的残疾人来说更有意义更重要。

[-]
动力假臂项目的一个挑战就是往一根绳子上挂东西(ETH Zurich / Alessandro Della Bella)

六个项目里面,BCI(脑机接口)是看起来最奇怪的一个:15位机师坐下来,用4分钟的时间,光靠脑子思考来控制屏幕上的角色移动。选手会戴着一个电极帽,使用特定的思考方式来让角色加速前进、跳过地上的尖刺或者爬过头顶的激光束。

[-]
BCI机师聚精会神(ETH Zurich / Alessandro Della Bella)

其他的赛运会项目则让更传统的假肢和轮椅大放异彩。在动力假腿的比赛中,参赛者需要通过楼梯、随机放置的石头、斜坡和门等一系列的障碍,更包括在椅子上坐下再站起来这样的高难度动作。比赛中将会出现像艺术品一样的智能膝盖和脚踝,它们可以监测机师在走路过程中受到的力和加速度,并且在摔跤的开始就调整自身姿势(以保护机师)。

[-]
动力假腿的比赛场地(ethz-foundation.ch)

下一届赛运会将会在2020年的东京举行,为期7天。到时将会引入与视力有关的项目,也会将部分比赛放在体育场外进行。但对于参加了这次比赛的机师们来说,走在时代的最前端已经足够让他们目瞪口呆了。“这里一个钢铁侠,那里一个阿凡达,整个地方都是BCI和动力外骨骼啊啊啊!!!”

本文译自 Nature,由译者 VC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2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