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8.10 , 23:00

博士后:何去何从?

[-]

“困惑”一词并不常用于形容博士后。不过现在倒是合适,因为最近有三个进展增进了关于博士后目前和未来生活的困惑。一是美国劳工部5月18日出台针对加班费的新规定,无疑会打乱许多实验室的财务计划。此外,两篇新近的文章揭示了关于博士后的目的和未来职业的显著谜团。

正如我们所报道的,加班费的规定要求,到12月1日年收入少于47476美元的许多专业领域雇员——包括博士后——对超出每周40小时的工时获得一倍半的加班费。许多大学由于面临博士后们长时间且不规律的工作和难以预计的加班费风险,可能会选择提高博士后的工资以满足阈值。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主任Francis Collins在与劳工部Thomas Perez合著的文章里说,鲁斯·L·基尔希斯坦国家研究生服务奖学金——被很多人视为博士后报酬的参照——将会提高“到阈值以上”。(目前博士后前三年的薪资水平在新标准之下。)

然而Collins和Perez没提到,这些新的钱要从哪儿来以及这一改动会不会或会如何影响国立卫生研究院其他方面的开支,比如研究资助。据Collins和Perez称,博士后平均薪酬现在是45000美元左右。这表示虽然有些人已经超过了新阈值,但还有许多人没达到。因而很多相关负责人及其大学都不得不想办法凑出钱来提高工资或支付加班费。这也会提高博士后的雇用成本并降低博士后的雇用率。未来的博士后们可能会有更高的待遇,但也被录用的机会也更少了。

[-]

另有一个困惑横在博士后生涯伊始。在Science的5月6日发表的《为何选择做博士后?》一文中,亚特兰大佐治亚理工的Henry Sauermann和康奈尔大学Michael Roach探究了博士选择做博士后的“复杂多样的理由”。作者在2010和2013年调查了39所大学的5928名生物、化学、物理、工程和计算机科学的研究生。

Sauermann和Roach发现,研究生们都很清楚博士毕业后五年内取得一个“终身教职评定(tenure-track)”职位有多难。(据作者引用的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数据,2016年生命科学领域成功率为10.6%,比2012年14.3%有所下降。)但作者指出,很多人不管怎样依然继续做博士后,可能是因为“自负”(至少对某些生命科学家),认为自己能战胜困难,也可能是因为博士后被广泛视为“默认”选项。此外,“78%生命科学领域和42%其他领域的调查对象相信,对于博士水平的研究和发展——所在领域产业的工作岗位——至少一年的博士后训练是必要的,”尽管事实上“没有经验证据表明博士后对研究生寻求非学术职位有什么帮助。”

如果以上都不够令人困扰,另一篇5月6日PLOS Biology出版的论文给出了第三个谜团:博士后最后从事的工作。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作者团队指出该课题目前信息缺乏。他们研究了2000至2013年间离开顶尖机构的博士后们的职业去向。尽管在众多大学中这一样本可能不足以代表所有博士后,但这些数据还是很有趣的。在899名在美国就职的博士后中,81%进入了学术、政府或产业科研界。另有12%进入了“有关科学的非研究职位,”包括交流、管理和政策领域。899名博士后中仅有超过三分之一是在“教职或类似教职的全时研究职位或教学岗位。”

[-]

“类似教职?”可这又是个谜团。作者写道:“对于研究型大学生物化学专业的许多学术教职聘任,‘终身教职评定’的描述不够精确。职位可能是机构资助或国家基金资助(俗称‘硬钱’或‘软钱’),可能伴随着不稳定(甚至对于终身职位承诺或其他资助计划),”但许多“博士后们没有发觉在教职聘任的描述中‘终身教职评定’的概念被滥用了。”而多数大学在“公开发行的资料”中并没有对此作出严格区分。

博士后们显然需要且值得获得“更加透明的职业收入……和更加透明的可用职位类型,包括‘终身教职评定’这一概念的准确应用,”作者写道。他们相信大学有责任收集并共享这些信息。这将是驱散目前困扰博士后们的若干谜团的一大进步。

本文译自 Science News,由译者 卤鸡爪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