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8.05 , 14:30

多亏了「变种人」,人类才学会用火

[-]

根据发表在Molecular Biology and Evolution上的新研究,因为基因突变,现在的人类才能够受得了火里冒出的烟雾,这让我们相对尼安德特人和其他古人类有了更大的进化优势。

现代人是唯一一种带有这种特殊基因突变的灵长类动物,即为了烹饪、自我保护和取暖而生火时,人类对其中产生的有毒物质进化出了更强的耐受力。当来自烟雾的有毒物质含量较高时,会提高呼吸道感染的风险。对于怀孕的女性,吸收这些毒素会提高低出生体重和婴儿死亡的风险。

这种突变使得古人类可以火毒不侵,完爆其他的人族。

“如果你吸入烟雾,身体就要代谢掉这些疏水化合物,并且排泄掉。但是身体又不能代谢得太快,从而让系统过载,导致明显的细胞毒性,”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农业科学教授Gary Perdew在发布会中说。

人类和尼安德特人的基因分析

科学家们计算和分子方法研究了人类和尼安德特人的多环芳烃耐受性基因。他们分析了人类、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一种跟尼安德特人关系更接近的人族)的基因组。

分析说明了耐受性差异可能是人类、尼安德特人和其他灵长类动物之间的芳烃受体差异造成的。受体的突变位于配体结合区,所有的现代人类体内都有。配体是一种附着于受体蛋白质上某一特殊区域的分子,就像可以解锁的钥匙。

“对尼安德特人而言,吸入烟雾和吃木炭烤肉会导致摄取多种多环芳烃,它们是致癌物,而且浓度过高时会导致细胞死亡,”Perdew说。“这一进化假设就是,如果尼安德特人摄入了大量这些烟雾毒素,就会造成呼吸道问题,降低女性繁殖能力,增加儿童对呼吸道病毒的敏感度,而同时,人类受到的毒性伤害更少,因为他们的代谢这些化合物的速度比较慢。”

该研究同样支持了最近的一个观点,即烹饪的发明使得人类更容易蓬勃繁衍。Perdew指出,这一受体也可能人类更加耐受烟草的烟雾,从而导致癌症和其他疾病风险的提升。

“我们的耐受性纵容了我们养成坏习惯,”他说。

本文译自 redorbit,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2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