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7.29 , 12:01

外星人打赌人类就快玩儿完

[-]

您好指挥官卡维里迪领主阁下,应您的要求,我对地球进行了为期八年的深入调查,现在我将对人类这个支配地球的碳基种族的观察报告呈现给您。既然我身为一名心理史学家,报告关注的焦点自然是从社会和心理学角度去分析人类,至于他们的生理结构,并不在报告的涵盖范围内。

我初到地球时,第我马上就发现人类之间的差异太大,也许也是繁殖的优势之一。人类的个性差异大到无法用单一准确的描述来概括整体的性格。但如果只是通过观察,人类大群体的发展趋势还是可以判断出的。

在人类自己的科学体系里也有研究人口的若干科学分支:比如有分析市场威力的经济学,有彻底分析人类行为的营销专家和军方,也有心理学家,等等。所以沿用我们以前在其他行星上使用过的那套心理史学分析方法,我将尽我所能去理解人类。我认为,只有我们理解人类,才能理解人性的根源。

这里不得不提到一点,人类也分两种:男人和女人。人类的一个单独基因能决定人类的两种性别,两种性别之间存在巨大的生理和心理差异。男性有着更为强壮的身体,我在观察了所有对体力有要求的科目的男女生理记录后,发现男性在所有领域都占有优势。初看之下,在许多智力要求较高的领域,男性也比女性更为成功,无论从宗教还是政治等级、科学还是艺术大奖上,或者是财富上,男性都更成功。不过IQ测试上两性之间并无显著差异。白人男性高收入的机会更大,然而他们因为□□、谋杀这种暴力犯罪进监狱的可能性也更高。因此,虽然两性之间存在心里差异,男性在某些领域的优势确实比女性更大,但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男性比女性智慧更高,或者女性比男性智慧高。

人类历史发展到近几个世纪,因为一些弱者和适应力差一些的人类也具有了繁殖后代的能力和条件,因此,人类的基因库基本上是停滞了。总体来说,人类的基因构成非常复杂,因此我们也必定会发现许多不同的人类行为。如果人类的基因库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真的保持大体稳定,那么只需要分析他们祖先的行为就能下定论了。由于现代较弱的人类也能繁衍后代,再加上教育等环境因素的改变也给基因库造成了一些改变,人类基因库的变数还是有的,但近几个世纪这些因素带来的改变非常少。

人类历史最惊人的创造之一是宗教。我还不曾见过历史上没有被宗教深深影响的人类文明。大多数人类和自己的父母保持相同的宗教信仰,这一点也非常重要。从历史看,宗教范围的扩张总是得益于军事行动,而非理性的教导。这种现象说明了人类具有的三个特点:首先,人类会被年轻时的环境因素所深深影响,比如老师的教育,尤其是家长和亲戚的教育。第二,虽然从古巴比伦时期就知道了青春期叛逆这回事,但所有人几乎是没有任何阻力地从家长那里接受了他们传授的真相。宗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比如这个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美国,有宗教信仰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达到了93%。这个数字在过去的100年时间里几乎没有改变。我们可以这么解读,教育、智商、人均寿命和生活质量的提高对人类顺从精神并没有多大影响,人类依然受青年时期人生经历的极大影响。

最后,从人类信仰问题上可以看出,人类是容易害怕的生物,这个物种无法直面每天要面对的恐惧,鉴于地球生物是如此孱弱,这点也不难理解。宗教是人类隐瞒现实的一层皮,人类需要某种程度上的安全感,因此宗教就能给予这些人某种程度的安全感,帮助他们克服心中的恐惧。我读过一些材料,知道有些军人可以为了宗教信条而浴血沙场,英勇作战。当然,有人会说宗教让人失去恐惧,勇气恰恰是克服恐惧的过程,没了恐惧本身,这些士兵只能算愚蠢。也许这群被宗教洗脑的自杀式信徒并不算勇敢,他们只是一群蠢人,相信为了自己的宗教献出自己的性命,死去后能去一个更美好的所在吧。我有点跑题了……总之,不管是人性天生如此也好,还是他们个体的弱点也好,人类就是害怕恐惧的生物,怕得他们只有去更改现实才能缓解这种恐惧。

我观察了许多种人类政府,我发现一种叫鸣煮的政治形态最为高级且复杂,其他类型的更压抑,人类都不是很喜欢,我决定花时间好好研究一下鸣煮这个玩意儿。在鸣煮国家里,获得总统大选的不一定是最合适的领导人,反而是最优秀的演讲家,是最善于娱乐的人,他能请得起最厉害的营销专家帮他造势,因为他有最多的钱支撑他这么做。我这么说可能把人类政治生活想的太简单了,但却是非常准确的描述。要理解政治运行的原理,要弄懂政治决策背后的意图,你就要明白钱往哪里流。大多数人类需要领袖去领导他们,需要英雄去崇拜,需要来自领导人的指引,帮助他们克服心中的恐惧。所以,政治和宗教应运而生,利用人们的这种心理,这两种东西从人心中攫取权力,还被人用来控制人民。对这种控制,大多数人民巴心巴肝、老实巴交地绝对服从和接收。我还是那句话,不是我想说,可人类,大多数来说,太容易被操控。

人类历史也很血腥暴力,从古至今的人类历史上不乏暴力故事,凄惨状难以言状。和大多数动物一样,人类尤其是人类的男性天然具有暴力倾向。然而暴力和和平意识也是可以教会给人类的,我发现虽然人类天生暴力,但侵略性更大程度上是被环境逼的。

我研究过东古历史,曾经有一度该地区的人是整个首洲地区最暴力最喜欢破坏的,但现在东古人崇尚和平友爱互助。但同样是有相同基因的簧国人,却占了东古让当地民不聊生。人类虽然天生暴力,但只要合理开蒙,也能崇尚和平。心理生理学家Adrian Raine就说过:“为什么我们没有把彼此全干死?因为我们能控制心中的恐惧,因为我们小时候做错了事,比如偷了东西,或者打了朋友,要受惩罚。”人类从社会中学习如何生存,他们的适应力也非常惊人。但这种能力的缺点,就是上面说过的容易顺从献媚。

一旦到了要打仗的地步,战士被就被洗脑说看见敌人不能把他们当成人。有些人觉得这根本做不到——除非错手杀人——否则谁能人心下手杀同类?但凡能下手杀人的,敌人在他们眼里已经是低人一等的存在,是妖怪,是恶魔。连环杀手则将自己的猎物视作没有生命的物体,士兵也要学习这种精神,把敌人看作没有生命的物。这里有个例子,在以前的许多战场上,发现了许多上了膛的滑膛枪,却没有开火。有数据显示,参加二战的所有美军士兵中只有15%-20%的士兵朝敌军开过火,许多人开枪了,不过只是朝天空放枪。另一方面,受过教育的人因为道德和对杀戮的烟雾,反对杀死人类。虽然流传下来的记载不多,但欧洲以前的黑暗时代比现在更暴力。有故事称,原始社会某些部落不会对其他部落大开杀戒,而只是象征性杀掉一些对方部落的人,或者干脆拔掉弓箭的羽毛,让箭不容易射出。

也就是说,只有当人类意识到对方也有疼痛,也会享受欢乐,也有自己的家庭,也是人类的时候,才能包容和同情彼此。人类虽然有不杀他人的行为,但只有在基因和环境共同作用的基础上才能实现。我相信这两个因素能让人类不去残杀同类,无论是孩童还是无法理解敌人也是人类也会痛的原始部落战士,因为这是人类的希望。

因为男性天生比女性更具侵略性,先不提刚才提到的环境因素,最近有基因方面研究发现人类的基因决定了男性比女性更具侵略性,因为进化的需求,男性需要配偶。性冲动对男性的暴力行为有很强的联系。男性大体上从政治、宗教、经济和军事上大体上控制了地球,所以是地球上的主导性别,因此比起同情和怜悯,他们更愿意体现出侵犯和暴力,因为后者能够带来更多利益。

再谈谈人类的智力吧,大多数人觉得自己具有智慧。可宗教、政治和营销手段恰恰证明了人类缺乏智力,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人类历史上公认的最杰出天才爱因斯坦曾经说过:

“这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是无限的:宇宙和人类的愚蠢,我对宇宙的无限性还不确定。”

概括说来,人类出生时具有非常了不起的适应力,能够适应任何环境。但一旦适应后,他们就被这个笼子罩住,再也不能逃脱。只要教给人类一门宗教或者一种意识形态,大多数人只会简单接受,从不质疑。即便是能够争取到利益,他们也不会改变这个现实。宗教迫害、宗教盲信,这方面的例子太多了。虽然人类将来可以改变这一切,但也意味着这种改变将会非常缓慢,也许人类还没延续到改变发生的那一天,已经消亡也说不定。

我觉得人类种族能长期延续的希望很渺茫。人类开发的武器致命性越来越高,终究有一天他们会使用这些武器。个人和小团体拿到这些武器的可能性越来越高,到了一个无法视而不见的程度。恐怖主义、心理变态、极端组织和流氓政府把人类葬送在水生火热之中不可避免。现在全世界有那么多核武器,除非人类开始往外太空迁徙,否则毁灭中将来领。

以上就是我对人类的观察报告,如果有后续发现或者其它结论我会再次报告。

本文译自 Sen Escence,由译者 富贵命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2
赞一个 (4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