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7.27 , 20:30

萨摩亚人:我胖,我忍耐,我征服

来自匹兹堡大学的研究人员们研究了五千多名萨摩亚人的基因后,发现了一个能将某个人的肥胖风险提升百分之四十的基因。这种引人注目的基因出现在四分之一的萨摩亚人身上,有可能出现在萨摩亚人殖民南太平洋期间。

[-]

这种节俭的遗传性变型被称作CREBRF,它与萨摩亚人身上增长的1.5%身体质量指数(BMI)有关。因此,对于一个有着平均身高但体重约为81.6公斤的人而言,这一基因需要为他身上额外增加的4.5公斤体重负责。正如研究人员们指出的那样,CREBRF能够让人体更有效地储存脂肪。

Stephen McGarvey带领着匹兹堡大学的研究人员,给上千名萨摩亚人做了基因扫描。萨摩亚人有着世界上最高的肥胖率,这促使科学家们对他们进行基因调查。在参与调查的萨摩亚人中,大约有四分之一的人有这种遗传性变型,相比那些没有这一基因的人,这些有这种基因的人肥胖风险增加了百分之三十至百分之四十。与此同时,欧洲和非洲人身上并没有这种基因,东亚人身上出现这一基因的概率很小。

[-]

McGarvey表示:“虽然我们发现了这种肥胖基因,但这只是萨摩亚人有着高BMI和肥胖率的众多原因之一。”

其它因素包括饮食和锻炼。没错,高卡路里加工食物和久坐的生活习惯使得全球人都在发胖,但萨摩亚人发胖的概率却特别高。正如这一新研究指出的那样,他们的基因正在给他们带来不利影响。

这一基因使得他们的细胞会储存更多脂肪,释放更少的能量。为何萨摩亚人身上出现这一基因的概率较高呢?这与他们殖民南太平洋群岛的历史有关。

[-]

大约在3500年前,萨摩亚人的祖先开始执行在玻里尼西亚的24个主要岛屿上定居的艰苦任务。这一殖民过程花费了他们上千年的时间。研究的共同作者Ryan Minster表示:“他们不得不忍受在岛屿间航行,并最终生存在这些岛屿上。”

正如达尔文早就指出的那样,进化需要很长时间。但在某些情况下,当环境变得艰苦的时候,自然选择就会加快,这种进化现象被生物学家Stephen Jay Gould称作间断平衡说。

然而,问题在于萨摩亚人再也不需要这一基因了。这将能够解释为何现在百分之八十的萨摩亚男女均超重。McGarvey指出:“萨摩亚人在两百年前并不胖。这一基因并未快速改变,快速变化的是营养环境。”

本文译自 Gizmodo,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2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