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7.26 , 15:00

不肉食,何不食「菠萝蜜」

#感谢 原始人 童鞋投递译稿

[-]

当Aniie Ryu第一次见到这种又大又圆、浑身长刺的菠萝蜜时,她懵了:“我还以为那是一只豪猪。”

但当她吃到搭配咖喱的菠萝蜜时,她惊呆了, 无论从味道还是口感上说,它吃起来都那么像肉。那是在2011年,Annie 还是名医科学生,正在印度南部帮助社区社康义工推进产前保健工作。到2014年,她搁置了她的医学生涯并开设了菠萝蜜公司。

这些年来,这种原产于印度,与面包树、无花果和桑葚一样同属于桑科的水果越来越受素食者喜欢。他们总是喜欢在墨西哥玉米卷,墨西哥“肉”卷,和手撕烤“肉”三明治中以未成熟的果肉代替肉类。甚至在地道的印度咖喱,例如ghassi中也如此。Ghassi是一道用碎椰子、鹰嘴豆和包括红辣椒、香菜和孜然等香料做的咖喱。

现在,菠萝蜜开始流行, 使素食者多了一种选择。

根据《营养商机》杂志的调查,从2014年到2015年,25%的美国消费者减少了肉类的摄入量;而肉类替代品的销售额从2011年的6,900万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10,900万美元,几乎翻了一番。

行业带头人、素食者协会(Plant Based Food Association) 的前执行董事Michele Simon说过,他们仍致力于让消费者分清豆腐和天贝 (译者注:一种产于南洋岛国的天然发酵大豆制品)。即便如此,这无阻人们嘲笑菠萝蜜的产品。

Hari Nayak 在印度长大,他家院子里就长着一棵菠萝蜜,作为烹饪作家以及Café Spice的首席大厨,Hari Nayak曾经为他的客户,例如“全食超市”开发了使用菠萝蜜的食谱。“在美国,” 他说,“菠萝蜜正逐渐从被视为奇葩走向主流。”

[-]

成熟的菠萝蜜可以作为水果吃或者做甜品。吃起来有香蕉和菠萝混合的口感,水果口香糖的味道同时带一点点辛辣的气息。但未成熟的菠萝蜜也是可以吃的。按印度的烹饪作家Julie Sahni 的说法,“吃起来很有肉的质感,绝对能吃饱你”。

“素食烹饪常常会忽略菜肴口感,那种咀嚼给人们带来的刺激以及齿颊留香的感受。” 她说。 菠萝蜜的另一个好处是它非常好搭配,因为未成熟的果实富含淀粉和极具风味,它可以吸收和它一起煮的其他食物的味道。

像Jackfruit Company 和 Upton’s Natural 这样的公司会提供预烹调,不带味道的简便装菠萝蜜或者各种成品,包括烤的、咖喱的和得克萨斯风味的等。这种想法非常好,因为整个菠萝蜜太大了,这种水果平均可以有35磅重,有些还能达到100磅。

这种巨型果实可以在亚洲食品超市或者某些健康食品点买到,但切开菠萝蜜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洛杉矶的大厨,同时也是素食餐厅Mud Hen Tavern合伙人及行政大厨Kajsa Alger说:“分解一只菠萝蜜比切开一块肉更加费力。” 菠萝蜜是不好对付的,它会分泌白色黏液。烹调前的准备工作十分耗时,需要完成多个步骤。“基本上,他们又大又难搞。”Alger 说。

她会选择菠萝蜜罐头,因为它提供的产品一致,方便餐厅的厨房使用。

她把菠萝蜜切块替代中式饺子的肉馅,或者放在花生酱里煮熟替代越式肉酱,又或者炖熟替代墨西哥卷饼中的肉碎。“它很中性,做什么都可以。”

Jess Kolko 是一位为Whole Food工作的注册营养师。他强调菠萝蜜富含纤维:“一般而言,人们每天纤维摄入量仅有身体所需量的四分之一” 她说,“菠萝蜜是提供的是全食物的植物纤维,而不是纤维补充剂。同时,它还富含钾,可以帮助增加肌肉功能,补充水分以及维持稳定的血压。” Kolko 还提到,特别让人兴奋的是菠萝蜜属于非人工加工的“全食物”,不像诸如酱油或者天贝那样需要由一系列其他原料加工而成。

尽管菠萝蜜最近开始流行,但这种南亚的食品是否能被美国市场接受还要看营销和宣传。

不过像Ryu这样的企业家希望对有心的消费者的呼吁能使他们克服对肉类的渴望:“菠萝蜜的故事相当的有说服力,因为我们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肉类的消费是导致全球暖化的第二大因素,仅次于能源工业。”Ryu 说:“现在我们可以通过这些有机的、长在树上的果实加以平衡全球暖化的效应。而且这种可持续丰产的水果已经形成了供应链了。”

本文译自 nationalgeographic,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9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