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7.22 , 09:23
89

日本看护杀人案件当事人独白:「那是披着我妈的皮的怪物」

译者按:

本文译自雅虎新闻特辑中关于日本看护杀人的一篇。日本虽然是社会福利保障制度进行的很好的发达国家,但是老龄化的严重使得在养老方面力不从心。这篇文章虽然说介绍了很多例子,但是缺点是没有深度不够,没有挖出例子背后的社会问题和提出解决问题的建议。事实上有养老设施资源不足和看护业界待遇太低导致人员不足等一些问题。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我会找几篇更加深入讨论的文章来翻译。欢迎讨论。

但是正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这边文章还是具有很大现实意义的。特别是对于将来可能遭遇抚养老人的困境的中国422家庭的独生子女们(4老人,2年轻人,2孩子)。关于这个,译者在翻译此文时找到了一篇来自北京晚报的报道《如何破解“久病床前无孝子”》,文章中破解的方法是——家属轮流照顾老人 。

[-]

引言:

日本现在每两周就发生一起“看护杀人”,“看护杀人”是指忍受不了长期照顾卧病在床的亲人而将其杀害的案件。里面既有 “老老看护”——年老夫妇互相照顾的例子,也有儿女杀害父母的例子。

这种“看护杀人”虽然经常被报道,但是缺乏正确的统计,难以把握它的全体情况。NHK调查了从2010年以后的6年里发生的“看护杀人”案件,并与11位案件当事人进行了采访。

“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要勒死他”

“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动了。警察啊检察官也问了我好多次了,但是我真的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勒死他。可能是我已经忍不了像那样的生活了吧。我绝对不要再过那种地狱一般的生活了。没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懂的。”

[-]

在关西一处住宅小区的独栋住房里,70岁的女性坐在挂着丈夫遗照的房间里,平静的诉说着当时的情景。

在照顾丈夫3年之后的一天,在门口传来丈夫的叫声。我跑到玄关(日本进门换鞋的地方)一看,他已经倒在地上了。不知道是摔到哪里了,一直抱着脚喊痛。这样的话会打扰到邻居的。我赶紧把他扶到房间里。然后把他平时安眠用的安眠药当作止痛药给他吃。终于他平静下来,睡着了。

“睡着了啊”

从看到丈夫睡着的样子这里,记忆中断了。接下来再记得的,就只有躺在地上的丈夫和手里捏着毛巾的自己了。让他窒息而死的毛巾,就是那一条平时放在桌子上,好让他扶着桌子站起来的毛巾。

“他太可怜了,活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原本挺健康的一个人,落到这种境地。他自己心里应该也痛苦。他反正也活了这么久了,应该也活够了吧。我真是没有精力来照顾他了 ”

对加害者的采访

“看护杀人”的采访是从2015年秋开始的。日本全国的NHK分局的记者对2010年以后6年间的家庭内的杀人,伤害致死,自杀等时间进行了调查。

[-]

调查的结果是 “与看护相关”的案件有138起。算下来大约每两周就有一起发生。一家一家找到住处准备采访,但是发现地址上的房子基本上不是已经没人住了,就是干脆连房子都被拆了只剩下空地了。就算问附近的人,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去哪儿了。

文章开头的女性,是在刑满释放后回到杀了配偶的房子继续生活着。今年4月,在保证匿名的条件下到她家进行了采访。

她和丈夫结婚已经有40多年了。育有一男一女。丈夫在做跟建筑相关的工作,虽然是从来不做家务的典型“昭和男”,但是十分重视家庭,经常带着家人去旅游。而她,也在带孩子之余,在丈夫工作上给于不少帮助。

从丈夫得了脑梗塞生活不能自理开始后,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她一天之内多的话要扶着他去20多次厕所。一次最多只能睡2小时。给他脱裤子的时候动作慢了还要被打被骂。

[-]

在案件发生的半年之前,他认知症开始发作。慢慢变得说不清楚话,不分昼夜的想要走出房间。

“我基本上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即便是晚上,也不停的不知所云大叫。24小时打开电视,盯着电视一动不动的看。从眼睛里面已经看不出他还是个活人。我也想过要自杀,但是我死了后,还是苦了儿子和女儿,我不忍心。”

孩子们也有他们自己的家庭,管不了那么多。她只能在跟政府有关部门咨询看能不能找到“特别老年养护中心”※。但是想去的人太多,没空位后只能找民营的养老院。一个月要15万日元,比夫妇两一个月的养老金还要贵上好多。
(※日语:特別養護老人ホーム 这是日本社会福祉机构或者地方政府等运营的公共养老设施,一般来说只收养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

只有把他送到养老院日托的时候能歇一口气。一周3次,早上10点开始到下午4点的六个小时。在这个时间里,她除了购物,做家务,就是一个人出去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发呆。

“一直在家的话我会疯掉的。一边想着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一边拿着手机发呆。越是想到又要回到那地狱般生活,我越不想回家”

通过终结丈夫的生命而从结束看护生活的她,在灵位前祷告着。

“我不后悔。我知道我不该那样,但是,我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

就我弟弟没动手,我估计我有一天也会动手

今年2月中旬的时候60岁的男性进行了采访。他住在对日本中部的国营低收入住宅里。他弟弟把患有认知症的母亲用电线给绞杀了。男性跟其弟一起照顾过患病的母亲。

该男性在工厂工作。其父去世之后,20多年来跟母亲两个人生活。案件发生的两年前,其母被确诊患有认知症。症状渐渐恶化,母亲每天即使是晚上也不断乱敲东西,大声叫喊。

“她一发病我就赶紧起来哄她睡觉,每晚就这样重复。基本上晚上睡不了觉”

男性的母亲是认知症,但是仍然能生活自理。属于“要看护级别2”。有想过送到养老设施去,但是民营的每个月要20万日元以上,所以放弃了这个想法。而想去特别老年养护中心的话,基本上要等四五年。(作为参考,2014年日本人平均月收入35万日元,但此人住低保房,收入肯定要低于平均)

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了,但是为了生活不能不工作。他把25年前离开老家的弟弟叫过来帮忙。其弟在当时正在失业中。

[-]

“那已经不是我妈了,那是披着我妈的皮的怪物”

对一直大声叫喊意义不明的话的母亲,其弟不知所措。终于有一天,其弟对躁动的母亲进行了殴打。殴打过后其母在一定时间内老实了很多。从此以后,一旦其母病情发作,其弟便会施以暴力。

一天,在男性因为工作出门之后,其弟用电线将其母绞杀。而那只不过是开始看护的两个月以后。根据庭审记录,在案件发生之前,其弟看到其母穿着占有大量大便的衣服从厕所里走出来,觉得母亲太痛苦了,已经变成怪物了,进而起了杀心。

男性这么说道。“我弟他当时直接看到我妈最不堪入目的一面,估计精神突然一下就崩溃了。虽然说最后判决书上写的是因为看护累了而杀人,但是我觉得是因为精神方面被逼的无路可走了。我当时其实也快撑不住了。所以,我没叫我弟来帮我的话。杀了我妈的人,估计就是我了。我才是那个最坏的人。”

[-]

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成为看护者

“常年在孤立无援的状态下看护,然后崩溃,进而杀害被看护人。” NHK在调查之前,以为这样的案件很多,但是事实上通过调查,发现很多案件并不是“常年并且孤立无援的”看护后才发生的。在时间明确的77起案件里,有一般以上在开始看护后3年未满以内就发生了。另外,在情况明确的67起案件里,有四分之三的例子使用过看护设施(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照顾)。

如今全日本看护者超过了550万人,并且随着老龄化现象的严重,需要看护的人还在进一步增加。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成为看护者。加害者们的坦白,给“大看护时代”提了一个难解的问题。

日本网友评论节选

飯田真弓:20岁的时候当过五年的 “福祉看护士” ,当时太惨了,晚上一个人要管100个人。两个小时就要换一次尿布,还要担心他们摔倒。因为那个把身体给弄坏了。

Taro Yamada: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因为看护太苦了。NHK啊其他媒体什么的把“在家养病就挺好”这种思想强行给国民洗脑。实际上看护和医疗的预算被压缩了。被压缩的部分就由家庭来承担。把家人给逼崩溃了就好了,一下死俩,正好省了社会保障费。

Kazumichi Morita:我作为看护业从业者,我对被害的人以及加害的人还有患有认知症的患者都有深深的同情。但是我要指出来的一点是,“看护杀人”的本质其实是对认知症的看护水平还不够成熟。因为,文章中介绍的被害者被看住是“极其严重的病情”,其实只不过是看护者当时自己的感情与行动的投影罢了。如果不意识到这个,而是一味地不把认知症患者当人看的话,患者只会做出“害怕”“被激怒”或者是“想要从这样的话环境中逃出去”行动。

本文译自 yahoo.co.jp,由译者 大未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64)

TOTAL COMMENTS: 89+1

[2] 1 »
  1. 3209973

    @langhua78966:
    开发护理用的机器人吧

    养老确实是个巨大的市场,这对于我们这个社会是必然要发生的事

  2. 愤怒的菜鸟
    @1 year ago
    3208614

    @白尾猫: 其实能像你所述的家庭不多了,其次你也不知道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星期内看护会出现什么事情,不了解看护者的心理情况,不清楚对一个贫困家庭的冲击有多大。补充一句:在病魔前,强者太少,弱者太多了。
    这类现象之所以沉重的原因可以说这是大家都要面对但又无能为力的一个情况,何况更是陪伴我们多年的亲人。
    还是社会不够发达啊,现在的社会可以上天下地了,但是还不能解决我们人类最根本的一些事情,生老,病死。

  3. 鼓励君的日常
    @1 year ago
    3208342

    零零后静静地看着你们。感受到了大家的情绪,却无能为力。

  4. 称呼太长
    @1 year ago
    3208333

    很正常,我听闻这种故事很多,虽然最终没有人死亡,但是长期照顾瘫痪的人员会是一个人彻底绝望和疯狂。

  5. jy84848
    @1 year ago
    3207413

    海明威直接饮弹自尽

    [10] XX [0] 回复 [0]
  6. 呵呵韩国
    @1 year ago
    3207359

    @Stan: 买点水仙花和点安眠药吃了得了。

  7. 鸭搓螺头
    @1 year ago
    3207334

    去年我们这就有一个老人自杀了,凌晨起来跳了河。家属自然不会声张,邻居传言老人是从河里捞上来的。

  8. 万物皆可污
    @1 year ago
    3207276

    安乐死的合法化需要解决一个伦理问题——公平。富人有多种途径延长寿命,对安乐死的选择能更出于自我意志。但是穷人选择安乐死往往是迫不得已。

  9. 酱爆玛丽
    @1 year ago
    3207240

    要是我老了以后子女面对这样的我还能够沉下气尊重我照料我的话那我死(自杀,自然死,安乐死)也无憾了吧

  10. 拆迁办大队长
    @1 year ago
    3207186

    日本有很多人在讨论‘尊严死’ 我的日语老师80多了 她说她以后要是瘫痪了希望能够这样
    我觉得虽然自己的身体是父母给的 但是遇到这种生不如死的状态的话 还是痛快点比较好 身为父母也不愿看见孩子被病魔折磨的生不如死吧

    [17] XX [0] 回复 [0]
  11. hoobler
    @1 year ago
    3207112

    原来看新闻总说子女不孝顺老人伤心什么的,真到那一步活着才是最难受的。不能动让人照顾真心很难受,去年得了严重的椎间盘突出,刚开始躺着都疼,别说玩游戏娱乐什么了,睡觉都睡不成。一般的伤口疼痛过一会不在碰就没那么疼了,病痛可是全天不间断的疼,想象下肚子疼的感觉持续几个月甚至几年,每秒都那么疼,不会减轻,不会习惯。自己想自杀都动不了。那会真想让家里人杀了我就不用受苦了。过了好久才渐渐好转。其实人病到一定程度都会想死。尤其再是确定好不了的,那真是活多久受多久罪

    [12] XX [0] 回复 [0]
  12. 3207111

    爷爷癌症,从发现到去世差不多一年半。我父母、妹妹、奶奶四个人照顾,叔叔婶婶们间或来照顾,我父母中断了所有工作,累的一年头发白了大半。各种辛苦自不必说。最要命的是人病了之后脾气性格会大变,完全不是理性思考的人。我爷爷还好脑子正常,但是也会骂人,说我们不给他治病,怀疑我们不救他,其实他年龄太大,已经不能支撑多次手术,为了他舒适,最后一段时间一直住在疗养院。十分钟之前想吃面条十分钟后想吃水饺,晚上不睡觉让人陪,白天睡觉还是让人陪,十几分钟上一次厕所,两个人搀着他。
    一切结束的时候,全家人很悲痛,但也如释重负。连奶奶都说终于可以歇歇了。
    如果是照顾十几年,我真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奶奶现在也癌症了。

    [34] XX [0] 回复 [0]
  13. zaryfrank
    @1 year ago
    3207107

    @塞北耕夫: 你这直接剧透了。。。一步步揭开谜团是那个游戏最大的魅力了。。。

  14. 3207050

    十分感谢🙏……

  15. 3206973

    古代有多个子女活到成年的比例估计不比现在高(天朝特殊制度除外)。好在医疗技术有限,年轻急性病挂掉更有可能。卧床的能生存一年一上得靠运气。护理得再小心,吸入性肺炎褥疮感染骨折什么的都能致死。
    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大程度上无解。

  16. 塞北耕夫
    @1 year ago
    3206939

    寂静岭2就是这么个故事。
    游戏,詹姆斯杀妻案。

  17. helvetica
    @1 year ago
    3206924

    @转播负能量: 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是人类而不是低级动物的区别。

  18. 鲁兹
    @1 year ago
    3206922

    姑老爷瘫痪在床15年,两个儿子都癌症去世了,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说话只能喊,半夜三更的喊,饿了渴了翻身都要喊,姑姥姥80多岁的人就这么伺候了15年,去年老头走了,街坊四邻都松了口气,老太太终于能安享晚年了。

    [37] XX [0] 回复 [0]
  19. 转播负能量
    @1 year ago
    3206901

    花费 年轻人的生命时间 去照顾 老年人的生命时间,年轻人对世界社会所能做的贡献成就 明显远高于老年人,本身就不符合逻辑。

    [19] XX [33] 回复 [0]
  20. 3206892

    看有评论说去养老院好像很凄凉,其实压根不是所有人都去的起的,现在国内养老院也不是很便宜的也不是你想去就有床位可以去的,在养老院其实可以得到的照顾也远比在家孩子给予的要好很多- -~那些对现实世界毫无所知的漂亮话也不过是表面是显得自己很有“孝心”。真的到了需要承担责任的时候,能负担把父母送去养老院的金钱,然后隔三差五经常去探望才是真的尽到责任(既保证了老人的生活质量,也可以有各自的生活空间,足够的探望数量也可以补足老人内心需要的安慰感,尤其如果老人患有老年痴呆的话更是如此)。

    [44] XX [4] 回复 [0]
  21. 嘟嘟
    @1 year ago
    3206869

    这是实实在在的恐怖。日本这种发达国家都如此,可想吾辈要面临怎样的地狱

    [17] XX [4] 回复 [0]
  22. fientu
    @1 year ago
    3206858

    @Pstnk: 我感觉是神经受损影响到食欲了,毕竟性情大变,影响食欲也说得过去,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23. fientu
    @1 year ago
    3206852

    所以我总有种急迫感,我要更多的钱以应对各种各样的苦难

    [13] XX [1] 回复 [0]
  24. TineValen
    @1 year ago
    3206811

    说实话,二十多岁,想像着自己七八十岁是这样的境况,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一方面是对死的恐惧,另一方面又面临着生的无奈。
    尤其看到首赞上,外公可能怕拖累硬是饿坏自己,分别站在子女和本人的角度,想法真的很多。

  25. 大未
    @1 year ago
    3206775

    @奶糖大魔王: 我记得我备注了一下的,但是搜了一下确是没解释。谢谢提醒

  26. 奶糖大魔王
    @1 year ago
    3206750

    @大未: 日本为了尊重患者把老年痴呆的叫法改成了认知症,不过翻译的话可能还是翻成老年痴呆更容易让大陆的读者看懂,小小建议,望译者见谅。

    [28] XX [1] 回复 [0]
  27. 大粽子
    @1 year ago
    3206746

    不知道一个一岁的小孩和一个八十岁无法自理的老头相比谁更难照顾

    [6] XX [11] 回复 [0]
  28. 🍓草莓奶🍭
    @1 year ago
    3206703

    我妈经常跟邻居大妈们聊天时候就会说,现在一家都是一个孩子,作为父母都不忍心让自己孩子受苦受累,等我老了不能动弹了,我可不想累我自己的姑娘,我就去养老院了,跟我家那口子一起去。我听的很不是滋味。我感觉我势必不是第一个听见父母这样诉说的子女。你们听到父母这样说,是什么心情啊?

    [26] XX [2] 回复 [0]
  29. 基佬小甜心
    @1 year ago
    3206640

    11区健康的老头老太太最大的愿望是瞬死,还去拜一些这方面的神,安乐死合法可以造福孤独死的单身狗们和那些因为在意邻居说法看着老母在病床上痛苦没得治也坚决不拔管的家庭

  30. 落枕的杲杲
    @1 year ago
    3206617

    非常沉重的话题,更沉重的是不是亲身经历的话我们很难会去考虑这样的问题。
    我的曾祖母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90多岁,没病没痛,她是上吊自杀的,因为不想再接收看护。我的爷爷77了,身体安好,一个人住乡下偶尔务农,膝下三个儿女都非常孝顺,但他也表达过当自己失去自理能力时想痛快点走的意愿。
    老年看护发展到最后很有可能对双方都是煎熬,尤其对于我们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独生子女一代,几十年后面对的将是一对夫妻照顾两对父母两个子女的高压,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撑下来。
    有人推崇安乐死,或许从理性上讲是个办法,但是我又总有些担心,这项法案通过的那一刻亲情似乎就变味了,人性似乎被理性泯灭了,以抹杀部分人性为代价建立一个看起来更完善的秩序是否会走上一条不归路?我们无从得知。

    [31] XX [6] 回复 [0]
  31. langhua78966
    @1 year ago
    3206615

    @AB: 说是这么说,但其实行内人都知道不是那么容易,正如文章中所说的,收费高服务好的民营养老院更本无法惠及中下阶层,中国也如此;收费低的服务环境都很恶劣,比赖着活还差点。投入大,利润低,回报时期长。而且,民营养老院这块政策非常模糊,不是那么容易做的。比如说老人意外保险这块在国外有很成熟的经验,但国内还是一片空白,让运营者承担了相当大的风险。

  32. 痛苦
    @1 year ago
    3206601

    其实很多人都有不想活下去的时候吧?

  33. 3206593

    @Grace: 攻壳机动队有一部剧场版就是以此为背景的,值得一看

  34. dazumozi
    @1 year ago
    3206587

    计划生育未来必上耻辱柱!

    [16] XX [30] 回复 [0]
  35. hawk3141
    @1 year ago
    3206586

    还是安乐死合法化比较好吧,家属同意,医疗鉴定,法院批准应该没问题的吧。

  36. 3206568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实在痛苦的想放弃的时候抬头望天想想个人这点狭隘的小东西相对于广袤苍穹完全是何足挂齿,,,没错,这就是普通人对待一切困难的万应法则。对未知的恐惧只需要带来敬畏,弄到惶惶而不可终日这就有点幼稚了。 以上算是对不安者的安慰吧,但个人的存款里,永远会有一笔预算是去瑞士的单程机票。

    [18] XX [0] 回复 [0]
  37. 煎蛋
    @1 year ago
    3206567

    拷问人性

  38. 鸭搓螺头
    @1 year ago
    3206560

    @温柔的胡萝卜: 第三条并不可靠,如果是短时的住院,几个子女轮流照看是可行的。如果是没有康复的瘫痪,比如文中的认知症。被几个子女默契的抛弃是常见的结果。长期看护的最终崩溃是身体极度透支和精神上的绝望共同造成的。我认为能期望的是自己命好,身体好,死的快。实在不行,真的只能推动安乐死合法化,而且从现在开始就要宣传这方面,提早给社会打好预防针。比如人到60岁就可以立下安乐死的意向书。

    [13] XX [1] 回复 [0]
  39. 白尾猫
    @1 year ago
    3206547

    感觉很可怕,我奶一系列病下来,萎缩成皮包骨已经快10年了,但是长辈的悉心照料下还活着,饭要研磨才能进胃,屎要用手才能扣出来,但是长辈也默默做了10年,并继续下去。我觉得这是一种品德,只有身体力行,才会传承下去。我有点怕将来自己不够好,唯有努力赚钱了~
    至于文章里那些人,还不够强大吧。

    [9] XX [80] 回复 [0]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