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7.14 , 17:30

剩蛋之路:一名蛋蛋癌患者的自(tu)述(cao)

#1 医生连Plan B都不给就把蛋切了

08年秋天那会我在本地高中任教,一天学校开展了□□癌宣传讲座。回去后我就摸蛋自查,结果发现了一个豌豆大小的肿块。于是我忧心忡忡地去医院检查,内心充满焦虑:如果医生检查时,我□□怎么办?

[-]

这个担忧是合理的。检查过程中,医生会把凝胶涂你一鸟,然后用超声换能器揉来揉去,说白了就是个振动棒。检查要持续20分钟。废话,我肯定有反应。如果医生是女的怎么办?如果是男的呢?当然,还有更严肃的问题:如果他们笑话我的阴毛怎么办?去之前要剃掉吗?剃掉会不会更尴尬?

[-]

好吧,这些都是小问题。他们检查出癌症了,我也没硬。

泌尿科大夫说:“我们准备切掉你一个蛋。”我原本以为,得了重病,医生总该让你先坐下来,完了跟你讲各种治疗方案。然鹅,我的治疗方案是“你是想周三切还是周四切呢?”。

#2 不用打开阴囊,直接就把蛋蛋吸出来了

[-]

你应该没思考过如何切蛋的问题,但是如果你思考过,你可能会觉得切蛋分三步:1.剪开阴囊 2.用勺子窊出蛋 3.缝上阴囊。然而并不是。我做的这个叫腹股沟□□切除术。他们在我小腹上开个口,然后直接把蛋蛋从这个洞里扯出来。这么做的理由是:切开阴囊会搞坏那里的淋巴结,会增加癌细胞扩张的风险;当然也因为没有人愿意在阴囊上挨一刀。

[-]

当我醒来时,蛋蛋已经没了,但是我感觉它仿佛还在,好像有个怪物正在□□它。接下来的几天里我要冰敷,按时吃止痛药,基本只能躺在沙发上。

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蛋幻觉痛,或者任何幻蛋感觉,我知道你们想问这个。

#3 讲真,装个假蛋有必要吗?

[-]

我没装假蛋(术语中应该叫义蛋)。没错,真有这个自欺欺人的玩意。里面包的是生理盐水,重量和大小都跟真的一样,就像给女人装的假奶。但是假蛋这玩意太浮夸了。毕竟装了假奶,人人都能看到,我装个假蛋给谁看呢?路人又不会去数我的蛋。也许是为了□□?当女人下去给你口时,真的会说“哎哟,不错哦,两个蛋”?但是有些男人会选择装,最后又后悔(大约是25%的后悔率,根据这篇调查。)

#4 一个顶俩的孤独守望者

剩下那个蛋很嚣张地独占了阴囊,跑到正中间的位置了。就跟卖过肾一样,幸存蛋可以干两个蛋的活。我知道这件事倒不是因为我量过自己的□□,而是因为后来发生的事情。

[-]

术后几周,我回医院检查,他们说癌症扩散了。他们决定用化疗。但是化疗会影响我的生育能力,于是他们建议我先去趟精子银行存一点子孙浆。我去了,完了他们说我的□□无论是量,还是精子数目与活力,都跟两个蛋的正常人一样。我爸陪我去的,所以你能想象那种尴尬。为了能抱孙子,他坚持要掏钱帮我储存精子。

化疗起作用了,我没有癌症了。为了纪念抗癌之路,我甚至想在脸上纹一滴□□的图案。我很倒霉,得了癌症,但是我又很幸运。所以我建议所有男性蛋友们,现在就伸手摸摸你们的蛋。如果方便的话,让好基友帮你一起摸。

本文译自 cracked,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