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7.11 , 09:00

那么多诺奖得主给转基因背书,为啥我还是有疑虑?

[-]

很多比我智商高的人都在说转基因是安全的,但是我还是很怀疑。我说的智商高的人,是那些诺贝尔奖获得者。已经有超过110名诺奖获得者联署敦促绿色和平组织停止反对转基因的活动(相关蛋文:转基因无害:108名诺贝尔奖得主跟绿色和平组织撕逼了)。BTW,其中41%的人都是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

尽管美国国家科学院开展的联邦研究已经宣布人类食用转基因是安全的(相关蛋文:争议终结:超大规模研究证明了转基因是安全的),绿色和平组织并不相信他们“从科学角度充分理解了转基因对环境和人体健康的影响。”

诺奖获得者们并不苟同。他们上周写了一封信,说“转基因食物是安全的”而且是一种“解决日益增长的人口需求的安全方式”。他们旗下聚集了大量科学支持者,并提供了翔实的科学论据。

但我还是表示怀疑。为什么?因为有着太多未能回答的问题。以下问题都让我感到不安:

为什么那么多国家都禁止转基因,或者要求贴上标签说明?

去年秋天,19个欧盟国家,包括奥地利,北爱尔兰,法国和德国,都放弃培育部分或者全部转基因作物。我相信这些国家一定有科学家们向政府提供转基因方面的顾问。那么他们到底发现了什么呢?以至于这些国家对转基因采取如此谨慎的态度。

有64个国家要求转基因必须贴标签。我还是相信他们这么做一定有理由,而且是基于科学研究的理由。为什么这些国家跟美国的做法差异巨大呢?

为什么自从转基因出来后,食物过敏现象呈爆炸趋势呢?

[-]
左:美国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 右图:18岁以下儿童食物过敏病例

我知道关联不等于因果,但是在过去几十年中越来越多的食物过敏肯定是什么引起的。有没有可能人们还没有发现转基因跟食物过敏之间的关联呢?我经常想起食物活动家Robyn O'Brien经常挂在嘴边的问题,“我们是真的食物过敏,还是食物被动了手脚?”

在转基因研究中,这些作物的生长环境是怎样的?

[-]

很多转基因作物已经能够抵抗除草剂草甘膦。世卫组织认为草甘膦可能是致癌物,就在今年春天,FDA决定调查食物中的草甘膦残余问题。如果FDA在着手调查了,那么官方一定是有着疑虑的,对吗?

所以我很想知道,研究转基因的科学家们会不会去研究转基因的终端产品——农民伯伯用草甘膦种出来的食物。在我看来,同样使用转基因种子,不用草甘膦或者其他化学物质,和使用了这些化学品,种出来的东西应该是不一样的。

可能,但只是可能,在自然或者有机条件下转基因是安全的,使用化学品时则不安全。我明白这对非转基因食物也是这样,但是如果种子本身就能抵抗化学品,那么人们在使用化学品时就有可能放松警惕。

为什么给转基因贴标遭到巨大反对?

有64个国家要求给转基因产品贴标签。在美国,转基因制造商,食物生产商以及国会议员一直在齐力反对这样的行为。尽管有90%的美国人希望转基因食物包装上贴有标签,但是有人要花去数亿美元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个问题不会自行消失。公众是不会退让的,像坎贝尔公司和通用磨坊这样的食品生产商已经表示将会在包装上贴标签,但是国会一直试图通过一项法律,让贴标成为自愿行为,且难以辨别。他们想要厂家自愿使用一种智能标签,消费者需要用智能手机扫码才能知道是不是转基因。不懂的人们自然就被蒙在鼓里。

这股巨大的推力和无数的金钱都想要让消费者无法获取真实的信息,我觉得这是一面警戒的红旗。它让我怀疑背后一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大秘密。

有疑问,就代表我反转基因吗?

以上这些问题都是我怀疑转基因安全性的原因。我并不打算称自己是反转基因人士,但是目前也不存在足够经过时间考验的准确信息能让我成为挺转基因人士。

但我绝对支持给转基因贴标。有着这么多不确定性,我相信消费者有权选择不吃转基因,唯一合理的做法就是贴标签。

本文译自 mnn,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4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