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7.11 , 18:38

研究发现极端主义者其实是闲得蛋疼

[-]

伦敦国王学院和利莫瑞克大学新研究发现,枯燥无聊可能对我们的政治观点是个重要影响因素。

很少有人真的对政治抱着满腔热情,但是我们都有自己的政治观点——甚至我们都没意识到。我们如何看待他人,看待社会以及身边所有的事物,都会影响这些官司按。全世界大部分人都生活在所谓的“民主”之中,因此当我们思考政治意识形态时,往往都带有左派或者右派的倾向。简单来说,左派通常跟社会主义,进步主义和相信公民权利有关,而右派通常跟资本主义,保守主义和传统主义有关。

当然,当我们聊到政治光谱时给别人乱扣“左”或者“右”的帽子是不对。你可以是中间派,可以有多种观点,可以是温和左派,也可以是温和右派。这里就有意思了,极左你会发现共产主义,极右则是法西斯主义,不管你是哪一派,这两种极端情况都是人们所不愿意看到的。

[-]

处于研究,研究者们在大学里问了97个人,让他们给自己的政治倾向分类。其中一组人要做一项无聊枯燥的任务,对10份关于混凝土搅拌的参考资料进行分类和描述,而另外一组则只要看2份这样的资料。然后他们要再次给自己的政治倾向分类,从左到右有7种。他们发现,相比高无聊组的自由派,低无聊组的自由派要更加温和。保守派也呈现了这样的趋势。

[-]

枯燥无聊可以让人们更容易产生极端观点,这既令人担忧,也令人惊讶。来自伦敦国王学院的Dr Wijnand van Tilburg是这个研究的带领者,他说:

“枯燥无聊会让人抓狂——它会让人们想要寻找挑战,刺激和充满目的感的事情。政治意识形态可以增加他们的存在感。”他补充道:“无聊会促使人们改变现状,加入那些看起来比手头的事情更加有意义的活动。”研究作者认为采取极端政治立场是人们往无聊的现状中注入意义的一种方式。

这也就意味着这,一些完全无关联和外部的因素会影响深植于我们内心深处的东西,比如政治信仰。来自利莫瑞克大学的Dr Eric Igou说:

“这些研究表明政治观点是部分基于无聊而来的,用意识形态来抵消负面生存体验可以给生活提供意义。这些发现隐含的意义是明显的。至少从某种程度而言,那些持有极端政治观点的人或者组织可能都是闲的蛋疼,生活实在太无聊,必须找点事情显得更加有意义。”

[-]

目前,我们并不知道无聊到底能以多大程度影响我们的政治观点,未来需要更多的研究。

“为了更好地洞察无聊的重要影响,我们可以测试它选民投票的影响,并且观察它跟个人影响的差异。现在,我们没有这样的数据,但是这对研究者而言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课题。”

该研究发表在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上。

本文译自 zmescience,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2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