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7.04 , 09:00

如何在没完没了的坏消息中与焦虑共处

和许多焦虑之人一样,我(原作)很容易将事情灾难化。一开始,我会想一件事可能会出现哪些糟糕的结果。接着我就会直接跳到我设想的最糟糕结果上无法自拔。

[-]

但上周五早晨,我醒来发现大部分英国人均已投票离开欧盟,市场动荡,英镑贬值,我们的首相也在准备辞职。我的手机被各个时区的朋友和家人发来的信息淹没。我的心在飘荡,胃也搅在一起——看起来我不像做了最坏设想的样子。

在数字时代,坏新闻触手可及。对于那些已经有焦虑症和抑郁症的人而言,他们很难不被世界的问题压垮。如果你不觉得英国退欧很糟糕,那么也许上个月美国奥兰多枪击案会令你揪心不已。亦或者特朗普将成为美国总统的可能性令你很不安。

对这类情况感到无助的人通常被要求更加关注自身,不要太在意这些。但对于我和其他许多人而言,不关注这些根本不可能。对我来说,网络不仅仅是焦虑的来源这么简单;它还是信息、收入和沟通的重要渠道。那么忧心忡忡的公民怎么能在不屈服于麻痹的状态下参与到他们感兴趣的活动中呢?

[-]

首先,我们应该了解当我们浏览媒体发布的新闻时,我们的身体和思维发生了什么变化。

认知行为治疗师Nicky Lidbetter表示:“新闻充满了让我们无助的故事,这种无助感正是焦虑的核心来源。它会引发人体释放肾上腺素,指点我们的身体做出反应,但通常情况下看新闻并不需要我们有何行为反应。肾上腺素在无处可去的情况下,只好在人体内循环。”

阅读完一篇令人沮丧的新闻之后,你的神经系统就会过载。在你试着进行日常活动时,你的身体却在以各种方式表露“战或逃”模式:心率加快、流汗、失去胃口、口干舌燥、发抖和喘不上气等等。

虽然许多人都很熟悉这些症状,但尚不清楚当代人是否比他们的祖先更加焦虑。现代媒体并没有让我们变得更冷静。事实上,据德州大学的心理学教授Mary McNaughton-Cassill透露,这种过度刺激反而让我们变得更加不冷静。

McNaughton-Cassill对新闻与焦虑之间的关系颇有研究,她表示:“鉴于人们更关注负面新闻而非正能量新闻,新闻媒体会将不好的新闻当作主打推荐给读者。我们会记住这些新闻,即便它们与我们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的确如此,虽然英国退出欧盟带来了很多重要影响,但伦敦的生活依旧正常。商店仍在营业,孩子们还在上学。公交车按点发车,人们也没有在街头引起暴动。

[-]

Lidbetter和McNaughton-Cassill都建议你尽可能不要接触新闻。只点击可靠的链接,避免自己接触不必要的压力。每天安排点不带手机散步的时间,你也可以试着关掉推送梯形。比起每天开着社交应用,你可以试着在特定时间登陆社交网站。

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我们也必须改变我们的想法。McNaughton表示:“我们认为我们无法抑制改变或者控制我们身边发生的事情,但我们可以选择我们对这些事情的看法和反应。压力是我们已拥有之物和我们想拥有之物之间的差距。你可以改变你拥有的东西,改变你想要的东西或者改变你对这种差距的看法。”

当我思索我们拥有的世界和我想要世界之间的差距时,很明显现在并非让我的大脑显然战或逃模式的时机。焦虑可以做到很多事情,但它并不能帮助我完成任何事情。因此虽然我不能控制英国退欧,但我可以阻住我自己的焦虑,并专注于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

本文译自 QUATRZ,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9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