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7.02 , 10:30

没病?说两句,张口说两句

[-]

长久以来医疗界一直在讨论有无必要多关注病人的声音。现在这些讨论要付诸现实了。学者和企业正聚焦于开发一种诊断和预测包括躁狂发作、心脏病和脑震荡等任何病症的技术,基于一类特殊的数据源:你说话的方式。

越来越多的证据暗示一组心理和生理状况能使你吐词不清、声音拉长或是加重鼻音,甚至能让你的声音微微发抖,轻微得人耳无法辨别。虽然还不能严格确定分析声音模式能实现精确或有用的诊断,但各方已开始争相尝试。

最近加入竞争的是Sonde Health,一家周二成立的由风险投资基金PureTech投资的波士顿公司。它基于的是MIT研究人员授权的技术。Sonde公司打算为顾客开发能够显示抑郁症及呼吸道和心血管状况的软件。

“说话是我们每天自然都会做的事情。”Sonde首席运营官Jim Harper说道。

该公司首先会分析患者大声朗读的声音剪辑,但他们的目标是开发出能提取声音特征的技术而不依赖说话记录。Harper称他们的目标是“改为暗中监测并借助人们已有的设备采集数据”。

Sonde面临多方竞争:IBM的沃森超级计算机正与高校研究人员合作,试图根据说话模式预测病人是否可能发展为精神错乱。柏林的一家公司已经在研究根据声音记录诊断小儿多动症。另一家波士顿公司Cogito在开发一款声音分析app,该app已被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采用以监测服务对象的心情。它也正在躁郁症和抑郁症患者上做测试。

甚至军队也颇感兴趣:本月早些时候,军队与在Sonde公司同一个实验室工作的MIT研究人员达成合作,目标是开发一款食品和药品管理认证设备来检测大脑损伤。

[-]

这个领域如此新潮以至于许多公司匆匆就打入消费市场,缺少临床证据却信口雌黄。某团队在众筹网站Indiegogo上筹集了超过27000美元,承诺本夏季推出一款app,可以分析“声音模式以帮助你拥有最佳的健康活力”。

但Christian Poellabauer,一位研究神经状况的生物指标的圣母大学计算机科学家,警告说要实现临床可用的声音诊断没那么容易。他表示很难把声音模式变化的真正原因抽离出来。声音记录必须高保真才能有用,成本很高。而且你需要大量数据以确保这类关系是可靠的。

然后是文化差异的问题:举例来说,当测试诊断脑震荡的声音分析时,Poellabauer的团队发现许多年轻运动员在说单词“hell”时停顿或是改变了他们的口音——出于跟脑损伤很可能无关的原因。

“说话是一种非常非常复杂的机制。”Poellabauer说道。

本文译自 statnews,由译者 卤鸡爪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2)

24H最赞